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工业革命 > 普法战争两国鏖战时的其余欧洲列强在做什么?
2019-03-27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公元1870至1871年,普鲁士王国同法兰西第二帝国之间围绕欧陆霸权和德意志统一等问题爆发战争,史称普法战争。此战以装备精良、战备动员充足、准备充分的普鲁士战胜了到处煽风点火的拿破仑三世而宣告终结。此战之后,德意志邦国逐步统一,并开始代替法国成为欧陆唯一匹敌沙俄的国家,并对英国构成严峻挑战。那么奉行大陆均势政策的英国为何没干预普法战争,扶持势力稍弱的法国呢?
      其实,英国虽然奉行大陆均势政策,但却绝非简单的扶弱压强那么表面化。英国在进行自己政策时,首先要看的是何种外交方针才能将本国利益最大化。普法战争之前,英法两国是实质上的盟友关系,并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克里米亚战争时对满清和沙俄联手发动袭击。然而这并不代表英国多么喜爱法国,只是当时的战略格局使然。
      拿破仑帝国覆灭后,在维也纳体系建立后的欧洲,俄国成为英国的主要对手。但在克里米亚战争后,拿破仑三世的法国却成为在欧洲到处煽风点火之人。而普法战争本身亦是由法国主动挑起,出师无名。
普法战争
      原来1868年,西班牙女王伊莎贝拉二世因淫乱不堪,导致政局混乱而被推翻,西班牙王位因此空缺。当时的西班牙内阁会议认为可让利奥波德亲王继承王位,然而这位利奥波德亲王却同时是普鲁士国王的远亲。这就意味着,法国东边正在崛起的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成为法国西南边的西班牙王位潜在竞争者。因为罗马帝国崩溃后的欧洲,秉承着日耳曼蛮族的传统,只要有和上任国王有亲缘关系便有继承权。威廉一世如若借助普鲁士的势力完成对西班牙王位的攫取,则法国将处于两国的夹击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西班牙国内似乎也有不愿意利奥波德亲王或威廉一世成为国王的势力,于是这封绝密消息从西班牙议会走漏风声,并传入法国人的耳中。法兰西外长极度愤恨,威胁西班牙并警告威廉一世,要求他承诺永远不染指西班牙国王宝座。法兰西的傲慢被欧洲诸国看在眼里,在英国人的评估中,法国的行为极其无理,但却有雄厚的实力作为保障。
老毛奇
      普鲁士当然拒绝了法国外长格拉蒙公爵粗暴的要求,但威廉一世的回电却相当委婉。不过这封回电被铁血首相俾斯麦做了手脚。一封和法国人同样傲慢的普鲁士电报呈现在了拿破仑三世的面前,正愁没借口出兵干涉德意志的拿破仑三世随即向普鲁士宣战,意图遏制普鲁士的崛起和德意志统一的趋势。如此,战前在英国看来普法两国是一场很可能两败俱伤的欧陆内斗,自然不必进行干预,反而乐见其成。
      普鲁士在战前已经先后打赢了普丹战争、普奥战争,而法国同样联合英国击败欧陆霸主沙俄、协助意大利打败奥地利帝国。法军在战备水平上和英军保持在一样的高度,远超沙俄和奥地利。可战事一起,法军惨败,最终投降并割地赔款,确实也让英国大跌眼镜。
      法国的强势傲慢的表现让英国做出错误的判断,认定法兰西一旦迫使俾斯麦接受法国对莱茵河左岸和比利时的扩张,则对英国利益构成严重损害。并且法国发动战争本就师出无名,如若不是沙俄势力依旧是英国主要针对重点,英国需要联合法国共抗俄国的话,或许英军打压的对象不是看起来弱势的普鲁士,而是法兰西了。
      不过就算英国想要干涉,在当时却还是力有不逮之处。英国国内在经历了前几十年的美加战争、拿破仑战争、两次鸦片战争、克里米亚战争和印度民族大起义等数次鏖战和远征后,国内厌战情绪弥漫,擅自插足并不涉及英国根本利益的普法战争,并不会被宪政高度成熟的英国议会所通过。
      当然,普鲁士和法国在外交上长袖善舞的能力亦是影响外部环境的重要因素。当时的法国政客们认为普法战争是再度成为欧陆霸主的法国教训新兴小国的一次家长式战争,而作为欧洲其他成员,必定会迫于法国的淫威而支持自己,而英国和南德意志邦国更会为盟友摇旗呐喊。然而当时的普鲁士早已疏通了法国的盟友,不仅暗中拉拢和许利给南德意志邦国,还通过俾斯麦的连横外交联络英国临时反水。至于奥地利和沙俄,一个在普奥战争后被普鲁士迅速拉拢,另一个则对法国克里米亚之仇耿耿于怀。最为诧异的当属意大利了,这个在意大利战争中因法国打败奥地利而实现统一的国家,再无曾经罗马帝国时代的风骨,没了利爪的獒犬形似宠物一般,竟然是一个墙头草的货色。于是一场由普鲁士牵头、除奥地利外的所有德意志邦国参战,其余欧洲列强摇旗呐喊的对法自卫反击战打响了。
      不过普法战争虽以普鲁士战胜且成功统一德意志而告终,却也因此与法国结下血仇,战后割地中的阿尔萨斯和洛林虽属德意志故地,但各地如割肉之痛深入法兰西民族主义者的骨髓。五十亿法郎的赔款更让法国人们倍感耻辱,德法两国因此结仇,使得德国从统一的起点开始就面俄法英三国的战略压力。此后的英国面对德意志的崛起,拉拢法俄共抗德国,继续奉献大陆均势政策以图渔利。
      不过当两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北美野牛和西伯利亚巨熊的出现,最终促使德法和解,而英国亦在大西洋两岸来回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