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城邦希腊史 > 希腊科林斯战争
2017-10-27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伯罗奔尼撒战争后,希腊半岛没有迎来和平。斯巴达人不但和叙拉古进行着迦太基战争,同时还与战争中的盟友发生了科林斯战争。
      斯巴达人因希腊内战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胜利,而贪心大起,自认为有了足够的力量,于是便轻蔑地对待先前的盟国。他们独自攫取了战争的胜利果实,不顾在大战中出力甚多、损失惨重的科林斯、麦加拉、底比斯等城邦的要求;同时,还任意干涉各邦内政,到处推行斯巴达的寡头政体,因而引起了以前盟国的强烈不满。      科林斯等城邦,一直都怀有野心,力图在本土扩大地盘,在海外增强势力,争当地区乃至全希腊的霸主。它们以前与斯巴达一起攻打雅典,就是因为不能容许雅典的霸主地位。因而它们也就不能容许斯巴达代替雅典对他们发号施令,于是联合起来反对自伯罗奔尼撒战争后建立霸权的斯巴达,史称科林斯战争。同时,波斯在这次战争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它挑起事端,左右战局,甚至对战争的结束施加重大影响。
      战争爆发前,斯巴达因卷入波斯的王位继承斗争而与波斯发生了战争。斯巴达国王率军远征小亚细亚。波斯人为了反击敌军,有意在他们的后院点火,因而利用希腊各邦对斯巴达的不满,策动它们对斯巴达开战。公元前396年,罗德人提莫克拉底斯被波斯派往希腊各邦充当说客,他先后访问了阿尔哥斯、科林斯、底比斯和雅典等主要城邦,说之以理,诱之以利,结果使它们进一步增强了反斯巴达的决心。
      战争爆发前,希腊各邦对斯巴达的不满早有表露。公元前404年,斯巴达与雅典签订和约,底比斯和科林斯曾经反对过签约条件;前403年,斯巴达国王率军再入阿提卡,底比斯和科林斯又拒绝合作;前399年,斯巴达出兵侵略伯罗奔尼撒半岛北部小邦伊利斯,科林斯和彼奥提亚各邦都曾拒绝派军。所有这些说明,从前的盟国早就开始分道扬镳了。
      战争的序幕,是公元前395年在彼奥提亚揭开的,其导火索为弗克斯和洛克里斯两国的边界争端。弗克斯人和洛克里斯人分别向斯巴达人和底比斯人求助。底比斯人早就有心向斯巴达人发难,因而很快侵入弗克斯人的领土,并且拒绝了斯巴达人提出的由他们进行调解仲裁的要求。斯巴达人被激怒后,派军自南北两路(南路军从伯罗奔尼撒出发,北路军当时驻守于希腊北部)侵入彼奥提亚,但因两路军未能按计划及时会合,失利而归。
      底比斯在斯巴达人即将侵入彼奥提亚时,与雅典结为同盟。斯巴达人出师失利,使得早有不满的各邦信心大增,于是更大规模的结成了;科林斯人和阿尔哥斯人最先加入,尔后又有优卑亚人和阿卡地亚人等相随而来。
      战争形势日益发展。斯巴达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其元老院再次发出动员令,征召军队,遣军北上科林斯地峡;同时,派传令兵火速前往亚洲,命令仍在小亚细亚率领斯巴达军队与波斯作战的国王阿哥西劳斯立即回师。方面,也于公元前394年春将各邦军队聚集到了科林斯城。他们在那里商讨战争策略,协调军事行动,但是在盟军统帅人选和作战方式等问题上意见不一,争论不休,以致丧失了战机。斯巴达人则毫不怠慢。他们急速行军,穿过阿卡地亚,抵达西居翁城(位于科林斯湾南岸),打算奔赴萨罗尼克湾南海岸。此时盟军终于出发,并在前进到内美亚一带(科林斯城附近)时与斯巴达军相遇。于是,当年6月间发生了激烈的内美亚战役。这次战役所投入的兵力,斯巴达方面为1.6万人,科林斯方面约2.4万人。斯巴达军在实力上处于劣势,但却取得了战役的胜利。不过这次战役并没有改变整个战局,因为军虽然遭受了重大的伤亡,却终究阻住了敌人,使他们不能继续前进。斯巴达军未能突破盟军的防线,因而也不能突入科林斯地峡。
      与此同时,在亚洲的斯巴达国王阿基达马斯(阿希达穆斯,阿尔基代默斯,阿希达穆斯,阿基达姆斯,阿哥西劳斯)接到元老院的命令后,立刻率军返回欧洲。他们渡过赫勒斯滂海峡,穿过了色雷斯和马其顿,挺进到了安菲波利。在这里阿哥西劳斯得到了斯巴达军在内美亚取胜的消息。这使他们大受鼓舞。但是,当他们继续前进,并作好准备,打算进军彼奥提亚时,一个对于斯巴达人来说很不幸消息又传到了军中。雅典将军科农在波斯人帮助下于克尼多斯(小亚细亚南部的一个半岛)海战中大败斯巴达海军,斯巴达统帅培桑德阵亡了。阿哥西劳斯没有把这个极坏的消息如实告诉他的部下,相反他说,培桑德在海战中大获全胜,并率领军队斗志昂扬地进入了彼奥提亚。
      内美亚之战以后,科林斯获悉阿哥西劳斯回师的消息,决定留一部分士兵驻守科林斯地峡关口,其余全部开赴彼奥提亚,打算在那里狙击和消灭南下的斯巴达军。两军在科洛尼亚平原相遇,随之又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在国王的亲自统率下,斯巴达军英勇作战,又一次打败了由彼奥提亚、阿尔哥斯、雅典、科林斯、犹卑亚、洛克里斯等盟邦组成的联军。然而,这仍然只是一场局部性的胜利。斯巴达军被阻止在彼奥提亚不能通过。阿哥西劳斯清楚地认识到,这种局面对他是不利的,因而决定撤出彼奥提亚,立即取道德尔斐,南渡科林斯湾,返回到了伯罗奔尼撒。
 
      从公元前393年开始,双方在科林斯城边展开了长期的争夺战。这是和双方的战略目标一致的。斯巴达力图将自己的势力推出伯罗奔尼撒半岛;方面则想尽办法死死扼守地峡关口,要将斯巴达困在半岛之内。为此军建筑了西起雷卡翁(濒科林斯湾),东至肯克拉(临萨罗尼克湾)的城墙,而将科林斯城作为盟军的大本营,斯巴达军则以西居翁城为据点。两军对峙,不断争夺。斯巴达军曾多次主动进攻,企图突破这条坚固的防线。后来,斯巴达军终因外力之取而取得了胜利。在两军僵持的关键时刻,科林斯发生了内讧,亲斯巴达的一派进行密谋,将城墙献给了斯巴达人。于是斯巴达将军普拉克西塔斯率军蹂躏了科林斯北部地区,并分兵驻守那里的两个重镇,西冬和克洛米翁,直到冬天来临才撤离出去。
 
      公元前391年,阿哥西劳斯作为将军被派往前线。他大展统帅才华,率军积极进攻,像暴风雨一样席卷了盟军城墙内外的广大地区,并攻克了雷卡翁港。第2年,他再次扫荡这个地区,攻占了科林斯和彼奥提亚据以联系的皮拉翁港口(位于科林斯地峡的一个海角),进而直接威胁着彼奥提亚。
      战争发展到这时,其形势与3年前大不相同了。地峡的通道已掌握在斯巴达军手中,他们通过对西居翁、皮拉翁、西冬和克洛米翁各要塞的控制,实际上从3面包围了科林斯城。科林斯仅仅保留着南面与阿尔哥斯接壤的一个通道。
      但是,正当阿哥西劳斯为自己的战绩而得意洋洋的时候,驻守雷卡翁的斯巴达军队却受到重创。600名斯巴达重装步兵遭到了由雅典著名雇佣军将领伊费克拉底斯率领的轻装步兵的袭击,几乎全军覆灭。这是对斯巴达,也是对阿哥西劳斯军事声誉和信心的沉重一击。阿哥西劳斯留下一部分军队继续驻守雷卡翁,自己率领其余军队悄悄退回了斯巴达。
      公元前390年,伊费克拉底斯率军再战,相继收复了皮拉翁、西冬和克洛米翁等城。此后,阿哥西劳斯曾率军横渡科林斯海峡,侵入阿卡那尼亚,并于公元前388年迫使阿卡那尼亚人签订和约,与斯巴达结成了所谓的同盟。同时,驻伊吉那岛(位于萨罗尼克湾)的斯巴达军队,也和雅典进行了互有胜负的战斗,但在希腊本土却没有展开更大规模的战斗。
 
      在陆上战争激烈进行的时候,东部的爱琴海上及小亚细亚地区也并不平静。海上的形势对双方都至关重要,因为要想取得希腊霸权,必须掌握爱琴海的控制权。前面已经提到,公元前394年8月,雅典将军科农在波斯人帮助下取得了克尼多斯海战的胜利。这是对斯巴达霸权的沉重打击。从此,斯巴达的海上统治权被打破了,雅典的海上势力则逐渐恢复起来。但斯巴达随后又重建了舰队,重新加强了海上活动。
      与此同时,双方在这一地区进行的外交活动也富有戏剧性而意义深远。公元前392年,斯巴达向波斯派出了由安条克达斯(安太尔西达和约,安塔尔西德斯和约,安条克达斯,安塔客达斯)率领的代表团去求和,他们向波斯将军提里巴左斯提出一个条约草案:承认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为波斯的属国;作为交换条件,要求其他所有的希腊城邦都独立而不能结盟。斯巴达人是想借此获得波斯的支持,分裂敌人阵营。雅典和他的盟国也派出科农等作为使者,但提里巴左斯倾向于斯巴达,将科农投入监狱。此后不久,提里巴左斯离任,安条克达斯的求和谈判因而也被耽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