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启蒙运动 > 英国本土政治斗争对北美殖民地的影响
2017-09-06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英国人的权利

 
      就在英国移民在北美建立殖民地的同时,英国本身也卷入了政治与宗教冲突之中,自由的思想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17世纪上半叶发生在英国的围绕自由的斗争扩大了自由在英国的定义,也将其影响传播到了早期的英属北美殖民地。
 
       传统的定义将"自由"(liberties)视为一套授予某一个或某一群人的特权,这种定义到1600年时仍然有效,但与此同时,自由也加入了一种新的思想:即某些"英国人的权利"适用于所有居住在英国领域的人。这个传统的基础是1215年的大宪章。当时地方统治者的私人军队经常相互开战并与国王的军队作战,大宪章就是约翰王与一群贵族的协议,目的是终止长年不断的内乱局面。它列举了一系列由国王赐予"我们领域内所有自由人"的"权利"(liberties)。这个自由人的群体在当时是一个有限的群体,因为大部分英国人还处于农奴的状态------即他们在封建领主庄园上工作和生活,按法律要求必须向领主提供劳动力和其他劳役。大宪章中提到的权利包括不得被任意监禁和不得未经正当法律程序没收个人财产。
 
      大宪章的主要受益者是贵族,他们获得了监督国王行为的权利,如果他们的特权遭到侵犯,他们甚至可以举兵反抗。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文献逐渐被看作是"英国自由"思想的象征------即国王必须受制于法治,所有人都应享有人身和财产的安全。这些权利也通过普通法的传统得以表现出来,如人身保护令状(即在未被法庭起诉的情况下不受监禁)、与控告人当面对质的权利以及由陪审团参与的审判等,这些权利逐渐适用于英国国王的所有自由臣民。随着农奴制逐渐消失,"生而自由"的英国人增多,能够享有这些权利的人数也大大地扩展了。
 

英国内战

 
      17世纪初,当英国移民开始抵达新大陆的时候,"自由"在英国的政治辩论中还只是充当一个非常次要的角色。17世纪的政治动荡将"英国人自由"的概念提升到一个中心位置。议会与斯图亚特王朝的詹姆斯一世和查理一世围绕最高政治权展开了较量,最后在17世纪40年代的英国内战中达到了顶峰。这场旷日持久的斗争起源于关于宗教问题的辩论,即英国国教到底应该在教义和祈祷形式方面与天主教保持多远的距离。冲突同时也围绕国王和议会的权力划分而展开,这场辩论导致了关于"生而自由的英国人"这一概念的许多发明,也带来了英国人自由概念的极大扩展。
启蒙运动
图 启蒙运动
      议会下院(即由选举而产生的议会部分,它与由世袭贵族组成的上院共同组成英国议会)的领袖们谴责斯图亚特王朝的国王们未经议会同意就任意征税、囚禁自己的政敌,以及在英国恢复天主教。内战于1642年爆发,以议会的胜利而告终。1649年,查理一世被斩首,君主制被废除了,英国成为"一个和自由国家"(aCommonwealth and Free State)------即一个由人民的意志统治的国家。奥利弗·克伦威尔是取胜的议会军的领袖,他在国王被斩首之后统治英国将近10年之久。1660年,君主制得以恢复,查理二世登基为王。但到这个时候,权威的断裂已经激发起针对自由、权力和"生而自由的英国人"含义的激烈辩论。
 

英国关于自由的辩论


      1640到1660年,自由的思想突如其来地获取了一连串新的和扩展的内容。1649年,英国作者约翰·弥尔顿把伦敦称作是"自由的大厦",呼吁实行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新的宗教教派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它们要求停止英国国教会所享有的公共财政的支持和其他特权,要求对所有的新教教派实行一视同仁的宽容。平等派(Levellers)发起历史上第一次要求民主的政治运动,他们提出一部名为《人民契约》的成文宪法,开篇便宣称将"我们公正的自由视为最高的价值"。在那个"民主"被普遍当作是无政府主义和无序状态同义词的时代,这份文献提出废除君主制和议会上院,并大幅度地扩大选民范围。"英国最贫穷的人,与最为显赫的人一样,也有一条需要活下去的生命",平等派的托马斯·雷恩斯伯勒(ThomasRainsborough)这样宣称道,所以,"任何出生在英国的人......都应该在选举中有他的声音"。他甚至谴责了奴役非洲人的制度。
 
      平等派的思想闪烁出现代自由定义的光芒。他们认为,在一个基于平等权利的社会中,自由是一种普遍的权利,而不是社会阶级的一种功能。另外一个群体,即掘土派(Diggers),走得更远,提出了拥有公共土地的设想,希望为自由奠定经济上的基础。掘土派领袖吉拉德·温斯坦雷(GerardWinstanley)宣称:从前的关于自由的讨论都是误导性的,"你如同一个身处迷雾之中的人,四处寻找自由,却不知自由为何物"。真正的自由应该平等地为"穷人和富人"所享有;所有人都拥有"在自己的土地上享有一种舒适生活"的权利。但在君主制尚未复辟之前,平等派、掘土派和其他因英国内战而催生的激进运动就已经被镇压或遭到迫害而转入地下。一些在17世纪40、50年代盛行的自由观念将被英国移民带到美洲。
 

英国人的自由

 
     英国的斗争将"英国人的自由"的概念提高到英美政治文化中的一个中心位置。这个概念也成为正在英国形成的民族自我意识中的一块主要的基石。那种将自由看成是一套由某个特殊群体享有的特权的中世纪自由观并没有突然消失,但它逐渐为一个更通用的自由定义所取代,新的自由观将自由看成是英国境内所有人享有的共同权利。根据这个定义,英国是一个由自由人组成的国家,它过去的历史是一部"自由的历史"。所有英国人由一个国王来统治,但英国国王与法国、西班牙、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专制君主不同,他是根据法律"来统治自由的人民的"。
 
      1680年,亨利·凯尔(HenryCare)在名为《英国人的自由,或生而自由的臣民的遗产》(EnglishLiberties, or, The Free-Born Subject's Inheritance)一书中将英国的政府制度描述为一种"有限的君主制",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政治结构,因为尽管"贵族"享有其他人享受不到的特权,所有的公民"的人身和财产都得到法律防线的保护,这道法律防线使他们成为自由人,而不是奴隶"。这种将自由看成所有英国人的共同遗产,将英帝国看成是世界自由卫士的信念为英国在西半球进行殖民化运动提供了名正言顺的理由,也将它与天主教法国和西班牙之间进行的帝国战争呈现为一种发生在自由与暴政体制之间的斗争。
 

英国内战与英属北美

 
      对生而自由英国人权利的激烈讨论与这些斗争结合起来,不可避免地在英国殖民地上引起了反响,不仅在殖民地相互之间,而且在各殖民地内部,造成了立场的分裂。大多数的新英格兰殖民地在1640年的内战中站在议会一边。有些殖民者甚至返回英国去加入议会军,或利用布道讲坛,鼓吹建立一个福音社会。当对所有新教教派实施宽容的思想在英国日益得到认可时,清教领袖们却越发对此感到不自在。1644年,给罗杰·威廉斯颁发罗得岛特许状的正是革命时期的议会,罗得岛是在威廉斯被马萨诸塞驱逐后建立的殖民地。
 
      与此同时,一些安妮·哈钦逊的跟随者变成了贵格派(Quakers)信徒, 该教派是内战时期在英国出现的一个新教教派。贵格派认为,上帝的精神在每个人的心中存在,而不只是在那些被选择的人的心中存在,这种"内心神明"(innerlight),而不是圣经或者教士的布道,才是在精神世界中获得指引的最稳妥的保障。当贵格派教徒开始在马萨诸塞出现时,殖民地当局命令将他们处以鞭刑、罚以重金、驱逐流放。1659和1660年,四个贵格派教徒从流放中回到马萨诸塞后,被处以绞刑,其中包括玛丽·戴尔(MaryDyer),她原来是哈钦逊的信徒。对贵格派的严酷打击为马萨诸塞在英国赢得了一个宗教迫害的温床的名声。1660年君主制恢复后,查理二世重新认可马萨诸塞宪章,命令该殖民地要承认所有的新教教徒的"良心的自由"。虽然绞刑的惩罚被停止了,但对贵格派的压制仍然继续进行,如同对浸礼派教徒(Baptists)的压制一样,后者对一个受过教育的布道牧师体制的厌恶在马萨诸塞的眼中也是一种对清教教义的威胁。
 

马里兰的危机

 
      与新英格兰殖民地不同的是,弗吉尼亚与查理一世站在一边。殖民地的领袖甚至在1649年查理一世被斩首之后宣布查理二世为国王,但奥利弗·克伦威尔在伦敦的政府很快将这个不听话的殖民地制伏了。在马里兰,英国内战中的宗教和政治斗争的混合,本地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殖民者之间的冲突和反业主的情绪等综合起来,导致了殖民地内部的一场激烈的内战,后来被称作"趁火打劫的时间"。的确,17世纪40年代的马里兰几乎陷入全面无政府状态,支持议会的队伍对效忠查理一世的队伍发起攻击。正在形成的新教种植园主阶级早已迫不及待地想从塞西莉厄斯·卡尔弗特制造的天主教精英集团手中夺取权力。殖民地议会的新教徒议员否决了业主的立法建议,声称议会拥有与英国议会下院相似的立法和课税权。
邓巴战役中的克伦威尔
图 邓巴战役中的克伦威尔
      为了稳定局势、吸引更多的移民前来,卡尔弗特任命一个新教徒为总督,并为在弗吉尼亚受迫害的持异见的新教徒提供避难所。在弗吉尼亚,英国国教是官方建立的教派,法律对其他教派的宗教和政治权利做了限制。1649年,马里兰制定了一部《关于宗教的法律》,将自该殖民地一开始就实施的宗教宽容的原则予以制度化。所有的基督教徒都享有"自由行使"宗教活动的保障。这部法律并没有建立现代意义上的宗教自由,因为它仍然要处罚那些否认耶稣基督的神灵或神圣三位一体教义的人。事实上,一个犹太人医生不久就依据这部法律的条款遭到了逮捕。无论如何,在永利赌场娱乐平台网址殖民地历史上,这部法律是宗教自由的一个里程碑。
 
      然而,动乱仍然持续发生。17世纪50年代,伦敦的共和国政府将马里兰置放在一个新教委员会的监管之下。这个委员会废止了宗教宽容法,禁止天主教徒从事公开的宗教活动。1657年,卡尔弗特的权威得以恢复,马里兰的宗教自由试验得以继续进行。
 

克伦威尔与英帝国

 
      奥利弗·克伦威尔从1649年开始统治英国,一直到1658年去世为止。在这期间,他奉行了一套大胆进取的政策来扩大殖民化运动,推进新教的传播,增强英国在本土和西半球的商业势力。他的军队将英国的控制延伸到爱尔兰,屠杀了当地的平民,禁止天主教在公开场合的活动,没收了天主教徒的土地。在加勒比海地区,英国从西班牙手中夺得了价值非凡的蔗糖产地牙买加。1651年,议会通过了第一部《航海条例》(与第三章的讨论相关),该法将所有殖民地的贸易限制在英国船只和港口的范围内进行,企图挑战荷兰所掌握的国际商业霸权。
 
      这样,到17世纪中叶时,英国在北美大西洋海岸线上建立起几个殖民地。这些殖民地的建立不是顺应一个统一筹划的国家计划的结果,而是作为一种临时性过程的部分而出现的;这些殖民地在经济上、政治上和社会结构上存在巨大的差异。不同的种子已在不同的殖民地播撒下了:在切萨皮克,一个基于非自由劳动力基础上的种植园社会正在发展;在新英格兰,以小镇和家庭农场为中心的开拓模式已经建立。在整个殖民地社会,许多人享受到了他们在英国从未享有的自由,尤其是获得土地的自由和他们希望的宗教信仰自由。其他人则发现他们将长时间甚至终身被局限在非自由劳动力的地位中。
 
      随着人口的增长、社会冲突的加剧以及英国对蓬勃发展的北美殖民地的控制加强,下一个世纪将充满危机,殖民地的发展也将日益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