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西欧中世纪 > 克洛维建立法兰克王国霸业
2018-01-18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克洛维16岁就当撤利部落的首领了。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身强力壮,勇敢机智,另一方面,也因为他祖父是一个骁勇的酋长,父亲又是部落的首领。部落里的人都相信,克洛维会像他祖父和父亲一样,给他们带来好运气,使部落强大起来,所以乐意推举他当首领。
      撒利部落属日耳曼人的一支——法兰克人,他们原先散居在莱茵河下游。其中住在河口沿海一带的,称为海滨法兰克人;住在偏南平原一带的,叫做河滨法兰克人。公元3世纪的时候,罗马帝国已经面临着全面危机。法兰克人乘机渡过莱茵河,侵犯处于罗马统治下的高卢地区,后来在高卢东北部定居。撤利部落属于海滨法兰克,也随族在高卢定居。
      真是生逢其时,克洛维11岁那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了。但是,它在高卢境内还有不少残余军队。公元486年,21岁的克洛维联合法兰克其他部落,从高卢北部向内地进攻,在巴黎东北的苏瓦松击败罗马残军,夺取了塞纳河与卢尔瓦河之间的大块土地。
      在苏瓦松之战中。克洛维的部下抢劫了基督教的一座教堂。战争结束以后,有个教堂的主教派人来见克洛维说: “尊敬的首领,你的部下取走了我们教堂的许多东西。我们的主教大人要我来察告首领,他对你部下的行为表示理解,但请求你能运用你的权威,归还其中的一只广口瓶。”
      “广口瓶?”克洛维不理解似地说。“那有什么用处?主教阁下为什么对它兴趣这么大?”
      “那只广口瓶是我们基督教的圣物,主教大人对它的失去非常伤心。”
      “请你转告主教阁下,所有的战利品都集中在苏瓦松。如果我抽签抽中了那只瓶子,我一定满足他的愿望。”
      原来,当时法兰克人还处于原始公社解体时的军事民主制阶段。按照传统的规定,在战争中夺得的财物,全部由参战者用抽签方法获取;不管首领或战士,都只能得到抽中的那份。克洛维虽然是首领,也得遵守这个规定。
      到分配战利品的那天,克洛维把自己部落的人集中起来。在抽签前,他指着那只广口瓶对大家说,
      “亲爱的勇士们,我请求你们答应我,在我抽中的那份东西之外,不要拒绝再让给我这只广口瓶。”
      队伍骚动了一会,大家似乎觉得首领今天说的话很奇怪,但很快恢复了正常。有人说道:“我们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们是服从你的权力的,不管在战场上还是在这里。只要你认为合适,你就这样做吧!”
      “首领,你就去做你认为应该做的事吧!我们决不反对你,因为谁也没有强大到敢向你说个‘不’字!”
      克洛维正想向大家表示感谢,突然,有个战士大声喊道:“首领,你没有权力这样做!除了你抽中的那份东西之外,这只瓶子你拿不到手!”说罢,举起战斧,把那只广口瓶砍了个粉碎。
      克洛维虽然战功赫赫,兵权在握,但他还不敢擅自破坏法兰克人的传统,任意支配战利品。他狠狠地瞪了那战士一眼,不再说话。
克洛维皈依基督教
图 克洛维皈依基督教
      第二年的3月1日,是法兰克人的一个节日。这天一大早,克洛维命令战士佩带武器,到指定的地方集合,准备接受检阅。队伍排列整齐后,克洛维一个一个地检查战士的武器装备。当他走到那个击破瓶子的战士面前时,检查得格外认真。“你这是怎么啦?”克洛维指着他的战斧,挑剔地问道。“为什么它一点儿也不锋利?”
      “首领,我集合前还磨过,怎么会不锋利?”那战士不服气地说。
      “锋利,哼!”克洛维把战士的斧子拔出,将它扔在地上。‘让大家看看,这斧子是不是锋利!”
      那战士马上俯身去拾战斧。说时迟,那时快,克洛维趁他弯下腰的时候,迅速地抡起自己的战斧,将他砍死,并且喊道:“你在苏瓦松的时候就是这样对待瓶子的,现在我也像你对它一样对待你!”
      这一突如其来的行动,使在场的战士仍感到震惊。但是,谁也不敢对此提出异议,因为大家对克洛维畏惧了。
      从此,克洛维的权势越来越大。他不再把法兰克人的传统放在眼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许多部落都拥他为首领。
      法兰克人一直信奉多神教,崇拜偶像,克洛维也不例外。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皈依了基督教。宗教信仰方面的这一改变,对克洛维在事业上的成功,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
-------------------以下为传说部分,无法判定真假---------------------
      事情是这样引起的:
      西哥特王的长子贡多巴德,无情地伤害了他的三弟戈迪吉塞尔,并且流放了戈迪吉塞尔的两个女儿。克洛维听说其中有个女儿克洛提尔德非常美丽聪明。便娶她为妻。
      克洛提尔德笃信基督教,嫁过来后一直劝说克洛维改信基督教,说是入教以后,在有困难的时刻耶酥基督会指点他、帮助他。克洛维不相信,没有同意改教。后来她生了孩子,请求克洛维同意孩子领受基督教洗礼,克洛维也没有答应。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公元496年。这一年克洛维和阿勒曼尼人作战时。一开始就遭到惨败,几乎全军覆灭。在这危难时刻,克洛维想起了克洛提尔德的话,便大声向耶酥基督呼救。不料,竟反败为胜。克洛维相信这是耶稣救了他,决定皈依基督教。就在这一年中,他率领3000名亲兵,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
----------------总之,以这种宣传,部下同意了皈依基督教,且基督教也得到了一次神化的机会。两全其美。---------------------
      其实,克洛维皈依基督教,也是他和高卢罗马教会双方共同的需要。
      当时,西哥特人等同基督教的阿利安派。西哥特人每到一处,便残杀自称为“正教”的基督教徒。这个教派被高卢的罗马教会视为“异端”。所以,罗马教会迫切需要依靠一个强大的势力,来保护自己的利益。克洛维皈依基督教,教会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对克洛维来说,在初步战胜阿勒曼尼人之后,也需要获得教会的帮助,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加强对新征服地区的统治。因此双方一拍即合。果然,在皈依基督教后,克洛维的扩张和统治,都受到了教会的支持;他在法兰克人心目中的地位,也空前地提高了。
      克洛维的爵父,也即是西哥特王的三儿子戈迪吉塞尔,对受到他哥哥贡多巴德的残害怀恨在心,一直试图报复。他见自己的女婿克洛维越来越强大,便派人来说:“如果你能够帮助我打败贡多巴德,那么,我将给你一部分土地,并且每年向你交纳贡赋。”
      渴望扩张和获利的克洛维,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公元500年,他出兵攻打贡多巴德。贡多巴德不战而逃。于是,戈迪吉塞尔按照约定,将一部分土地交给了克洛维。可是克洛维继续追赶贡多巴德,直到他也答应每年交纳贡赋才收兵。这样,克洛维从他们兄弟俩那里都获取了好处。
      克洛维的势力不断扩大,使西哥特王惧怕起来,派人要求与他和好。克洛维估量自己还没有征服对方的力量,便表示同意。不久两人一起友好地交谈、进餐、饮酒,发誓要永远和睦相处。
      可是不久,克洛维就发动了对西哥特的进攻。由于取得河滨法兰克人首领的儿子克洛德里克的大力支援,他打败并杀死了西哥特王,从而夺得了西班牙半岛和高卢南部的大片领土。以后,他接受了罗马帝国的任命书,担任执政官,并在巴黎设立了驻所。
克洛维
图 法兰克王克洛维画像
      克洛维已经成为法兰克族中权力最大的人。但他还有一件事;对于同族的首领该怎么办呢?他们是他从前的同盟者,他对他们还没有制约权。他们的存在,对他是一个隐患。他认为其中威胁最大的,是河滨法兰克人的首领及其儿子,于是决定先消灭他们。
      克洛维暗地里派人对帮助过自己打败西哥特王的克洛德里克说:“你的父亲已经年老了。他要是死了,那么他的一切连同我们的友谊,就会全落入你的手里。”
      这番话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要克洛德里克杀父篡位。愚蠢的克洛德里克听从克洛维的教唆,派人刺杀了自己的父亲,并且派人把这个消息报告了克洛维,还请他来挑选喜欢的财宝。
      克洛维好像不在乎这些财宝,对克洛德里克派来的人说:“请转告你们的首领,谢谢他的好意,我并不需要他的奉献。只要请他把财宝让我的使者看一下就行了。这些财宝仍将归他所有。”
      克洛德里克不知是计,把所有的财宝都拿出来,让克洛维派去的使者观看。就在他得意地一件一件地介绍的时候,使者抽出刀将他杀死。
      这个背信弃义的卑鄙行径,激起了河滨法兰克人的愤怒。但是克洛维自有解脱困境的办法。
      他立即赶到河滨法兰克人那里,把大家召集起来,装出慷慨激昂的样子说:“我亲爱的兄弟们,所有这些事情我完全没有参与,因为我不忍自己的亲族流血。我认为这是一件罪恶的勾当。但是既然事已如此,你们还是听我进此忠告,如果认为有益,就请采纳。我的忠告是:转到我这里来,让我来保护你们。我将给你们提供比过去更好的生活!”
      克洛维的这番话迷惑了河滨法兰克人。沉寂了一会儿后,大家敲打盾牌,欢呼喝采起来,把克洛维放在盾牌上高高举起。这是他们拥立首领的形式。于是,河滨法兰克人的领土和财宝,全部落入克洛维之手。
      把河滨法兰克人置于自己统治之下以后,克洛维又着手消灭同族海滨法兰克人的其他首领。他或者举兵征讨,或者派人谋杀,把所有他疑心会夺自己王位的人,包括远近亲属在内,全部清除干净。当他干完了这些勾当后,自己也不禁担忧起来:“我真可怜啊!我好像是一个留在外人之间的旅客似的,一旦有了灾难。没有一个亲人来帮助我了!”
      尽管如此,克洛维在事业上终于取得了成功,成为法兰克族中最高的统治者——国王。他所建立的法兰克王国,也终于在欧洲历史上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