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史 > 罗马吞并马其顿、迦太基将地中海变为内海
2019-01-16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第三次马其顿战争


      公元前179年,腓力五世去世,他的王位由他的儿子帕尔修斯继承,他也是马其顿最后的一位君主。腓力五世去世前预见到战争不可避免,因此在他在位的最后几年就一直在积极备战。到帕尔修斯即位时无论是兵力还是钱财方面都已经充分准备好了。但是,或许是他从心里热爱和平,又或许是他天性优柔寡断,帕尔修斯选择尽量的拖延公开撕毁和平条约。他继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与罗马续签他父亲的和平条约。之后,或许是双方都不是真心追求和平,也不对和平抱又任何希望,七年之后双方公开进入了敌对状态。这段时间帕尔修斯也没有闲着,他采取公平和受人欢迎的措施来赢得人心,与他结盟的不仅有希腊和亚洲各行省,还有在他四周的色雷斯人、伊利里亚人还有克尔特人。罗马人一直在嫉妒而又猜忌的注视着事态的发展,直到公元前172年,珀耳伽摩斯的国王欧迈尼斯亲自在元老院指控马其顿谋划针对罗马的敌对行为。欧迈尼斯之后在返回家乡的路上,在德尔菲神庙附近险遭暗杀,帕尔修斯作为最大的嫌疑在罗马民众心里激起反弹,战争于第二年就爆发了。
第三次马其顿战争
      帕尔修斯率领的是一支人数众多、装备精良的军队,不过他的盟友们却只有奥德里亚国王柯蒂斯赶来与他一起面对强大的对手。战争在最初的三年拖拖拉拉,没有取得任何实质的进展。不仅如此,总体上似乎胜利的天平在向帕尔修斯一边倾斜,原先摇摆不定的那些城邦现在都越来越倾向于帕尔修斯一边。可是帕尔修斯天性吝啬,没有充分利用这一天赐良机。公元前168年,执政官卢修斯·埃米利乌斯·保卢斯的到来彻底扭转了战局。帕尔修斯被从他在厄尼普斯河边的一个坚固的据点中被赶了出来,被迫撤向比德纳,最后在城下与罗马人进行了决战。起初马其顿军队密集的方阵似乎占了上风,但是凹凸不平的地面打乱了方阵的秩序。罗马军团趁机突入方针,开始了恐怖的屠杀,据说杀死了两万人。帕尔修斯先是逃到佩拉,然后又跑到安菲波里斯,最后他逃到了圣岛萨莫色雷斯岛上的圣殿。不过最终他还是不得不向罗马派来的一支先遣队投降。他被以礼相待,不过这只是为了点缀马其顿征服者的胜利而已。马其顿帝国就这样终结了,元老院下令将马其顿分成四个区,每个区都由一群寡头把持的委员会统治。
      在离开希腊之前,保卢斯接到元老院的命令,要他重重的惩罚伊庇鲁斯人,因为他们在战争中站在马其顿一边。保卢斯于是在伊庇鲁斯的七个城市中都设了兵营,然后在一夜之间将这些城市夷为平地,还带走了十五万居民作为奴隶,伊庇鲁斯从此再也没有恢复过来。直到奥古斯都的时代,伊庇鲁斯还是一片残垣断壁的景象,人们只能住在废墟之中,或是住在乡下。
      保卢斯于公元前167年年底回到意大利。他从马其顿带回了价值惊人的战利品并交给了国库。他的凯旋式持续了三天,罗马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凯旋式。在保卢斯的马车前面的是马其顿被俘的君主,骑马跟在他后面的,则是他的两个长子,Q.法比尤斯.马克西穆斯和小西庇阿,此时他们都已经被过继给了别的家庭。但保卢斯的凯旋的光辉也因他两位幼子的去世而黯淡了许多,一位幼子死于凯旋之前几天,另一位则于几天后去世。
      凯旋式之后帕尔修斯就被投入了地牢,保卢斯从中斡旋,使得帕尔修斯不久就被释放,并得以体面的以俘虏的身份在佩拉度过余生。他的儿子亚历山大学习了拉丁文,后来在罗马担任公务员。

亚该亚战争


      马其顿的君主倒下了,这样罗马就成了地中海东岸的真正的霸主,最傲慢的君主都在罗马的面前战抖。安条克四世入侵埃及,正在前往亚历山大的路上,他遇到了三位来自罗马的特使。他们带来了元老院的一纸命令,要求安条克四世立刻停止与埃及的敌对行动。安条克四世看过以后,答应回去和他的朋友们好好研究一下。这时,波比拉,三名使者中的一位,上前一步,绕着安条克四世和他的随从们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对他说,今天,除非你做出决定,否则你不得走出这个圈子。安条克四世被吓坏了,立刻就应允退兵。珀耳伽摩斯的国王的国王欧迈尼斯在战争中与帕尔修斯勾勾搭搭,引起了元老院的怀疑,国王赶紧一个人亲自去向罗马人自首,但是却不被批准进入罗马。比提尼亚的国王普鲁西亚斯则是把头发剃光,穿的像是解放了的奴隶的卑贱的样子,这才得以进入罗马。罗得岛人,因为在战争中为帕尔修斯提供了药品而被夺去了吕基亚和卡里亚。元老院在希腊也是同样的专横而恣意妄为,显然罗马是要把希腊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他们得到了希腊各城市中的独裁君主和叛徒的帮助,尤其是卡利克拉提斯,此人对亚该亚人的影响里很大,因为多年以来一直为罗马所用。他宣称有一千多人是帕尔修斯一边的,这其中就包括了著名的历史学家波利比奥斯,也包括了各城市中的优秀人物。这些人通通被逮捕并被递送到意大利,然后这些人未经审判就被分送到伊特鲁里亚各城市。只有波利比奥斯一人被允许留在罗马并住在保卢斯的家中,后来他成了保卢斯的儿子小西庇阿的最亲密的朋友。亚该亚同盟还继续存在,不过却是波利比奥斯一人说了算。被流放的亚该亚人漂泊在外十七年,他们每次申请返回祖国都被拒绝。最后还是小西庇阿代他们出头,他成功的劝说了老加图允许他们返乡。老加图这位上了年纪的元老院议员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大家争论了很久,老加图一直没有插话。到了最后,他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都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做,要一整天坐在这里争论一群老弱的希腊人到底是要埋在这里的坟地还是他们自己在希腊的坟地?”。元老院于是便通过决议,允许被流放的亚该亚人回乡。波利比奥斯又要求恢复这些被流放的人的荣誉,老加图却微笑着对他说,你是要像俄底修斯那样只为着取回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就想回到独眼巨人的山洞么?那你可要小心了。
罗马扩张
      这些被流放的亚该亚人于公元前151年回到了希腊,他们的人数从离开时的1000人只剩下了300人。他们因这些年的监禁而愤怒不已,并且准备好采取一切反对罗马的行动。波利比奥斯与这些人一起回到了希腊,他尽力劝说他们要和平,保持内部的意见统一,避免与罗马这一强权进行毫无希望的斗争,但是他的努力毫无效果。这之后不久,公元前149年,就有人站出来宣布继承马其顿的王位,这个人叫安德里斯库斯,他本来出身低微,但是他冒称自己是帕尔修斯的儿子,并改名为“腓力”。起初的时候他取得了一些胜利,甚至曾经打败了罗马裁判官尤文图斯。在即位将近一年后,腓力终于被Q.梅特路斯击败并被生擒。
      安德里斯库斯的短暂胜利也鼓舞了亚该亚同盟中的好战派。此时,波利比奥斯已经离开了去加入他的在非洲的朋友小西庇阿。这样一来,亚该亚同盟中反对罗马最激烈的两个人,狄埃乌斯和克里托拉乌斯对同盟就有着绝对的影响力了。狄埃乌斯劝诱亚该亚人去进攻斯巴达,他说,一个与斯巴达人有关的边界纠纷,本来应该提交给同盟来处理,但是斯巴达人没有这样做,反而派了一个私人使团前往罗马,这样做就是违反了法律。斯巴达人觉得他们打不过亚该亚人,就向罗马求援。罗马于公元前147年向希腊派出两位特派员以解决争端。结果,两位特派员决定,亚该亚同盟的城邦,不只是斯巴达,而是除了亚该亚自身以外的所有城邦,包括科林斯等等,都应该从同盟中独立出来。这一决定在科林斯引起了暴动,所有在城内的斯巴达人都被抓了起来,甚至特派员自己也险些没有逃出来。特派员回到罗马后,罗马又向希腊派出了一个使团,以试图安抚民心。但这时克里托拉乌斯已经担任了同盟的将军,他采取了激烈而且不理智的行动,使得一切和平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在这样的情形下,使团返回了罗马,元老院于是决定对亚该亚宣战。克里托拉乌斯此时却怯懦起来,其表现完全不配作一名将军,不过这倒与他之前的傲慢相得益彰。当梅特路斯率领的罗马军队到来时他甚至不敢派兵去据守温泉关,随后,他的军队就在洛克里斯的斯卡菲亚被打败了,将军本人则失踪,并且从此彻底消失。接替他担任同盟的将军的狄埃乌斯则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他立刻就着手准备科林斯的城防。梅特路斯曾经希望能够获得将这场战争胜利结束的荣誉,他也已经几乎抵达了科林斯,不过这时执政官穆米乌斯却从地峡上了岸,接替了他的指挥权。这场战争也很快便结束了。狄米乌斯在战斗中被打败,科林斯城里的人则全都疏散了,不仅是同盟军队本身,就连城里的居民也几乎都跑光了。穆米乌斯进入科林斯后,首先把留在城内的不多的科林斯男人处决,把女人和儿童卖做奴隶,然后再抢走了所有的财宝之后,就把城市付之一炬了,这是公元前146年的事情。曾经有大量的珍贵的艺术品保存在科林斯,不过穆米乌斯对这些艺术品的价值却不是很感兴趣,他给那些负责承运这些艺术品去罗马的商人的规定是,如果有某件东西在运送途中丢失了,那么只要补上相同价值的物品就可以了。穆米乌斯本人则忙于惩戒并规划整个希腊地区。从罗马派来了十名特派员以确定希腊未来的地位。整个希腊地区,从马其顿和伊庇鲁斯的边界开始,都被划为罗马的一个行省,并且以那个刚刚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进行了最后一战的同盟的名字命名为亚该亚省;随后,特派员们前往北部,将马其顿也划为一个行省。波利比奥斯在科林斯刚刚被占领的时候就赶回了希腊,他竭力运用他的影响力来减轻他的同胞们所遭遇到的不幸,同时为他们争取较为有利的条件。因为他与小西庇阿相熟的缘故,特派员们对他的接待也颇为热情,也因此波利比奥斯有机会通过特派员们将某些针对亚该亚人的极为严苛的法令稍加放松。
      梅特路斯和穆米乌斯回到罗马时都举行了盛大的凯旋式。梅特路斯得到了“马其顿征服者”的称号,而穆米乌斯则得到了“亚该亚征服者”的称号。

第三次布匿战争


      罗马的老对手迦太基也和科林斯在同一年陷落。汉尼拔在扎马战役后进行的改革曾经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这个国家的繁荣,在汉尼拔逃到了安条克四世那里之后,虽然迦太基内部亲罗马的一派占了上风,不过迦太基的商业活动还是恢复到了从前的水平。罗马不无嫉妒地看着迦太基恢复生机,于是便鼓动玛西尼撒不断的骚扰迦太基。最终,迦太基的平民派在政府中占据了多数,他们对玛西尼撒的不断袭扰采取了坚决的立场。于是老加图趁机要求对迦太基立即宣战,没想到这一提议在元老院却遭到了相当多议员的反对。最后决定派遣一个使团前往非洲以了解那里的实际情况。十位使者,由加图带队,向双方提出了仲裁的要求。玛西尼撒接受了,但是迦太基却拒绝了,因为他们对罗马的公正没有任何信心。使团在前方看到了迦太基人的战争准备和各种防御措施;他们进入城里以后,看到了迦太基自从第二次布匿战争之后所取得的力量和恢复的人口。他们返回罗马后便以老加图为首开始鼓吹,只要迦太基还存在一天,还如此强大,如此充满敌意和如此靠近罗马,罗马就一天不会安全。一天他将一些早熟的无花果揣在怀中,到了元老院以后他将这些无花果扔在地上,议员们看到如此新鲜的水果都非常惊讶。这时老加图说,这些无花果是三天以前在迦太基摘的,看看我们的敌人离我们有多么的近吧。从那时起,每次当他在元老院进行投票时,即使辩论的话题与迦太基毫无关系,他也会先说,”Delendaest Carthago”,意思是,“迦太基一定要被毁灭”。
第三次布匿战争
      最终老加图的意见占了上风,现在元老院只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借口来彻底毁灭迦太基,而这个机会很快就到来了。在迦太基,平民派放逐了贵族派,玛西尼撒趁机于公元前150年侵入了迦太基境内,并且将前来抵抗他的迦太基军队打败了。这个败仗导致了迦太基政府的更迭,贵族派再次上台,并且立即向罗马臣服。但此时的罗马早已经决定要诉诸战争。迦太基的使节来到罗马的时候,两位执政官早就带着军队出发了。使节们知道迦太基人的抵抗将毫无意义,他们便希望能通过无条件的服从来平息元老院的怒火。元老院命令他们派300名贵族青年前往利列宾与执政官会合,然后执政官会向他们传达元老院的下一步的命令。在利列宾执政官见到了这300名人质,他向迦太基的使节保证说会在非洲向他们宣布元老院的命令。到了尤蒂卡以后,这座城市早已因绝望而投降了。执政官对迦太基人说,既然从此以后迦太基就在罗马的保护之下了,他们也就没有机会再用到自己的武器了,因为他们必须把所有的武器交出来。迦太基人不折不扣的执行了这个命令,派往迦太基的特派员一共带回了二十万件武器,两百部投石机。执政官看到此时的迦太基已经完全失去了防御能力,就撕下了面具,宣布了元老院的最后决定,“迦太基必须被毁灭,迦太基的居民必须要在距离海岸十里的地方建一座新城”。当这一可怕的消息传到迦太基以后,迦太基人立刻就陷入了绝望,城里发生了暴动,他们宁可死掉也不要臣服于这样背信弃义的敌人。城内的意大利人全部被杀,执政的人都跑掉了,平民派再次掌权,他们几乎以超人般的毅力开始组织防御,粮食从各个角落收集起来,武器在日以继夜的生产着,妇女们剪掉了自己的长发来制成投石机的弹射器,整个城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作坊。
      罗马执政官看到他们只能诉诸武力了,但他们军事才能平平,每次进攻都被击退,损失惨重。小西庇阿此时正在军中担任军事保民官,他在这个时刻表现出了超凡的勇气和杰出的军事才能,曾经有一次他甚至从崩溃中挽救了整个的军队。罗马军队始终无法取胜,小西庇阿于是返回了罗马,临行前士兵们纷纷祷告,希望小西庇阿能够回来担任他们的指挥官。第二年,即公元前148年,新上任的执政官皮索甚至比他的前任运气还差。士兵们开始不满,罗马元老院以及民众本来以为这场战争会很容易,现在都失望了,愤怒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小西庇阿。他先是成为了市政官的人选,接着于公元前147年成为执政官,虽然他那时只有37岁,根本还没有到这一职务所要求的法定年龄。
      小西庇阿是马其顿征服者保卢斯的儿子,他被过继给非洲征服者、大西庇阿的儿子P.西庇阿,因此也称小西庇阿为“非洲的小征服者”,以便与他的养祖父区分开来。有时也在他的名字前加上表示他出生的家族。我们前面也提到过他与历史学家波利比奥斯的亲密友情。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即使是军情紧急,他也不忘时时通过与波利比奥斯的交流来增加自己的希腊文学和哲学的知识。不过小西庇阿也没有忽略本国的文学。据说他与剧作家泰伦提乌斯的关系也很密切,甚至还曾帮助泰伦提乌斯修改他的剧本。他还与莱利乌斯志趣相投,他们的友谊被西塞罗写入他的《论友谊》中,一时成为佳话。
      小西庇阿于公元前147年回到非洲,他首先做的就是重整军纪。接着,他突袭并攻取了迦太基的郊区美加腊,还修建一座工事横贯迦太基港的入口,从而切断了城里的海上供应线。但迦太基人报家卫国的勇气和决心也可谓是空前绝后。小西庇阿忙着修建他的工事的同时,迦太基人则在内港组建了一支50艘战舰的舰队,还开凿了一条新的通向大海的水道。结果,当小西庇阿最终封锁了港口的入口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切却都是无用功,迦太基人已经从另一个出口出海去了。在经过了三天的苦战以后,小西庇阿最终摧毁了这支新组建的舰队。到了公元前146年,终于为总攻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工作。迦太基人拼死一战,每条街道、每座房屋都不放弃,毁灭和屠杀整整持续了六天。看到昔日壮丽的城市却落得这般结局,小西庇阿不禁潸然泪下。据说,他预见到罗马也会遭遇如此的灾难,他对着迦太基的大火吟诵了《伊里亚特》中的诗句,〝这一天必将到来——那时,神圣的伊利昂将被扫灭,连同普里阿摩斯和他的手握粗长的木杆枪矛的兵壮。〞(伊里亚特,第六卷)。
      小西庇阿与同年返回罗马,并且举行了盛大的凯旋仪式以庆祝这次的胜利。他因被收养而继承的〝非洲征服者〞的称号,也终因他此次的战功而名至实归了。
      迦太基的部分疆域被划给了尤蒂卡,其余的部分则归属新设立的非洲行省。迦太基城本身被夷为平地,试图重建城市的人将被诅咒。可是,仅仅24年之后,C.格拉古就试图在原址上建设一座叫做朱诺尼亚的新城,结果,据说地基上妖祟做乱,再加上格拉古随后去世,使得这一计划不得不终止。后来恺撒重启了这一计划,并且由奥古斯都付诸实施,这一在距离旧址不远处建立的新城成为了非洲的首都,并且是古代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五世纪时被汪达尔人的首领盖萨里克占领,后来又为贝利撒留夺回。最终这一城市于公元647年被阿拉伯人占领并摧毁。现在这个地方已经被遗弃,只留下了少数的残垣断壁。
迦太基城
A. 内港;B. 外港;C. 出海口;D. 小西庇阿筑的防波堤;E. 迦太基人开掘的新的出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