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西欧中世纪 > 台勒耳起义占领伦敦塔
2018-01-26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英法两国之间那场旷日持久的百年战争,把英国也几乎拖垮了。战争爆发后不久,一场横扫欧洲的黑死病(流行性鼠疫),差不多夺去了英国360万人口的一半;加上不断扩充兵员,使城乡劳动力急剧减少。政府规定的农村雇工的工资又非常低,而且宣布,凡是离开雇主的不受法律保护,逮捕后要用灼铁在身上烙印。
      政府和人民之间的这种矛盾,在英军接连打败仗的情况下,变得更加激化了。为了反败为胜,就得扩军备战,而这笔开支,又大多落到了农民身上。
      所有这些情况,使得人民特别是农民们怨声载道。一场反抗政府的大规模的斗争,已经快要酝酿成熟了。
      在农村和城市里,出现了许多传道的人。他们当众揭露教会的黑暗,痛斥那些贪婪的封建领主和靠战争发财的贪官污吏。他们说,当亚当(犹太教、基督教圣经神话中人类的始祖)和夏娃(亚当的妻子)播种、纺织的时候,天下哪有什么贵族?土地应该属于大家,一切人都应该平等。
      在这些传道的人中,言词最为激烈的,是一位名叫约翰·保尔的教士。他不仅时常宣传这种观点,而且主张大家集合起来,到伦敦去向国王请愿,让老百姓过一种新的生活。
      保尔的这些宣传,使坎特伯雷大主教大为震惊。大主教两次下令把他送进监狱。可是他一出狱,又向人们作这些宣传。不久,他第三次被投入牢房,但他所讲的话已深入穷人们的心。
      1381年6月,邻近伦敦的肯特郡和另一个郡的农民,为了抗交人头税,纷纷组织起来,并且推举一个名叫窝特·台勒耳的人为领袖。台勒耳是个农村的泥瓦匠,懂得一些军事,而且很有组织能力。6月10日,他率领起义农民占领了肯特郡的首府,从监狱里救出了保尔。他俩决定,带领队伍到京城伦敦去见国王,同时派人到各郡去联络。几天之内,全国40个郡中,约有25个郡发生了暴动。
      6月12日,台勒耳、保尔带领的队伍约6万人,到达了离伦敦不远的一个山头。国王理查二世得到消息后,赶紧派几个骑士来问他们要干什么。台勒耳告诉骑士要和国王谈判。国王听了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他的首相兼坎特伯雷大主教西蒙和财政大臣都认为,国王无论如何不应该去见这群连鞋子也没穿的匪帮,而应该设法镇压他们。于是国王决定不同他们谈判,并听取大臣们的建议,溜进了内城——伦敦塔。
      起义者知道这个情况后怒火中烧,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冲到城里去!攻占伦敦塔!”
      “杀死大主教!”
      “砍死那些贵族老爷!”
      6万人立即奔下山头,向伦敦城冲去。一路上,他们砸破修道院、法官和宫廷官吏的房屋,攻破国王的监狱,释放了所有的犯人。第二天,他们冲到了城下。伦敦市长早就关上了城门,但是城里同情起义者的人很多,城门马上被他们打开了。起义者进城后,烧毁了一些公爵的官邸,然后将伦敦塔铁箍似地围住。
      伦敦塔座落在伦敦城东南的塔山上,南面紧靠泰晤士河。这座城堡于1078年开始修建,花了80年的时间才竣工。里面有坚固的兵营堡垒、豪华的宫殿和森严的监狱,还有教堂和刑场。整个城堡占地18英亩,由外层、内层组成。外层是用石块垒起的坚固城墙,建有九座碉堡和棱堡,四周是一道又宽又深的护城河。内层由13座圆形、半圆形或方形高塔和连接它们的城墙组成。这座城堡的核心建筑是白塔,它东西和南北各长20余米,高达87米,全用乳白色的石块建成。国王现在虽然避居在这样坚固的城堡内,但仍然心惊肉跳,惴惴不安。
      当天晚上,国王在塔中把王室人员、勋爵大臣们召集拢来,一起商议对策。有的建议说,塔内有600名勇敢而有经验的武装卫士和600名弓箭手,应该派他们深夜冲出塔去,乘暴徒们喝醉酒睡着的时候杀死他们。有的说,这些暴徒80人中也未必有一个备着武装甲胄,因此可以像打苍蝇一样容易地杀死他们。伦敦市长则建议要取得城里爵士们的援助。据他估计,城里可以动员起来的武装斗士大约有8000人。国王深怕援兵未到暴徒先冲进塔内,性命难保,最后决定由市长与城内拥有武装的爵士们取得联络,塔内暂时按兵不动。
      第二天晨曦初露,包围伦敦塔的起义军发出了雷鸣般的呼喊声:
      “国王陛下马上出来和我们说话!”
      “国王陛下再不出来,我们就要攻塔啦!”
      “国王陛下快把大主教和财政大臣的头交出来!”
      国王听了,吓得魂飞魄散,只得露面对大家说。他愿意出来同大家说话,但在塔前讲话本方便,要大家到一个广场去集台。
      起义者欢呼着向广场走去。国王随即下令打开塔门,和随从人员一起走了出来。
      就在这时,台勒耳和保尔带领了400多人冲进塔去。他们手里拿的,只是一般的棍棒、生锈的剑和被烟熏黑的弓箭;而那些全副武装的卫士和弓箭手,却吓得目瞪口呆,失去了还击的勇气。起义者有的奔进从未进入过的宫殿,在国王的御床上躺一躺;有的走上扶梯窄得只容一人通过的塔楼,任意砸碎他们可以砸碎的一切;更多的人冲进了教堂。
      大主教正在塔中一个礼拜堂里虔诚地做弥撒。正当他祈祷到“所有的人都虔诚地乞求赐福于我们”的时候,台勒耳、保尔的队伍已经层层地把他围了起来。“害民贼就在这里!”保尔指着大主教愤怒地喊道。
      大主教立即被拖下祭台。起义者横拖倒曳地把他带出礼拜堂。一路上,他惊慌地说道:“我的孩子们,你们要干什么呀?我犯了什么罪呀?”
      到了门外,保尔睁着布满红丝的眼睛,一把揪住大主教的教袍,大声喊道:“我们要杀死你,为国王、为教徒们除害!”
      大主教看到无数把刀斧在他面前晃动,浑身战栗,口吃地道:“孩子们!你们难道不知道,杀死了我,你们便要受到上帝的惩罚吗?为了这件事,英国又要受破门律(即开除出教会)的处分吗?”
      起义者们回答他说,我们什么都不怕,你必须引颈受死。人们说完后,就把他推倒在地,当场砍死。不久,财政大臣等人也被抓住处死。这些人的头颅马上被挂到了伦敦桥上。
台勒耳起义占领伦敦塔
图 台勒耳起义占领伦敦塔
      再说国王到了广场后,几万起义者高呼着:“国王陛下,我们要求您给我们永远的自由和土地。我们不要再做农奴,不再向领主们服役!”
      狡诈的国王故作镇静地说:“我很同意你们的要求,但请你们先回家去。每个村庄可以留两三个代表,我要叫人抄写批准你们请求的敕书,敕书中包括你们所要求的一切,并盖上我的印玺(xǐ);我会把这些文书交给你们的代表的。”
      许多老实的农民轻信了国王的许诺。他们拿到了国王叫人日夜赶写的敕书后,就回家去了。但是,台勒耳和保尔不愿这样简单地离开。他们和留下来的3万人继续同国王谈判,并且提出了新的条件:没收教会和寺院的土地,分给少地的农民;废除领主的一切特权;收回领主圈占的公共森林和沼泽等等。
      6月15日,台勒耳和保尔把2万人集中在一个广场里商议对策。正在这时,国王带了四十余人来到这里。台勒耳对起义者说:“我要一个人去和国王谈判。当我给你们暗号时,你们就上来,除了国王以外,杀死他们所有的人。但一定不要伤害国王。我们要带着他跟我们走遍英国,借他的号召,我们就可以成为全国的主人翁。”说完,他就骑马到国王面前。
      “国王陛下,您看到那边我们的人了吗。”
      国王看着广场那边密密的人群,说:“我看到了。”
      “他们都听从我的指挥,并且宣誓对我效忠。您以为他们以及更多的在伦敦的人,就会这样轻易离开吗?”
      “我已经命人书写我的敕书。你应该让他们回家去。”
      正说话间,台勒耳看到站在国王身旁替国王拿剑的侍从骑士,正用轻蔑的眼光看着他。台勒耳冒着火说:
      “把你手上的剑交给我!”
      骑士憎恨地说:“不,这是国王的剑,你不配要!”
      “怎么?你竟敢这样小看我,我杀了你!”台勒耳一边说,一边从腰间抽刀子。恰在这时,伦敦市长带了12骑人马来到国王面前。这些人外面穿着大衣,里面却是全副武装。市长看到台勒耳在抽刀子,向国王做了个眼色,分开人群来到台勒耳面前。
      “你这个流氓,竟敢这样大胆在国王面前撒野,真是太放肆了!”市长说完,朝国王看了一眼。国王说了声“对他动手吧”,市长立即拔出剑来,对准台勒耳的头狠命地砍去。台勒耳猝不及防,立刻倒下马来;国王的一个侍从跳下马来,迅速把剑刺入他的腹部,台勒耳当即死去。
      广场那边的起义者见台勒耳被杀,马上列好队伍,准备进攻。但是国王立刻骑马走向人群,欺骗他们说,到野地里去将满足他们提出的要求。受骗的起义者们到了那里,就被市长组织起来的武装人员包围。市长当场被国王封为骑士。他软硬兼施,诱骗起义者把国王的敕书交出来,并且当着他们的面撕毁;然后让他们放下武器。离开伦敦。
      保尔躲藏在一栋旧房子里,不久被捕获,判处死刑。伦敦主教请求缓刑两天,准备诱惑他屈膝求饶,但遭到他断然拒绝。最后,保尔被残酷地剖腹、肢解、砍头。
      在这以后,国王亲自带了武装队伍,到各郡、县、村去清除和惩罚参加起义的人,并且收回他所发出的敕书。在捕捉、绞死了一大批人后,他对农民们说:
      “我以国王的名义命令你们,安静地回到自己家里去,以后永远不许再怀怨或反对国王和他的官吏。有违背的处死刑。你们以前是农奴,将来还是农奴,而且景况还不如现在!”
      这就是十四世纪英国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的经过。这次起义是由台勒耳主要领导的。所以历史上称为“台勒耳起义”。
      台勒耳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却点燃起反封建的熊熊烈火,沉重地打击了英国的封建农奴制度。到14世纪末,英国的封建农奴制度终于在农民的斗争下分崩离析,趋于解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