主页 > 阿卡德时期 > 萨尔贡一世统一阿卡德
2018-01-10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在两河流域的平原地带,两支队伍相遇了。
      只见头戴金盔,只露出眼睛和鼻子,身披犀牛皮甲,立在战车上的基什国王乌尔扎巴,密切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对方是五十个苏美尔大小国家及部落组成的联军。他们一字儿摆开,中军主力是久经战阵的乌玛公民军,人数明显比对方多。战场上除了整齐的脚步声,枪柄撞击声,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两河流域有文字记载的最早居民是苏美尔人。他们定居地区正好在两河流域南端,人称苏美尔地区。以后又从阿拉伯半岛或北非经巴勒斯坦和叙利亚迁入了一支操塞姆语的人,称阿卡德人,挨着苏美尔人定居在两河流域的中南部。这方土地也就因此被称作阿卡德。阿卡德地区加上苏美尔地区构成两河流域南半部——巴比伦尼亚。阿卡德人与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有亲缘关系,长相与南方的邻居苏美尔人很不相同。他们身材匀称,脸型狭长,中间凸起,鹰钩状的高鼻,像座高耸的分水岭隔开两只深陷的眼睛。男子通常长着卷曲的络腮胡须,形成面庞上的草原地带。
      当苏美尔人步入文明社会时,阿卡德人还是一盘散沙,分成氏族、部落,刚开始农耕和定居生活,被苏美尔人称作蛮族。但随着先进文化的传播,阿卡德人也逐渐实现了部落统一,建起了一些以城市为中心的国家,如基什、欧庇斯等等。那时,这些国家羽翼未丰,只能在苏美尔人互相争斗中充当微不足道的角色,哪边硬随哪边。公元前二十四世纪,巴比伦尼亚城邦混战不休,阿卡德应运而生了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萨尔贡一世,以他个人的魅力和能力,短短几年将阿卡德迅速团结起来,组成了一支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打击力量。古来能在政治上成气候的人,有时不是学富五车的书生,也不是祖宗功德荫庇下的贵胄子弟,而是那些粗衣粝食、文化浅,甚至目不识丁的豪杰。因为在历史转折的大乱关头,需要的不是优柔寡断,而是说干就干;不是怯懦躲闪,而是大智大勇;不是没完没了的旁征博引的理性思维,而是近乎感性的原始意志。而出身卑微、生平坎坷、教养欠缺,却又有突出才智的平民百姓常因不怕死的精神而在历史危机关头崭露头角,在群雄竞争中独占鳌头,完成震古烁今的伟业。萨尔贡一世就是这种人。
      他出生时就没有父亲,是个私生子。母亲是个女奴。小萨尔贡一出生,母亲就用一个芦苇编结的篮子将他装进去,用松香糊住篮口,扔到幼发拉底河的河滩上。
      次日清晨,一个叫阿奇的贵族家的花匠到河边打水,在清晨的静谧中听到了婴儿的阵阵哭声,他就把婴儿抱回家,起名叫萨尔贡。阿奇家也不宽裕,他也有几个孩子,常为几口人的衣食发愁。小萨尔贡一顿饥一顿饱地长大了。街坊四邻的孩子们都叫他野孩子。每当这样叫他的时候,他就像小老虎似地扑上去,宁可被打得鼻青脸肿也不罢手。
      为了孩子将来能养家糊口,阿奇将萨尔贡调教成一名出色的园丁,然后找门路把他介绍到基什国王乌尔扎巴的宫里充当园艺工兼厨工。他精明能干,把宫廷院内的花木伺弄得枝繁叶茂,饭菜也做得香甜可口,引起国王的注意,于是提升他当了一名贴身侍从。
      萨尔贡进宫干的都是伺候国王的工作,渐渐学会了含蓄不露、谨言慎行、察言观色、随机应变的本领,颇得国王的喜欢。
      后来,萨尔贡萌生了野心,便越发小心谨慎,一双眼睛总是充满敏感的目光寻找一切机会表现自己。有时,恩喜遇到棘手问题,他就献上一计,颇合国王心意。不久,他便成了国王言听计从的近臣,并掌管起宫廷卫队了。于是,他暗暗培植了一批党羽。
      基什在乌玛和拉伽什的争霸中采取中立态度,没想到乌玛恩喜卢伽尔萨吉打败拉伽什后又雄心勃勃地要统一苏美尔,让基什俯首称臣。乌尔扎巴无奈,率领人马与乌玛打了起来。结果一败涂地,士兵解体,只剩下萨尔贡领导的国王卫队了。萨尔贡趁基什城内空虚,指挥手下亲兵,突然发动军事政变,自称基什——阿卡德之王。
      萨尔贡出身卑微,又不是基什人。他称王后,不仅贵族不服,就是平民也难以接受。萨尔贡自知自己这百十来人不堪一击,于是立刻亲自带人到各地招募人丁,优先招收阿卡德人。各地百姓听说国王管饭、发衣服,都踊跃应征,几天的工夫就招了五千余人。又在百姓家找到一些武器,于是萨尔贡建起了西亚历史上第一支常备军。
      接着,萨尔贡又另建了一座新城。他征调基什劳工在两河接近处破土动工,先筑城墙,再筑王宫、庙宇、居民住宅。不到一年,城市已初具规模,萨尔贡为它起名为阿卡德。这座城市如同吸盘一般,不久就将阿卡德人都聚集起来了。萨尔贡留一千驻军镇守基什,将其他文武官员、手工匠人、商人等一起迁入新都,很快将各地阿卡德人统一到自己麾下,军队也壮大了许多。萨尔贡此时已不满足于做阿卡德的君主了,他要做天下四方的统治者。
      巴比伦尼亚的乌玛恩喜卢伽尔萨吉攻破拉伽什之后,又打败了乌鲁克,称霸苏美尔。萨尔贡正有心南下,卢伽尔萨吉也想要北上,两人互不相让。萨尔贡先驱兵向南推进,两军相遇了。
      阿卡德士兵阵容严整,方盾如墙,旌旗招展,士气高昂。两军一交战,便看到阿卡德前锋是训练有素、轻装快速的弓箭队组成,步兵殿后。一个身材魁梧的将领披坚执锐,持盾荷枪,雄赳赳地立于野战主力步兵队列的前方,他就是萨尔贡。他的身后有五千余人的精锐部队。他的士兵人数虽然不多,但看得出个个都受过单兵搏斗训练,弓箭队员都有百步穿杨的本领。只见他高举长矛发布了进军命令。弓箭手把箭矢搭在驽弓上,全军井然有序地开始向前运动。
      一场血战后,阿卡德军大获全胜,轻取乌玛。萨尔贡下令大掠三日,乌玛不分贵族、平民,财产、奴隶均被抢劫一空。有舍命不舍财的苏美尔人,都被一刀结果了性命。兵营中到处都是妇女的哀嚎声和阿卡德士兵的狂笑声。卢伽尔萨吉的财产、家眷全由萨尔贡接管了。
      萨尔贡为何对战败者如此残酷呢?因对方是不同民族。古代世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凡不是本族的人,便不受保护,何况是战败者了?所以,各国的奴隶总是外族人居多。另外,萨尔贡这样做是让他的士兵享受一下胜利者的欢娱,体会一下战败者的痛苦,今后众人作战就更加奋勇向前了,以免也落到乌玛人的可怜地步。
      卢伽尔萨吉虽然被俘,却誓死不降。萨尔贡将他绑在庙门前的柱子上,将他折磨死。
      阿卡德军队统一了两河流域,使巴比伦尼亚地区在历史上第一次统一在一个国家阿卡德王国之内。
      萨尔贡的统一大业客观上适应了当时经济发展的需要,有利于灌溉网的扩大和南北物资的交流,促进了农业的发展和商业的繁荣。
      萨尔贡在位五十五年,东征进入伊朗,焚掠了古城苏撒;西征打到塞浦路斯,洗掠了地中海;北上几乎荡平了两河流域的北部地区,也就是亚述;南下直到波斯湾。他发动战争多达三十四次,给阿卡德和他本人带来大量的土地、财富和奴隶,也给被侵略地区的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萨尔贡既然费尽心机创下江山,自然想把王位传至千秋万代。因阿卡德帝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关系复杂,在古代信息传递困难的条件下,中央难于对地方进行有效控制。稍有懈怠,帝国就可能土崩瓦解。
      于是萨尔贡明令全国“只有一张嘴”,只有我萨尔贡的嘴巴能发号施令,别人只有听命的份儿。地方总督都由阿卡德人担任,他们直接听命于国王。他个人的威势因此如日中天,自称“天下四方之王”。
      萨尔贡在王国之内统一度量衡,楔形文字,促进文化融合。萨尔贡王国国家大,民族多,等级多,宗教多,因而矛盾也多,乱子不出则已,一出就是大规模的。被征服的民族要独立,被剥夺了政权的地方贵族要复辞,被压迫的贫民奴隶要翻身。面对这种情形,萨尔贡坚决镇压,毫不手软,吓得人们虽有反心,却也没有反叛的胆儿了,但王国的隐患却一直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