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西欧中世纪 > 梳理哈布斯堡王朝在欧洲的兴衰起伏
2019-11-28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哈布斯堡王朝是欧洲历史上最强大以及统治疆域最广的王室,曾先后统治阿尔萨斯领地、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王国、奥地利-匈牙利、西属美洲领地和瑞士阿尔高州等处。其巅峰时期,是欧洲毋庸置疑的顶级霸主,甚至曾迫使天主教法国选择与奥斯曼土耳其秘密媾和,其威势可见一斑。
      从中世纪崛起,历经法兰克王国、德意志王国后,哈布斯堡家族于11世纪初在阿尔高州(瑞士北部)建立鹰堡(即哈布斯堡),因此而得名。那么曾经盘踞于今天法、德、瑞士三国边境的哈布斯堡家族是如何发展壮大,进而称霸欧洲,乃至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的呢?本文就让我们一起梳理这个统治时间长久、跨越空间辽阔的家族兴衰沿革吧。

 起源:从法兰克阿尔萨斯出发

       随着古罗马的衰落,帝国逐渐分为东西两部分。然而在“3世纪危机”的冲击之下,很快西罗马帝国就开始瓦解了。此时日耳曼人的一支强大部落法兰克趁机扩展地盘,先后战胜了匈人、阿瓦尔人和其他日耳曼部落,建立了法兰克王国墨洛温王朝。至公元496年,法兰克王克洛维将领土扩展至阿尔萨斯和瑞士北部,征服了盘踞此地的日耳曼部落阿勒曼尼人(又称阿拉曼人)。进入公元6世纪,阿尔萨斯成为了哈布斯堡家族先祖的领地,其先祖为法兰克阿尔萨斯地方公爵。
      公元800年,法兰克加洛林王朝君主查理加冕称帝,史称“查理大帝”。然而盛极而衰,仅仅几十年之后《凡尔登条约》三分帝国,法兰克帝国完结。此时的阿尔萨斯成为中法兰克的领土,却很快遭到了西法兰克王国和东法兰克王国的瓜分,并于870年的《墨尔森条约》中将其并入神圣罗马帝国(由东法兰克演变而来)的士瓦本公国之中。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哈布斯堡家族先祖从阿尔萨斯出发,逐步扩张至瑞士北部的阿尔高州,即将书写自己家族的历史画卷。

崛起:在瑞士北部建立鹰堡

       在攫取了瑞士北部之后,斯特拉斯堡主教维尔纳(哈布斯堡家族先祖)选址建立鹰堡,家族因此得名,并以其为基地逐渐扩张到了整个东法兰克地区。此前,德意志(前身是东法兰克王国)国王奥托一世于公元962年被教皇加冕,重拾起法兰克帝国查理曼大帝的昔日荣誉。到了腓特烈一世(又称红胡子,巴巴罗萨,希特勒进攻苏联的代号取自于此)时期,又将国号更改为神圣罗马帝国。历经波折,在经历了奥托王朝、法兰克尼亚王朝和霍亨施陶芬王朝之后,德意志地区陷入了大空位时期,这就给盘踞于鹰堡之中的哈布斯堡家族提供了绝佳历史机遇。
      颇为有趣的是,哈布斯堡家族之所以得以登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并非源于武力征服,而是多方势力妥协的结果。原来,自神圣罗马帝国进入大空位时期以来,盗贼横行、秩序混乱,严重冲击了罗马教会对各地区的控制,教皇格列高利十世深感恐惧。于是,他于1273年下令要求德意志地区各路诸侯如若不能消除分歧,则必须推举出一位新的皇帝以维持秩序稳定。在各方势力中,势力最强的当属波西米亚,然而其余诸侯并不愿意服从于这样一位强势君主,因此挑中了貌似人畜无害的哈布斯堡伯爵鲁道夫。就这样,神圣罗马帝国进入了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时期。

壮大:在德意志茁壮成长

       在德意志诸侯们看来,一位出身瑞士北部贫瘠山区的小小伯爵,理所当然的会成为自己所扶持的傀儡,然而55岁的鲁道夫绝非等闲之辈,他早前就曾想方设法地谋求从教会手中夺回祖产,如今已然成王(未加冕称帝,但按惯例已然称其为神罗皇帝),自然要“一飞冲天、一鸣惊人”。鲁道夫首先亮剑的对象就是德意志诸侯中实力最强的波西米亚领主鄂图卡,他吞并了后者大片领土,并以武力、购买、胁迫、联姻等手段占据了奥地利境内大片土地。不仅如此,鲁道夫的儿子阿尔布雷希特一世在未被议员(由诸侯领主们担任)和教皇认同的情况下,竟然凭借自己的实力平定叛乱、攫取帝位。
      然而,哈布斯堡家族的壮大之路很快就遭受到了一个挫折。前文提及,当年鲁道夫的帝位是由德意志诸侯们共同推举的,这就意味着整个帝国版图之内的领主贵族势力依然十分强大。当阿尔布雷希特一世遇刺身亡之后,所有具备选举权的诸侯开始合谋打压哈布斯堡家族的势力,到了波西米亚的查理四世执政期间,这一举措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查理四世通过颁布法令的方式,直接剥夺了哈布斯堡家族选帝侯的资格。

转移:以奥地利为家族基地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恰在哈布斯堡家族失去神圣罗马帝国王位的一个世纪里,新崛起的瑞士联邦开始不断往北扩张,进而导致哈布斯堡家族基地鹰堡的沦丧。所幸,鉴于鲁道夫一世和阿尔布雷希特一世两代人的努力,家族底蕴犹在。从此以后,哈布斯堡家族的基地正式由位于瑞士的鹰堡转移到了奥地利的维也纳。先辈留下的领土是如此的辽阔,以至于该家族在奥地利和施蒂利希的基础之上持续扩张,并于14世纪中叶开始自称“大公”。
      哈布斯堡家族之所以自称“奥地利大公”,是为了与德意志选帝侯进行抗衡,以此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当然,这个称号自然未被皇帝查理四世所承认。于是哈布斯堡家族开始了两手准备、两份计划。一方面他们将奥地利公国和外奥地利公国分别归属不同的家族成员,为未来做准备;另一方面又抛出一份神秘文件,以此彰显该家族崇高的基督教地位。前者是为了以防不测,后者则是进一步增强奥地利大公继承帝位的法理性。从此以后,开枝散叶和神化血统成为哈布斯堡王朝后继者们乐此不疲的把戏。

登顶:加冕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15世纪初,波西米亚爆发胡斯战争,当时虽然距离马丁·路德改革还有一个世纪之久,波西米亚(即捷克)民众却已经开始要求教会改革,并且为发动了具有农民起义、宗教改革和民族解放三重属性的战争。胡斯战争被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视作威胁,他为此四处求援,哈布斯堡家族族长、奥地利大公阿尔布雷希特五世(后来的神罗、匈牙利和波希米亚国王阿尔布雷希特二世)趁机提出条件,得以迎娶皇帝的女儿,并掌握了匈牙利的王位。就这样,哈布斯堡家族重登神圣罗马帝国帝位,并同时成为神圣罗马帝国、匈牙利王国以及波西米亚王国的君主。
      在平定内乱之后,哈布斯堡王朝立即派兵前往匈牙利以抵御奥斯曼人,成为欧洲基督之盾。然而由于阿尔布雷希特染上痢疾,不治而亡,导致局势出现了一系列新的变化。虽然奥地利公爵和神罗皇位被阿尔布雷希特的堂亲腓特烈三世所继承,但哈布斯堡家族唯一拥有匈牙利以及波西米亚国王的遗腹子拉迪斯劳斯在出生不久便被人所害了。从此腓特烈三世和马加什一世围绕奥地利公爵和匈牙利国王的位置经过了数次争斗。
       腓特烈三世承袭了其先祖鲁道夫四世的天赋,对家族血统的高贵充满信心,并将家谱上溯到了罗马凯撒大帝和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的身上。他坚信哈布斯堡家族将征服全世界,却数次被维也纳民众围困在王宫之中。为维护血统纯洁的近亲结婚导致腓特烈三世众多子女中只有两个侥幸存活,他为此不得不慎重考虑儿子马希米利安(又译马希米连)的婚事。

散叶:联姻西班牙和匈牙利

       在腓特烈三世的安排下,马希米利安与已经破产的勃艮第公爵“大胆的查理”之女玛丽联姻,由此将勃垦第公国并入哈布斯堡家族的版图之中,为下一步攫取荷兰打通了道路。接着马希米利安和玛丽之子,英俊的菲利普于1496年迎娶了西班牙王储(女)胡安娜,并将玛丽嫁妆勃艮第公爵领地一同赠送给了西班牙王室,自此西班牙进入哈布斯堡王朝时期。同时,马希米利安的孙子费迪南一世(日后继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迎娶了波西米亚郡主安妮,并将孙女玛利亚郡主嫁于匈牙利兼波希米亚国王路易二世。
      正因如此,在马希米利安的安排下,他的另外一个孙子查理五世(即西班牙卡洛斯一世)时期,哈布斯堡王朝已经成为欧洲霸主。自此,一个囊括了西属尼德兰(荷兰和比利时)、西班牙、萨丁岛、西西里岛、那不勒斯、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阿尔萨斯、勃艮第和西属美洲殖民地的巨大王朝出现了。到了1526年,查理五世的弟弟,费迪南一世又趁奥斯曼无法长期占据匈牙利之机,以匈牙利王路易的姐夫身份继承了匈牙利、摩拉维亚和波西米亚的王位。一个如此庞大的王朝横亘在欧洲版图之上,同时为了对付新教徒以及奥斯曼帝国的入侵,还在不断的对外征伐,这让同为天主教的法国感到寝食难安,这让其不惜与奥斯曼人暗地结盟以对抗奥地利人。

衰落:精神与血脉的沦丧

       查理五世的霸业一定程度上是历代哈布斯堡家族四处联姻,但马丁·路德改革同样于此时展开。新教的不断壮大最终导致1524-1526年德国农民战争,神圣罗马帝国许多诸侯借助路德宗发展割据势力。到了查理五世后期,心力憔悴的他选择退位,将帝位和奥地利均留给了弟弟费迪南一世。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奥地利都维持着对新教的宽容,直至1618年。
      捷克的第二次“掷出窗外事件”彻底激化了帝国内部天主教和新教之间的矛盾。这迅速演变成为德意志新教诸侯和天主教诸侯之间的内战,并迅速将各主要欧洲国家裹挟在内。英国、俄国、瑞典、丹麦等新教和东正教国家选择支持新教诸侯,西班牙、波兰等哈布斯堡姻亲国家选择支持天主教诸侯和皇室。罗马教宗自然站位天主教一方,而同为天主教的法国却为了对抗哈布斯堡王朝而力挺新教阵营,至于为了争取独立地位的荷兰也做出了相同的选择。从1618年开始,这场哈布斯堡家族对法国算旧账的战争一直打到1648年大家都筋疲力尽了才签署一系列条约,建立了威斯特伐利亚体系。
      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建立标志着欧洲均势秩序的建立,也意味着哈布斯堡王朝皇权至上精神和罗马教会的天主教唯一精神在欧洲广遭质疑。另外,为了保持家族血统的纯正,哈布斯堡皇室长期近亲结婚,这导致家族后代的身上出现了许多遗传疾病。更为重要的是许多哈布斯堡家族成员都出现了绝嗣情形,1700年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绝嗣引发法国波旁王朝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之间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1701-1714年),并最终以波旁王朝获胜而终结;1740年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绝嗣又引发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所幸旁支哈布斯堡-洛林王朝成功顶住了压力。
      然而自此以后,哈布斯堡王朝在欧洲的地缘态势基本以防守为主,逐渐从“欧洲之盾”蜕变为“布娃娃帝国”。在此后爆发的七年战争和拿破仑战争中,哈布斯堡-洛林王朝都是失败的一方,甚至神圣罗马帝国的帝号都被强制摘除。普鲁士的崛起,更促使奥地利被排除在德意志统一的计划之外。1867年,为化解普奥战争对帝国的冲击,奥地利帝国又改称奥匈帝国,建立了奥地利-匈牙利二元统治模式,却于半个世纪之后的一战中失败,惨遭肢解。自此,哈布斯堡家族逐渐淡出历史的舞台。
      综上所述,哈布斯堡家族上承法兰克时代、中接神圣罗马帝国鼎盛时期、下启大航海时代背景下的欧洲新秩序建立,是一个对欧洲乃至世界起到过深远影响的国家。早期的哈布斯堡先祖们披荆斩棘,先后建立鹰堡、奥地利等家族基地,得以两度登顶神罗帝位,并成为欧洲霸主。然而过分的迷恋血统高贵,却未能紧随时代的步伐,最终在宗教改革和大航海的大背景下失去了文化、经济等方面的优势,最终遭到绝嗣和流亡的命运,徒叹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