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史 > 康奈之战中的木路罗
2017-11-24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亚得里亚海涨潮时,那些在海洋深处住得有点憋闷的鱼虾,趁着潮水,争先恐后地游到海滩上游玩来了。海滩上有丰富的食物,还有柔软暖和的沙窝,鱼虾饱餐之后,便躲进了沙窝里,它们快乐极了。岂知好景不长;海洋公公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唿啦一下退潮了,鱼虾被弄了个措手不及。机灵的,顺着潮水磕磕绊绊回到海里,反应迟缓的,就被抛在海滩上了。于是,退潮之后,住在海边的居民,纷纷背着鱼篓,到海滩去捡那些倒霉的鱼虾。古罗马的康奈城就座落在亚得里亚海滨,城里的穷苦居民,许多是靠捡鱼虾维持生计的。
迦太基人
      可是,自从公元前216 年非洲的迦太基军队,从西班牙出发,越过阿尔卑斯山攻入意大利.占领了康奈城后,城里的穷苦人再也不敢去海滩捡鱼摸虾了。他们惧怕迦太基军的巡逻队,巡逻队队长是一个名叫努米的独眼巨人,他身高两米,满脸长着黑毛,两颗黄牙暴出嘴外,样子十分可伯。此人性情凶残,见到罗马人出现在海滩就杀,在他刀下已死了二十八人了。这天清晨,有个大腹便便的孕妇,在礁石的掩护下捡了满满一篓鱼虾,满以为躲过了努米,谁知:就在离开海滩的时候,被巡逻队逮住了。努米不问清红皂白,不但杀了孕妇,还用剑剖开孕妇腹部,将肚里的胎儿戳在剑上。那胎儿像青娃一样抽搐着。有个叫木路罗的士兵看不下去了,说:“努米,你太残忍了,快将胎儿放下安葬吧!”努米把独眼一瞪说:“20 年前,罗马人打到我们迦太基,我的母亲也是这样被戳死的,这叫以牙还牙!”木路罗叹了口气说:“可胎儿还没出世,他是无辜的,我们远离本土作战,这样滥杀无辜,势必会激起全体罗马人的仇恨,这对我们是极不利的。我们要打击的是罗马贵簇,而不是罗马穷苦人哪!”
      努米鼻腔里轻蔑地哼了一声,不理睬木赂罗。他把剑一甩,那胎儿被抛向空中。这时,恰好从海面刮来一股猛烈的东风,将胎儿吹得像风筝似的时升时降,过了好久才重重摔在地上。
      努米跑过去,用剑拨拨血肉模糊的胎儿,自言自语地说:“听说胎儿挺滋补的,干脆烤了,咱尝尝新鲜。”
      他转身命令木路罗:“喂,你愣着干什么,快,去那座小山弄点柴草烤胎儿吃!”
      木路罗把脖子一扭:“我不去。”
      努米对木路罗当胸一拳:“你这小子同情罗马人,莫非想当叛徒么!”
      木路罗被打得踉跄后退,差点跌倒,他有点火了:“努米,你不是人,是野兽?”
      “好哇,你违抗命令不算,还敢污辱我。我,杀了你!”
      努米嗷嗷叫着,举剑劈过去。木路罗急忙挥剑抵挡。开始,木路罗以为努米是说气话,摆摆巡逻队长的威风而已,所以,他只招架不还击。后来,他发现努米真的要置他于死地,剑剑逼他喉咙,那独眼红得滴血,杀气腾腾。
      木路罗这才意识到,努米把他的好心当作驴肝肺,将他视为敌人了,努米进入意大利后,烧杀抢劫,无恶不作,早已丧失人性,他果真成了野兽。这样的人多一个,迦太基在战斗中的胜利就少一分。干脆,他不仁我也无义,将他杀了算了,木路罗这样想。可努米身躯高大,木路罗矮他一大截,拼体力是拼不过他的,只能智取。木路罗卖个破绽,转身就走,努米以为木路罗胆怯了,紧追不放。木路罗弯腰抓起一把沙子往努米独眼撒去,努米独眼瞬间什么也看不见了。木路罗腾空跃起,将剑插进努米的喉咙。
      木路罗杀死努米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迦太基远征军统帅汉尼拔耳里。汉尼拔十分震惊,派卫兵将木路罗押送到指挥部审问。
      汉尼拔的指挥部不在康奈城里。他已得到情报,罗马执政官瓦罗,率八万步兵和六千骑兵,正向康奈进发,一场恶战迫在眉睫,他将指挥部设在城外一个山冈上。山冈上长满了树,绿荫蔽日。汉尼扳乘坐在一头战象上。这战象背上驮着一个方形木轿。轿的四周是镶有黄金和珍珠的栏墙。汉尼拔端坐在轿里的豹皮褥子上,左右站着两个持剑的卫士。一个非常漂亮的侍女,半跪着,蘸了草叶上的露水,给汉尼拨洗眼睛。几个月前,迦太基军穿越意大利披斯托里和佛罗伦萨之间茫茫数百里的沼泽地,出其不意地在特拉西美湖设下埋伏,消灭罗马四个军团 三万余人。汉尼拔在过沼泽时,被沼气熏得害了眼病,几乎失明,他常常让侍女洗眼睛。
      “报告统帅,木路罗押到!”卫兵仰脸禀报。
      汉尼拨低头看去,见一个年轻士兵垂头站着。他看不清士兵的脸,只见那一头卷曲的密密匝匝紧贴在脑颅上的黑发。他断定这是迦太基本土人,而不是进入意大利后收容的努米底亚人和高卢人。如果高卢人和努米底亚人杀死努米,汉尼拔是不肯轻饶的。而迦太基人,同族之间火拼,他要追查个究竟了。
      “你,为什么要杀努米?”汉尼拔问。
      “是努米先要杀我,我被迫还手,才误杀他的。”木路罗辩解说。
      “努米为何要杀你?”
      “努米滥杀无辜。赶海捡鱼虾的,都是穷苦人,他见人就杀。今天,他杀了一个孕妇,还剖腹取出胎儿要烤了吃。这些罗马穷苦人在我们进攻康奈时,主动打开城门,他们并不反对我们,怎能乱杀他们呢。如果像努米这样滥杀下去,那么,所有的罗马人都要与我们为敌,我们终究会失败的!”木路罗从容不迫地说,他豁出去了,把心里话全说了出来。如果因此而杀他,他死而无怨,因为,迦太基军迟早会全部葬身意大利的,他不过是先走一步而已。如果,汉尼拨认为他言之有理,赦免他,他就永远效忠统帅,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汉尼拔默默无语地倾听着,他仔细端详着木路罗,黑卷发、直鼻梁、阔嘴巴,英气逼人。特别是那双灰眼睛,闪着真诚和聪颖的神采,他喜欢上这个小伙子了。“木路罗,你讲得对。努米死了就算了,我赦免你无罪。不过,我弄不懂,努米身躯高大,一顿能吃掉整头烤羊,力大无比,你怎么杀死他的呢?”
      “努米凭的是力气,我凭的是智慧。”
      “好,打仗,光凭力气不能取胜,得斗智慧斗心机哇。看不出,你是位将才哩!”汉尼拔高兴极了,说:“木路罗,瓦罗的罗马大军,明天就要到了,前几个月,我们在特拉西美湖大获全胜,瓦罗是来复仇的。瓦罗这人很狡猾,他的军队又比我们人数多,该跟他斗皆方能取肚,你说说看,咱们用什么办法才能打败他?”
      木路罗说:“这几天,我见统帅乘战象在亚得里亚海岸察看地形,想来早有良策,小人怎敢饶舌!”
      结果尼拔不高兴了:“刚才你讲得挺好,现在怎么扭扭捏捏起来?男子汉,有话就说!”
      木路罗眼睛一亮,他佩服统帅虚怀若谷,肯倾听士兵的意见,就说:“刚才,努米将胎儿甩向空中,海上刮来一股风,将胎儿吹跑了。我发现这里中午时分,常刮这种东风。所以,我们布阵时,应占领高地,背向亚得里亚海,迫使敌人面向海面。这样,我们顺风顺势,敌人逆风逆势,我们就有了主动权。”
      “对哇,风雨雷电,有时会胜过千军万马呢,关键在于利用它们。你的办法好!左右,赐木路罗一罐好洒!”汉尼拔从战象上下来,笑睐睐地走向本路罗。其实,汉尼拨9 岁开始,就跟随父亲在部队打仗,多年的军营生活, 使他具有丰富的军事知识,他才能出众,富有韬略。他早就注意到这里中午刮东风的天气了,而且也定下了借风布阵的方略。他所以不露声色,一是鼓励木路罗倾吐智慧,二是他在下一步的谋略中还得利用这个智勇双全的年轻人。
      木路罗馋酒,举起酒罐,咕咚咕咚把一罐葡萄酒喝干了。他抹抹嘴唇,满足地笑了。
      汉尼拔又问,“除了借风布阵,还有什么办法呢?打胜仗,得多用几个计策才行呀!”
      木路罗狡黠地一笑,“统帅,你是在考我吧?让我想想吧。”木路罗跑下山冈,眺望亚得里亚海周围的地形地貌,略一沉思,又跑回山冈指挥部,说:“统帅,我有办法了!”
      汉尼拔摆摆手:“你先别说,我也想出了个办法。这样吧,你说给格妮听,我也说给格妮听,看看是不是不谋而合!”
      格妮是汉尼拨的贴身侍女,长得貌若天仙,深得汉尼拔的宠 爱。木路罗走近她耳边说出自己的计谋时,闻到了她嫩白的脖颈里散发出的幽香,他几乎要陶醉了。说完计谋,他眼角瞟着格妮那小巧玲戏的鼻子和那猩红的小嘴,磨磨蹭蹭地舍不得离开。
      格妮听完两人的话,发出银铃似笑声,说:“你们果真讲得一模一样!”
      他们的计谋是:战斗开始后,派一支精兵以诈降的方式,潜到罗马军队的后方,当东风刮起时,趁乱砍杀敌人,在敌人后方捣乱,使敌人首尾不能相顾,一败涂地。
      “木路罗,这任务就交 给你了,我封你为百夫长,挑选500 精兵,去诈降。”汉尼拔下达了命令。
      木路罗接受命令,想了想,说:“统帅,罗马人生性多疑,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想问你借一个人!”
      “什么人?”
      “格妮!”
      汉尼拔心里一颤,下意识地望了格妮一眼。格妮是他从迦太基带来的侍女,美丽温 柔,善解人意,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他一刻也离不开她。他后悔刚才让木路罗贴近格妮说话。军营生活枯燥,像木路罗这样精力旺盛的年轻人,见了美女 咋会不动心呢。木路罗果然聪明,知道此时此刻,他就是要天上的星星,统帅也会设法上天去摘下来给他的。汉尼拔心里叹了口气,大敌当前,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贻误了军机,就遂了木路罗的心愿吧。
      木路罗见汉尼拔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感动得泪花闪闪,发誓说:“统帅,我一定拼死保护格妮,战斗结束后,我一定让格妮活着回到您的身边。
      木路罗回到军营,挑断500 名精兵壮士,发给他们两样武器,一把长槍,一把短剑。短剑藏在靴子里。他让格妮将长头发绾个结,塞进头盔里,穿上胄甲,打扮成士兵模样。又杀了几头牛,让壮士们饱吃一顿,每人还装上一大块熟牛肉当干粮。
      第二天清晨,瓦罗率罗马军队到达康奈城外。他见汉尼拨在海边高地摆开了阵势,不由得佩服汉尼拨抢先一步占领了有利地形。不过,他又想,我人多势众,汉尼拨背对大海,失去了退路,正好把他们赶到海里淹死。他根本不知道这里中午会刮强烈东风的气候特点。
      上午9 时,当军号吹响时,双方步兵发出一阵阵呐喊,弓箭手、投石手和投射手相互投射,石块、利箭、投槍,嗖嗖如骤雨飞蝗。投射完毕,罗马步兵以密集的方阵冲击敌人的中心部位,在强大的压力冲击下,迦太基步兵避开敌人锋芒向后退却,双方开展了白刃战。
       木路罗见行动的时机到了,他举剑砍去了自己的两只耳朵,刹那间,耳根鲜血淋漓。格妮见状大吃一惊,问:“木路罗,你疯啦,你这是为什么?”
      木路罗脸色冷如铁,没答理格妮,大声说:“兄弟们,统帅把战斗胜利的希望寄托在我们500 人身上,开始行动吧,注意,胆要大。心要细,一切听我指挥。”
      500 壮士一声呐喊,冲出迦太基的阵线,有几个迦太基士兵不知好歹, 要去阻拦,被砍翻在地。这是汉尼拔事先安排好的。500 人以杂乱的队形, 佯装向罗马军队后方逃跑,一边跑一边扔下手中的长槍,嘴里喊着:“我们投降,我们投降!”罗马士兵见迦太基人是来投降的,也就闪开一条路,让他们往后方跑。
      500 壮士到了罗马军的后方,在一片树林里,被一名罗马百夫长指挥的士兵团 团 围住。百夫长问:“喂,谁是领头的?”木路罗站出来,说我是领头的。罗马百夫长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往前一拽,冷笑一声:“迦太基人,你们这套把戏瞒不了我,你们是受汉尼拔指挥,是来诈降的!”
      木路罗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长官,你别冤枉我们。汉尼拔是我的仇人,你瞧,我的耳朵就是他割掉的。我恨他的残暴,就带兄弟们投奔你们来了。”
       “耳朵,耳朵算什么!说不定,你这是演苦肉计呢!”罗马百夫长脸色阴沉沉的,“他怎么不砍你的胳膊呢?”
      木路罗知道遇到一个狡猾的对手了。他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稍有不慎露出破绽来。但事情到了这节骨眼上,也没回旋余地了,他把心一横,说:“长官,为了表明心迹,我现在愿意砍下胳膊!”
     “好,好!”罗马百夫长阴笑起来,提着剑在木路罗胳膊上比比划划,“嗯,我来帮你砍,你看砍哪一段好呢?”木路罗脸不变色心不跳,说:“砍哪一段都行,只要长官喜欢!”
      罗马百夫长仰脸狂笑起来,说:“你是条汉子,留下胳膊帮我们杀汉尼拔吧!你砍你手下士兵的胳膊吧!”他两眼饿狼似地往赤手空拳的迦太基士兵群中觅寻着,大步上前抓出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士兵,对木路罗说:“砍他的!”
      木路罗倒吸一口冷气,他怎么忍心砍自己兄弟的胳膊呢,就说:“长官,还是砍我的吧!”
      “少罗嗦,砍!”罗马百夫长把剑递给木路罗。
      木路罗试试剑,脸上佯装镇定,心里却似开沸了的锅。这狠毒的罗马百夫长是在试探他,如果不砍,就会露马脚。可砍吧,这士兵年纪轻轻的就成了残废,而且,万一他熬不住疼痛招出实情,那就更糟了,汉尼拨统帅精心部置的战局,就会功亏一篑,木路罗从眼梢里发现那罗马百夫长正屏声息气地盯着他,哦,关键时刻不能犹豫,得狠下心砍,万一事情败露,先杀那罗马狗东西,再拼个鱼死网破。就在他举剑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别砍我弟弟,砍我吧!”一个迦太基士兵轻盈地站出来护住那娃娃脸。
      这人是格妮。
      罗马百夫长一愣,这士兵怎么嗓门细如女人,仔细一看。细细眉毛,白白皮肤,跟晒得黛黑的士兵不一样。他顿时来了兴趣:“喂,你是男是女?”
      木路罗见格妮自己暴露了自己,心里暗暗高兴。他向汉尼拨借用格妮,就是准备在关键时刻利用她的美色来迷惑罗马人。格妮聪明伶利,果然挺身而出。木路罗对罗马百夫长说:“她叫格妮,是汉尼拨最喜爱的侍女,她也痛恨汉尼拨霸占了她青春年华,随我一起来投降的。格妮,你恢复女儿妆吧!”
      格妮脱下头盔,将缩在头顶的头发解开,一篷金色瀑布倾泻而下,将她嫩白的脸衬托得娇媚无比。罗马百夫长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格妮,喉结贪婪地蠕动着,恨不得一口将她吞进肚里。他走过去捏住格妮的腮帮,婬笑着说:“姑娘,你果真是汉尼拔的侍女?”
      “是的。”
      “好,你一定知道汉尼拔的许多军事秘密。走,到那边帐篷里跟我谈谈!”
      罗马百夫长回头对木路罗说:“放心,我会好好接待她的,让她吃烤肉喝牛奶。你们在这里休息,过一会我发给你们武器,一起去打汉尼拔。”
      木路罗知道到帐篷里意味着什么。他不敢再看格妮一眼,他心里有愧。
      唯一令他安心的是罗马百夫长终于相信他们是来投降的了。
汉尼拔
      罗马百夫长走后,木路罗拿出身上携带的烤牛肉分给罗马士兵享用,很快和他们打得火热起来。他一边和他们谈笑,一边注意着天气,不一会儿天上涌起了灰色的云团 ,亚得里亚海海面,白色的海鸥尖叫着,东风马上就要来了。他多希望东风提前刮来,好立即去解救正在受罗马百夫长蹂躏 的格妮哟。
      哗啦啦,不远的几棵小树传来风信,紧接着,一股黑色的旋风,从东方席卷而来。阵地上响起了惊天动地的象皮鼓声,汉尼拔指挥全军反扑。迦太基人背着凤,向敌人猛冲,罗马人面对着风,被风沙尘土述住了眼,看不清敌人,阵脚大乱。
      “兄弟们,行动吧,杀吧!”木路罗从靴子里拔出短剑,插进旁边一个罗马士兵的喉咙。500 壮士都从靴子里拔出短剑刺杀罗马人。那罗马百夫长发觉外面动静不对,忙从帐篷里跑出来,他来不及穿胄甲,赤着两条长毛光腿,抓起一根长槍来刺木路罗,木路罗机灵地闪开了,长枪深深地扎进泥里。
      木路罗飞起一脚踢倒罗马百夫长,将短剑扎进他胸腔。罗马士兵见木路罗勇猛异常,纷纷后退。木路罗冲进帐篷,见格妮被蹂躏得奄奄一息了,他抱起格妮说:“格妮,你要坚强,活下去。你在帐篷里不要动,战斗结束后,我再来找你。噢,万一我回不来,请把我几句心里话捎给汉尼拔统帅。”他附在格妮耳边说了几句话,跑出帐篷,与500壮士一起,似猛虎下山,左冲右突,把罗马军队的阵势冲得稀里哗啦,罗马军队被前后夹攻,一下子垮掉了。
      罗马人气得七窍生烟,罗马长官瓦罗让左右搬来大弓,要亲手射杀木路罗。瓦罗连发十余箭都没有射中木路罗。他就命一百名士兵集中目标射杀木路罗。木路罗和罗马士兵交 织在一起打斗,许多罗马士兵中箭倒地,被自己人射杀了。木路罗身中几十箭仆倒在地。这时,汉尼拔指挥步、骑兵包围过来,瓦罗见势不妙,带领七十余名贴身骑兵,杀开血路落荒而逃,罗马军几乎全军覆没。五万四千名将士遗尸疆场,一万八千名官兵当了俘虏。而汉尼拔只伤亡六千人。
      黄昏,汉尼拨打着火把,寻找到木路罗的尸体,木路罗满身是箭,犹如刺猬。汉尼拔命人拔箭,格妮尖声叫着:“别拔,别弄痛了他!”汉尼拨说:“那就让他带着英勇的标志安息吧!”在埋葬木路罗时,格妮传达了木路罗让她捎给汉尼拨的话:“我们虽然几次大败罗马人,但我们远离本土,兵员粮食不足,我们终究是无法消灭罗马人的。我们为什么要和罗马人这样相互攻杀呢,汉尼拔统帅,我们还是乘打胜仗之机,班师回国吧!”
      汉尼拔听着,两眼滚出了热泪。他自言自语地说:“木路罗,你还年轻,你还不懂战争哟,离弦的箭,怎么能回头呢。这就是我们当兵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