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罗马王政史 > 罗马王国后三王的统治
2018-12-26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卢修斯·塔克文·布里斯库,即老塔克文的统治

 
      公元前616年到578年。罗马的第五位国王生下来是伊特鲁里亚人,但却是希腊人的血统。他的父亲戴玛拉托斯是一位富有的科林斯公民,定居在伊特鲁里亚的塔克文尼,并娶了一位伊特鲁里亚人的妻子。他的儿子迎娶塔娜桂尔为妻,她来自于塔克文尼一个极高贵的家族,因此卢修斯自己已经成了当地的“卢库莫”即贵族。但是他一心要追求更高的荣誉,而且他的妻子也是野心勃勃的女人,在妻子的鼓动下,他决定前往罗马碰碰运气。于是他便向罗马出发,还带着一大队的随从。在他走到佳尼库仑的时候,一只鹰抓走了他的帽子,带着帽子飞到了很高的地方,又飞回来把帽子戴到了他的头上。他的妻子塔娜桂尔精通伊特鲁里亚人的占卜术,她告诉自己的丈夫说这预示着他会取得极大的荣耀。她的预言不久就成真了。她丈夫给自己取名字叫做卢修斯·塔克文·布里斯库,他得到了安库斯的欢心,也得到了人民的爱戴。安库斯指定他做自己的孩子们的监护人,在安库斯去世后,元老院和人民一致拥戴他成了国王。
沃尔特拉拱门
沃尔特拉拱门 位于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的沃尔特拉小镇,是古代伊特鲁里亚人的重要定居点。
由建筑师Luigi Canina重建的台伯河木桥
由建筑师Luigi Canina重建的台伯河木桥
       塔克文的功绩在战争与和平这两个方面都有突出的表现。他打败了萨宾人,夺取了他们的城镇科拉提亚,并安排自己的侄子埃格里乌斯镇守于此,因此埃格里乌斯改名为科拉提努斯。塔克文也攻取了许多拉丁人的城镇,因此控制了整个的拉提姆。但是他在和平建设方面的成就则使得他更加名垂千古。他开凿了城市排水系统,排干了城市低处的沼泽地,这排水系统一支保存到今天,连一块石头都没有移动。他还修建了大竞技场,在其中举办大型的竞技活动。对于国家的政治体制他也做了一些改革。他为元老院增加了一百人,全部来自第三个部落卢凯伦塞斯,因此他们被称为patres minorum gentium,即“少数派贵族”,籍此将他们与原来的议员们区分开来,原来的议员们被称为是patres majorum gentium,即“多数派贵族”。在原来由罗慕路斯所建立的三个骑士百人团的基础上塔克文希望再增加三个,并且用他自己和他的两个朋友的名字来命名。但是他的计划遭到了占卜官阿图斯·纳维乌斯的反对,占卜官说神明禁止这样做。根据传说,国王要考验一下占卜官,就让他请教神明,看自己心里所想的事情是否能够实现。阿图斯·纳维乌斯求得神意,回答说可以实现。结果国王说,其实我刚才想的是你是否能够拿一把剃刀把这块磨石切开。纳维乌斯二话不说,拿来一把剃刀就把磨石切成了两段。塔克文为这一神迹所震惊,放弃了自己建立新的百人团的想法,不过他为原来的每个百人团之上又附加了一个同样名字的,结果就出现了第一与第二拉姆嫩塞斯、塔提恩塞斯和卢凯伦塞斯。维斯塔贞女的人数也从四人增加到六人,新增加的两人极有可能是来自于卢凯伦塞斯。
古罗马的排水系统
图 Cloaca Maxima 古罗马的排水系统
      老塔克文极其钟爱塞尔维乌斯·图里乌斯,据说他是一位女奴的儿子,从被占领的拉丁城市考尼库隆带来,在襁褓中就出现了很多异象,显示他日后必定与众不同。其中一次是在他睡熟的时候一道火焰缠绕在他的头上,但却没有伤害到他。老塔克文看到了这个孩子的非凡之处,从那时就将他作为王子来培养。老塔克文后来还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并且将统治权也交给了他。但安库斯·马尔契乌斯(即罗马的第四王)的儿子们觉得老塔克文不应该将王位传给自己的女婿,就雇了两个乡下人来暗杀国王。这两个人假装发生了争执,跑到国王的面前要国王评理,在国王倾听其中的一个的陈述的时候,另外的一个抽出斧头来给了国王致命的一击。安库斯的儿子们也并没有从他们的罪行中得到好处,因为塔娜桂尔假装国王的伤并不致命,告诉安库斯的儿子们国王马上就回来,同时,她立刻安排塞尔维乌斯即位。于是塞尔维乌斯众望所归继承了王位,当老塔克文的死再也无法隐瞒了的时候,塞尔维乌斯早已经巩固了他的权力。老塔克文统治了三十八年。
 

塞尔维乌斯·图里乌斯


      公元前578年到534年。塞尔维乌斯并不是经过元老院和库里亚大会的选举而登上王位的,他的武功也如努马一样是一片空白,他的功绩全部是在于和平的方面。后来的人认为他是罗马后期的政治体制的缔造者,正如罗慕路斯是早期政治体制的缔造者一样。通常认为塞尔维乌斯有三项重要的成绩:
   (1)改革罗马宪政。在这项改革中他的两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给予平民以政治权利,并且根据其财产的多少来决定其对国家的影响力,而这在以前完全是世袭的。为了将他的这一计划付诸实施,他将罗马人民分成了两类,一类按照土地划分,一类按照财产划分。
    a. 我们一定还能够回忆起此前罗马的政治体制是将贵族分成3个部族,30个库里亚,以及30个氏族。但现在塞尔维乌斯将整个罗马的领土分成了三十个部族,而且,这种分法完全是按照地区来划分的,每个部族里既有贵族也有平民。但是,虽然通过这30个部族给予了平民一个政治机构,他们却依然没有任何的政治权利,也无权参加选举,或参与管理公共事务。后来各部落聚集在罗马广场议事,因此这被称为是“部族大会”,而且这个大会完全由部族中的平民发起,因此这个大会完全由平民组成,将贵族排除在外。
    b. 塞尔维乌斯让平民参与政府的方式是建立平民大会,由平民和贵族共同选举产生,而且这个机构特意被安排成由最富有的人,无论他是贵族还是平民,来担任首脑。为了搞清每一个公民的财产,塞尔维乌斯还建立了普查机构负责对罗马公民及其财产进行登记。所有拥有1万2千5百阿斯以上的罗马公民被进一步分成5个大的等级,第一等级包括了那些最富有的公民,第2等级稍逊,以此类推。这样的安排完全是出于军事的目的。五个等级中的每一个等级都被分成若干数量的军团,其中一半是45到60岁的中年人,另一半是17到45岁的青年。所有的等级都要自备盔甲和武器,在武器装备上的花费与他们的财产成正比。这五个等级组成了步兵,在这五个等级上再加上铁匠和木匠的两个部族,鼓手和号手的两个部族。这四个部族与前面的5个等级一起投票,那些财产不足1万2千5百阿斯的公民被排除在5个等级之外,他们单独组成一个百人团。
      位于各等级之首的是骑士阶级,他们由十八个部族组成,其中六个来自于古老的由罗慕路斯建立并且由老塔克文所扩大的贵族部族,剩下的十二个则来自于主要的平民家族。
      百人团组成了新的国家议会。他们像军队一样被召集起来,聚集在战神广场或城外的台伯河边。他们从百人团中推举产生,因此又被称为百人团会议。每一个百人团代表一张选票,但是却并非代表着同样数量的人民。相反地,为了强调财富的重要性,第一等级即最富有的阶级所拥有的百人团的数量比其它等级要多得多,而尽管在数量上他们的人数很少。骑士等级和第一等级有将近一百个百人团,占了总数的一半。因此,如果他们决定要做某件事情的话,就一定会以绝对多数通过。年龄优势也被考虑了进来,年长者尽管拥有相同的票数,但与青年人相比还是落于下风。
      塞尔维乌斯将百人团会议变成了国家的权力机构,并且据此将几项重要的权力从库里亚大会转到了百人团会议的手中,这包括了选举国王以及高级行政官员,制订或废除法律,以及在法官宣判之后处理相关的上诉。但是塞尔维乌斯不敢废除旧的贵族院,他甚至不得不通过法律规定百人团的投票结果只有在得到了库里亚大会的认可之后才算有效。
      就这样,罗马最终拥有了三个立法机构,1,百人团会议,由贵族和平民组成,从百人团中产生;2,库里亚大会,完全由贵族组成,从库里亚中产生;3,部族会议,只包括了平民,从个部族中产生。
      (2)塞尔维乌斯的第二项伟大的功绩就是他扩大了罗马神圣城墙的范围,即Pomerium(或Pomoerium,最终将城市与其周围的奎利纳来山、维米纳尔山和埃斯奎林山结成了一体。他以石制的城墙环绕城市,并且以他自己的名字将城墙命名为塞尔维乌斯·图里乌斯。从科利纳城门到埃斯奎林城门,山势渐缓,最后通向平原。塞尔维乌斯在这里堆了一个巨大的有一英里长的小山,周围挖了一道壕沟,宽十英尺,深三十英尺,从壕沟挖出的土就用来堆筑那个大土堆。罗马城就这样又取得了大约五英里长的一块土地,这块土地到皇帝时期都一直是属于城市的一部分,尽管紧邻着郊区。
      (3)塞尔维乌斯统治期间的另一项伟大的成就就是与拉丁人结成了重要的同盟,籍此罗马和拉提姆的各城市都成为了一个大的成员。
罗马地图,包括了塞维安墙和周围的七山
罗马地图,包括了塞维安墙和周围的七山
      塞尔维乌斯将他的两个女儿嫁给了老塔克文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卢修斯的妻子文静又温柔,而二儿子阿伦斯的妻子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而两兄弟的个性则和他们各自的妻子截然相反,卢修斯既骄傲又傲慢,而阿伦斯则安静,与世无争。阿伦斯的妻子长期以来一直对自己的父亲不满,她很担心父亲去世以后她的丈夫会恭顺地把王位交给自己的兄长,于是她决心把自己的父亲和丈夫一起暗杀掉。她的蛇蝎心肠也传染了卢修斯,使得卢修斯的心中滋生了罪恶的念头,而他之前从未这样想过。于是卢修斯除掉了自己的妻子,而图里娅也杀害了自己的丈夫。这二人,甚至都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哀伤,就立刻结成了罪恶的一对夫妻。图里娅现在开始喋喋不休地撺掇自己的丈夫去暗杀自己的父亲,并且进一步取得他垂涎以久的王位。于是卢修斯(小塔克文)和一群贵族勾结起来,因为这些贵族也对塞尔维乌斯发动的改革非常不满。先是小塔克文穿着国王的长袍走入议事大厅,坐在国王的宝座上,命令那些元老院的议员们接受他为新国王。塞尔维乌斯听到了政变的消息,他立刻赶到元老院,站在门口,命令小塔克文立刻从宝座上下来。但小塔克文扑了上来,抓住他并将他推下了石阶。老国王满身是血,挣扎着要爬回自己的家。但是小塔克文的仆人们赶上了他,将他杀害。图里娅也赶到了元老院,祝贺她丈夫成为新国王。她喜不自胜,连小塔克文都怕了起来,就命令她立刻回家。在她回家的路上,她的车夫停住了马车,指着路上倒在血泊中的她的老父亲的尸首给她看,她却命令马夫继续赶路,她父亲的血溅到了马车和她的衣服上。自那时起那条街道就被称为“邪恶街”。老国王就这样暴尸街上无人掩埋,因为小塔克文嘲讽地说,罗慕路斯也没有被埋葬。据说因为如此他获得了“骄傲者”的绰号。塞尔维乌斯统治了四十四年。
 

骄傲的塔克文的统治


      公元前534年到510年。塔克文登上王位并没有经过任何形式的选举,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废除塞尔维乌斯所给予平民的那些权利。他还驱赶穷苦人为他修建豪华的宫殿,只付给他们极低的报酬,许多人忍受不了这种折磨而自己结束了生命。塔克文的迫害还不仅限于穷人,对于那些他不信任的议员和贵族,或是他垂涎于人家的财富,他就把他们要么处死,要么流放。虽然塔克文在国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但是对于周围的国家他则通过结盟与征服的方式极大地提高了罗马的影响力与实力。他把女儿嫁给了拉丁人中最强大的图斯库卢姆城的屋大维·玛米流斯,因为而在拉提姆取得了影响力。其他的拉丁人的首领如特努斯·赫尔多尼乌斯试图反抗塔克文,结果被作为叛逆而处死。在阿尔安山上举行的只有拉丁人参加的大会上,塔克文代表同盟的各国献上公牛为祭品,并且把公牛肉分给各同盟国的代表。
      有了拉丁同盟的支援,塔克文现在腾出手来对付窝尔斯克人。他攻下了富裕的苏撒城,他志得意满,决定完成他父亲的心愿,在卡彼托山上修建一座宏伟的庙宇。这座庙宇要献给拉丁人和伊特鲁里亚人的三位神祇,朱庇特、朱诺和密诺瓦。据说工人在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一个还在滴着鲜血的尚未腐烂的人头,这被看作是一个预兆,预示着这里将会成为世界的头,于是给这个庙和山命名为卡彼托,即头领。在神庙的一个石头的地下室内保存着西卜林书,书中是隐晦的预言。据说有一天,一位来自库迈的女预言家来到了国王的面前,要把九部预言书卖给他。国王拒绝了,预言家于是走开了,将其中的三部烧掉,回转来为剩下的六部书要和前面的九部一样的价钱。国王嘲笑了她,于是她又烧掉了三部,剩下的三部还是要一样的价钱。国王好奇于她这一奇怪的举动,便买下了剩下的三部。这部预言书由两位贵族保管,在国家遭遇危险的时候便会拿出来咨询。
      塔克文下一个进攻的是一个拉丁人的城市加比意,因为他们拒绝加入。塔克文无法用武力攻下这个城市,便计划智取。他的儿子塞克图斯,假装被他的父亲虐待,带着被鞭笞的伤痕逃入了加比意。城中的居民不知就里,便让他统帅军队。塞克图斯在取得了充分的信任后,便派人给他的父亲送信,询问要如何把城市交到他父亲的手中。塔克文收到儿子来信的时候正在花园里散步,他读了信却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杖不断地把最高的那些罂粟花的头敲下来。塞克图斯明白了父亲的暗示,他立刻给城中那些首领们捏造罪名,把他们或放逐,或杀害,就这样兵不血刃地把城市交给了他的父亲。
      塔克文在自己的鼎盛之时却为一个奇怪的预兆所困扰。有一条蛇从王宫的神坛中爬出,还钻入了一位受害者的身体。国王害怕了起来,就派他的两个儿子,提图斯和阿伦斯去德尔菲征求神谕,还有他们表兄布鲁图斯陪着他们一起去。塔克文的一个姐姐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布鲁图斯,老布鲁图斯很早就死了,留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儿子。大儿子被塔克文杀害了,因为他要霸占他们的财产,小弟弟装疯卖傻才得以逃过他哥哥的遭遇。在抵达了德尔菲以后,布鲁图斯用藏在一个中空的物件中的金棒做礼物,取得了女祭司们的好感。在完成了塔克文交给的使命以后提图斯和阿伦斯问女祭司们谁在在他们的父亲之后统治罗马。女祭司们回答,是那个亲吻自己的母亲的人。两兄弟商量好要把这件事对另一个还在罗马的兄弟塞克图斯保密,还进行了抽签。而只有布鲁图斯明白了神谕的意义,在众人走出神庙后忽然假装跌倒,然后亲吻了大地,因为这正是所有人的母亲。
      这之后不久塔克文开始围困鲁图里人的城市阿尔代亚。罗马人无法用武力攻下这座城市,就在城外扎营。国王的儿子们与他们的表兄卢修斯·塔克文尼乌斯·科拉提努斯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们关于个人妻子的品德发生了一场争执。反正在战场上也是无事可作,他们于是就骑上马跑回家,打算给自己的妻子一个惊喜。他们先是回到了罗马,结果看到国王的女儿们正在举行一场豪华的宴会。接着他们又去了科拉提亚,到那儿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科拉提努斯的妻子露克莱蒂娅还在和女仆们一起纺织。露克莱蒂娅的美貌和美德引起了塞克图斯的邪念。几天后他又回去了科拉提亚,露克莱蒂娅把他视为丈夫的族人而热情地接待了他。但是到了夜晚的时候塞克图斯却提着剑闯入了露克莱蒂娅的房间。他威胁露克莱蒂娅说如果她不满足他的淫欲的话他就会杀死她,还要杀死一名奴隶,把尸体摆在她的身边,并且对外宣布说是因为她和奴隶通奸才杀死他们的。露克莱蒂娅只好屈从,以免受到更大的耻辱。塞克图斯一离开,露克莱蒂娅就派人送信给他的丈夫和父亲。科拉提努斯赶了回来,和他一起的还有L.布鲁图斯,露克莱蒂娅的父亲,卢克莱修,还有P. 沃勒塞斯。他们回到家发现露克莱蒂娅正陷入巨大的痛苦和气愤中。露克莱蒂娅向他们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要他们为自己的蒙羞而复仇,然后就突然将尖刀插入了自己的心脏。在场的人都发誓要为她复仇,布鲁图斯也不再装疯卖傻,主动站出来出头。他们将露克莱蒂娅的遗体抬到了科拉提亚的市场上,在这里人们拿起了武器,并宣布脱离塔克文的统治。无数的年轻人参加了送葬的队伍,向罗马挺进。在罗马布鲁图斯将人们召集了起来,向他们讲述了这个耻辱。结果所有等级的人都义愤填膺,大家立刻宣布废除国王,将他和他的家庭驱逐出罗马城。布鲁图斯出发前往阿尔代亚召集军队。塔克文此时正在赶回罗马,结果却发现城门紧闭。布鲁图斯在阿尔代亚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军队宣布不再效忠于国王。塔克文带着他的两个儿子,提图斯和阿伦斯,不得不在伊特鲁里亚的卡厄瑞避难。塞克图斯则逃到了加比意,之后不久他就被那些曾经被他处死的人的朋友杀死了。
      塔克文统治了罗马22年,直到他被赶了出去。为纪念这一事件每年的2月24日被定为“国王逃遁”节。

罗马君主制的完结


      罗马的君主制就这样结束了。骄傲的塔克文使得“国王”这个词为人所憎恨,人们于是将国王的权力交给了两个人,而他们只能任职一年。他们最初的时候被成为“执法官”或“裁判官”,后来则被称为执政官。他们由库里亚大会选举产生,拥有和过去的国王一样的荣誉。最早的两位执政官是L.布鲁图斯和卢修斯·塔克文尼乌斯·科拉提努斯,那是在公元前509年。但是由于人民非常的痛恨塔克文这个名字及其家族,科拉提努斯最后不得不辞职,离开罗马。沃勒塞斯随后被选举为执政官。
      塔克文这时也向罗马派出使节,要求归还那些属于塔克文的私人财产。开始的时候元老院和民众同意了这个要求,而就在使节在准备将财产运走的时候,他却在年轻的罗马贵族中间策划阴谋,意图复辟。这一阴谋被一名奴隶所发现,而参与者中就有布鲁图斯自己的两个儿子。执政官无法原谅这些犯了罪的年轻人,他命令侍从将这些阴谋参与者处死。归还私人财产的协议也因为这项叛国罪而失效,王室的财产被作为战利品交给了人民。
这个硬币展现了布鲁图斯的儿子们被侍从带去处死的情景
这个硬币展现了布鲁图斯的儿子们被侍从带去处死的情景
      阴谋失败以后塔克文就决心用武力复辟。塔克文尼和魏城的人民中支持他的伊特鲁里亚族人,纠集军队向罗马进发。两位执政官率军迎战。国王的儿子阿伦斯看到布鲁图斯率领着罗马骑兵,就策马向他冲去。布鲁图斯也没有逃避。结果二人都被对方的长矛刺中。两军随之展开了一场大战。双方都宣布自己取得了胜利,直到深夜的时候传出了一个声音,宣布罗马人获胜,伊特鲁里亚人比罗马人多损失了一个人。伊特鲁里亚人听到这个消息便逃走了。幸存下来的执政官沃勒塞斯带着布鲁图斯的遗体回到了罗马。主妇们为布鲁图斯服丧一年,因为是他为露克莱蒂娅复了仇。
      这是塔克文第一次企图复辟。
      沃勒塞斯此时只剩下了一个人独自执政。他开始在威利亚山上建造一座房子,向下正好可以鸟瞰广场,人民因此怀疑他要复辟王权。沃勒塞斯听说后马上拆掉了房子,还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要自己的随从们把自己的权杖在民众面前放低,表示表示人民的权力高过自己。另外他还颁布法律,每一个被法官判刑的公民都有权向公民大会上诉。沃勒塞斯由此变得深受人民爱戴,他得到了一个名字,叫做Publicola,即“人民之友”。
      沃勒塞斯接着召集大会选举布鲁图斯的继任者,结果卢克莱修当选,但几天之后他就去世了,马库斯·贺拉斯在他之后担任执政官。至于塔克文在被赶下王位时未及完成的卡彼托山上的神庙,最终也是由贺拉斯完成了。
      共和制的第二年即公元前508年,塔克文第二次试图复辟王政。他这次是向伊特鲁里亚城市克卢西乌姆的统治者拉斯•波希纳求助。波希纳于是率领一支大军向罗马进发。罗马人在战场上不敌波希纳,他未遇抵抗地占领了就占领了罗马城正对面的与罗马仅隔着一条台伯河的佳尼库伦。罗马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要不是英雄独眼贺拉斯,伊特鲁里亚人就通过苏布里申桥进入了罗马。贺拉斯和他的两位战友在河对岸挡住了伊特鲁里亚的军队,使得罗马人有时间将桥破坏。在桥即将断裂的时候他要自己的两位战友先跑回城里,而他独自一人坚持战斗,直到桥梁断裂了,他的战友们在对岸招呼他马上撤回。他祈祷到,“台伯河,父亲河,给我力量,鼓起我的勇气”,然后他纵身跃入河中,在敌人的箭雨中安全地游到了对岸。城市为了树立起了一座纪念碑,而且让他拥有他能够在一天之内犁到的所有的土地。在罗马的历史上众多的传奇故事中很少有像独眼贺拉斯的故事这样著名的。
      古罗马的作者们这样说:
  “贺拉斯坚守了那座桥,
  这事情发生在古老的英雄时代。"
      伊特鲁里亚人接下来开始围困城市,城中很快就爆发了饥馑。这时有一位叫做穆奇乌斯的年轻人,他发誓要暗杀伊特鲁里亚人的王,以此来拯救自己的国家。他于是出发前往伊特鲁里亚人的营地,但是他不认识波希纳,结果误将王宫的一位侍从给杀死了。他被抓住后伊特鲁里亚人威胁要用酷刑折磨他,他就将自己的右手放在神坛的火上烤,以此来表示他是多么的藐视痛苦。波希纳国王被他的勇气所打动,决定放他走。出于感激,穆奇乌斯建议国王与罗马缔结和平,因为已经有三百名罗马的年轻人发誓要取国王的性命,而他不过是第一个被抽中的。穆奇乌斯从此被称为左撇子,因为他的右手已经被烧坏了。波希纳国王于是担心起自己的生命来,因为有这么多的死士,无论怎样都是不安全的。他于是向罗马人提出议和的条件,就是罗马人要归还先前占领的魏城。罗马人接受了这个条件,并且派了十对青年男女做人质,于是波希纳从加尼库伦撤军。哥丽娜是女人质之一,她从伊特鲁里亚人那里逃了出来,游过台伯河回到了罗马。但罗马人又将她送回了波希纳那里。波希纳和赞赏她的勇气,不仅将她放回,还让她一起带回她喜欢的人质。
      塔克文第二次试图以武力复辟王政的企图就这样失败了。
      波希纳从罗马撤军后塔克文去他的在图斯库卢姆的女婿奥古斯都·玛米留斯那里避难。这次有三十个拉丁人的城市站在被放逐的国王一边,向罗马宣战。决定性的战役发生在雷杰路斯湖附近,这场战役在罗马的历史上被广为传颂,其情节与《伊利亚特》中描述的特洛伊战争非常的相似。罗马方面的统帅是独裁官普斯图密乌斯和擅长骑兵的埃布提乌斯。拉丁人一方的首领则是塔克文和奥古斯都·玛米留斯。战斗非常的激烈,最终拉丁人被击溃。两边的首领几乎都倒下或者是身负重伤。塔克文的儿子提图斯被杀,上了年纪的老国王则受了重伤,不过还捡回了一条命。据古老的传说罗马人得到了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两位神祇的帮助。有人看见这兄弟二人率领着罗马骑兵冲向敌阵,并随后为罗马人带来了胜利。因此在他们现身的地方修了一座神庙,并年都会举行庆祝仪式。
      对于塔克文来说,这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试图复辟王政。拉丁人在这场战役中严重受挫,骄傲的塔克文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提供援助的城邦,他已经比他其他的家庭成员幸运了。他最后逃往库迈,最后在那里孤独寂寞的死去(公园前49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