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启蒙运动 > 藐视教皇教权的拿破仑大帝
2017-12-22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在欧洲,甚至在整个西方国家,教皇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不仅一般人要对 他恭而敬之,连皇帝、总统们也要对他们顶礼膜拜,尤其是遇到比较严肃、隆重的事情时, 必须对教皇宣誓,宣誓时,手按圣经,以示虔诚。尽管西方也有不少人不信有上帝存在,但 是,历史沿革所形成的传统习惯使人们不得不这样做,尤其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如果谁 敢对教皇不表示出虔敬,那么他就会被别人指责,甚至还会因此而耽误大事。
      但在法国历史上,就有过这么一位敢于藐视教皇的皇帝,这个皇帝就是拿破仑·波拿巴。
      拿破仑是一位在政治、军事方面有杰出才能的皇帝,也是一个大独裁者。也许正因如 此,他才表现为高傲、狂放、自由,反对各种传统礼仪的束缚。
      说起拿破仑藐视教皇的事情,这里还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呢!
      1899年11月,拿破仑发动了“雾月政变”,成为法兰西共和国的第一执政。当上 了最高统治者之后,拿破仑致力于巩固统治的事情上,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内到国外等,他 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如加强中央集权,镇压保王党人的复辟,维护农民的土地所 有权,实行贸易自由等政策,这都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和拿破仑政权的巩固。
      但是,作为统治者,他也采取了不少维护资产阶级利益而对广大人民有害的措施。如镇 压国内民主力量,剥夺人民的言论、出版自由、严格限制工人组织工会,禁止工人罢工等。
      同时,法国对外战争也取得了巨大胜利,欧洲封建势力所组成的第二次反法遭到失 败,拿破仑政权更加巩固。随着拿破仑的威望空前提高,拿破仑的思想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他虽然被任命为“第一终身执政”,但是他并不满足,他想,什么时间能当上皇帝就更好了。
      终于,他在1804年5月,宣布法兰西共和国为法兰西第一帝国。同时他决定,在半年之后,举行登基仪式。
      1804年12月,拿破仑加冕典礼在法国最大的教堂巴黎圣母院隆重举行。
      一大早,帝国各大臣、欧洲各国新闻机关负责人以及巴黎平民百姓都聚集在巴黎圣母院内外,等候重大仪式的开始。“咣!咣!咣!”巴黎圣母院的钟声响了,仪式开始的时间到 了,但却没有动静,人们都在窃窃私语。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开始?”
      “谁知道呢!我都等不及了。”
      这是两位平民百姓在圣母院外议论着。他们当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推迟了仪式进行的时 间。
      有人知道为什么,这就是处在圣母院内部、为皇帝加冕贺喜的帝国大臣们,当然还有为 皇帝加冕主持仪式的教皇。“皇帝有什么事呢?到现在还不来!”一个大臣不耐烦地与站在 身旁的另一位说道。
      “我们的帝国皇帝是没有时间观念的,他从来不受时间约束。当然也不受其他任何约 束。”这位好象挺了解皇帝似的。最着急、也最不满意的是主持仪式的教皇。按以往惯例, 教皇无论主持什么仪式,也无论是为谁主持,都是别人先到教堂,而教皇总是姗姗来迟。等到教皇一到,仪式就会马上进行。教皇进来时,连看也不看一下参加仪式者,径直走到举行 仪式者身边,读圣经、宣誓等一系列活动按部就班地进行。
      可是,这一次都不同了,教皇想,拿破仑具有卓越的军事天才,尽管在上帝面前人人平 等,可是,毕竟是他的加冕典礼,还是早到些为好,免得皇帝等得不耐烦了。这位气势凌人 的科西嘉小子说不定一气之下会给我难题呢!所以教皇早早地就来到了教堂。
      来后一看,人都到齐了,于是教皇快步上前,但是,当他走到举行仪式的地方后,前找后找,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皇帝拿破仑本人,他既奇怪,又感到气愤。抬眼望一望在前排 就座的一位大臣,这位大臣看到教皇着急的样子,耸一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教皇象头即将发怒的狮子,昂首怒目站立在前面,静静地等着皇帝的到来。
      终于,人群中有人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教皇认为皇帝来了。可是抬头一看,是一个瘦 小、低矮的人,手牵一只猎狗、身穿猎人服装,大摇大摆地在猎狗的引导下走进了教堂。仿佛那猎狗嗅到了猎物的什么味道,径直来到了教堂前面。原来人群一阵骚动是因为这只猎狗。
      教皇心想,谁这么无礼把猎狗都带进了教堂,今天是皇帝的加冕典礼,马虎不得。他正欲发火,赶那人出去,突然发现那人已来到面前。
      “皇上!”不知是哪位大臣先认出了拿破仑,喊了一声,其他大臣一听连忙扭过头去, 一看,这个身着猎装、手牵猎狗的人竟是皇帝,他们又擦了擦眼,害怕自己是否看错了人。 再看一看,不错,确实是皇帝!
      “他今天怎么这副打扮?”不少人内心疑惑地问。
拿破仑加冕为皇
图 拿破仑加冕
      教皇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等他证实确实无误后,还没容他多想,拿破仑已大步走 到他面前。
      “谢谢你了,远道而来的客人!”拿破仑把一只手伸向教皇。
      教皇听到称呼自己为“客人”很感奇怪,但他没有犹豫,就把手伸向了拿破仑。拿破仑接着对他说:“可以进行仪式了吧?”
      教皇立刻把皇冠拿来,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口中念念有词。
      当他把皇冠慢慢举起,准备给拿破仑戴到头上时,拿破仑一把把皇冠夺过来,很随便地戴到自己头上,说:“能不能快点,我还等着打猎去呢!”
      看着这么不懂礼貌、不可一世的拿破仑,教皇满脸怒气,真想怒斥他一顿,还没等教皇反应过来,拿破仑又当众高声宣布道:“从今以后,教皇必须对我宣誓,必须效忠于我!”按惯例,无论哪个国家的国王宣誓 就职时,都要向教皇宣誓,而拿破仑却把这些规矩翻了个个儿。
      教皇看着拿破仑这个蛮不讲理的独裁者,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匆匆忙忙举行完仪式, 离开巴黎回罗马去了。
      拿破仑藐视教皇的故事被后人广为传颁,在他的身影上,人们恍惚间放佛发现了当年凯撒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