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工业革命 > 西班牙内战期间左翼为何内斗不断?
2019-04-03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20世纪上半叶,先后爆发了人类历史上极为惨烈的两次世界大战,其中尤其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世界带来的震撼尤为激烈。西班牙内战就是爆发在二战前夕的一次欧洲具备冲突,因为苏联和德意两国分别支持交战的两派,故而又被一些人称为是二战的预演。
      当时的西班牙在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大萧条的背景下,社会矛盾重重,政府改革又遭遇失败,最终引发左右两翼份子的尖锐对立,并最终由右翼军人率先发起叛乱而引发内战。内战爆发后世界各地左翼青年纷纷涌入西班牙参战,第三国际也在苏联的倡议下积极加入左翼一方作战。然而占据法理正当性和获得了众多外援的共和国政府却最终垮台,败给了以弗朗哥为核心的右翼军人之手,此事常常让人不解。为何具备革命热情且政权在握的左翼阵线会失败呢?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需要厘清以下几点。
 

右翼叛变军人是有组织、有预谋同时起事的

 
      当右翼军人叛变共和国政府时,他们已经进行了极其周密的战前准备,并且通过广播暗号在西班牙全国掀起同步叛乱的。也就是说在右翼眼中,他们本身就是准备来一次全国范围内的武装政变,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并非所有的地区都被叛军成功得手。
      在一些地方,抵御并击退叛军的并非弗朗哥等人早前料想的共和国政府力量,而是许多底层工人政党和工会力量。左翼政党的基层组织将底层工人武装起来,虽然武器装备远不如叛军精良,但高昂的士气和狂热的信仰促使他们奋勇搏杀,在击退叛军的攻势后镇守住了许多地方。
 

内战初起,共和国政府就已名存实亡

 
      当时的西班牙共和国政府虽然是被民主选举而出的左翼人民政权,但却也是经过了一系列政治妥协的结果。这就导致政府未能完全站在工人的一方,成为左右两翼都不愿服从的对象。右翼叛军的政变促使官方直接丧失了对地方的控制,这些地区有的已经被右翼军人掌握,而有的则是被工人占领。已经占领部分地区的工人们显然并不会再被共和国政府所领导。
      共和国政府的这种妥协产物,在和平时期能够起到某种中介性质的作用,但在战争时期却被双方排斥。不过当右翼军人率先发难,讨伐政府之后,左翼政党迅速转向,开始支持共和国政府。左翼工人力量利用对合法政府的支持,继承共和国祚,抢占道德制高点。
 

左翼力量内部斗争不断,你死我活

 
      左翼工人势力在官方基层行政组织失灵之后,迅速组建民兵组织占领各处。然而这些民兵组织善于保境安民,不擅长远离家乡去攻城略地。往往具备一腔热血,却无丰富完备的武装斗争经验。更为要命的是左翼内部并不团结统一,西班牙同右翼斗争的左翼分为三大派系,而这三大派系之间存在主义之争、主导权之争和无产阶级法统之争。
      以社工当为核心的,被斯大林诬蔑的托派马克思主义政党在早期组织民兵武装时占据极大的话语权;诸多无政府主义党派虽然力量薄弱,却也对左翼阵线做出过重要贡献了;而由斯大林领导的第三国际和其代理人西共,在内战前夕相对弱小,却是最具备强大外援的政治力量。三股力量围绕政权建设、推崇主义等层面,在意识形态上发生分裂,进而为了壮大自身甚至采用同资产阶级合作的方式排除左翼内部的反对者。这种你死我活的态势对左翼势力造成了极大的削弱。
 

苏联用心不良,损人不利己


      当左翼继承共和国政府国祚之后,全世界各国官方之中明确支持的只有墨西哥和苏联,因此苏联的态度尤其重要。然而斯大林对左翼的支持态度是一味的打压排斥其他左翼政党,大力扶持西共势力。西共实力的增加改变了西班牙左翼力量结构。手握人民军的西共随后要求民兵组织解散,并采用了类似苏联肃反运动的做法,也对无政府主义和托派主义者进行清洗。
      第三国际沦落为斯大林个人的政治工具,由它主导的对西班牙左翼的扶持行动同样引发西班牙左翼运动的变质。因此西班牙左翼反法西斯联合阵线随即瓦解,最终被右翼各个击破。
 

右翼内部个人争权并未影响阵营基本盘

 
      弗朗哥虽然手握重兵,并且得到了右翼士兵和教会的支持。但同样享有此殊荣的并不止其一人。策划一场覆盖全国的军事行动,战前的筹谋也绝非一股力量便能成事。当内战爆发初期,叛军面临的是一群刚刚组织起来,作战经验几乎为零的工人武装。但由于右翼内部的掣肘,战局的进展并不顺利。然而这样的情形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多人作战显然不如统一协调更加便捷。经过了一系列个人权力的斗争,弗朗哥的对手们因为各种意外和非意外原因先后死亡。由于右翼军权争夺本身属于个人争斗,在同一个意识形态和军队建制的维持下,弗朗哥继承了对手的力量并加以整合。右翼叛军在短期的动荡后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看不清真正的敌人,看不见真正的盟友

 
      西班牙内战发展到中后期,极左派甚至将无政府主义者驱逐出左翼阵营,当作右翼一块进行批判。西共和社工党的合作亦引发社工党内部斗争不断,各方围绕谁才是真正的敌人而陷入纠结。
      在第三国际的眼中,托派和无政府主义者这些左翼力量不是盟友而是敌人。然而当时的共和国政府内部却存在真正的敌人,但却未被发觉。那便是被弗朗哥成为第五纵队,因早前政治妥协而加入共和国政府内部的右翼政客。这些人在内战接近完结时化身投降派并发动政变,同抵抗派进行了最后一次共和国政府内斗。
 
      西班牙内战极大的损耗了该国国力和军事实力,虽然有德意两国出兵支援弗朗哥的因素,但左翼失败的主因还是其内部政策的不合理。当弗朗哥上台之后,实力耗损严重的西班牙并未参加紧随其后的二战,亦未回报支持自己的德意两国。
      数年之后,当二战的火焰肆掠欧洲之时,左翼力量再度以游击队的形式出现在西班牙的国土之上,弗朗哥政权并不敢贸然对外用兵,在盟军、苏军和德意法西斯之间保持中立。中立政策的执行不仅导致美英等盟国在战后没有对弗朗哥进行清算,同样避免了西班牙陷入另一场更为惨烈的大战之中,可谓福祸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