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战国时期 > 赵国北伐匈奴时为何得到敌国秦国的出兵相助?
2019-04-22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战国时期,诸侯争霸,征战不休。商鞅变法之后,秦国逐渐成为强国,独霸西垂并伺机东出,山东六国为此不得合纵伐秦。然而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改革之后,赵国军事实力强大起来,逐渐成为秦国的重要对手。战国进入了秦、楚、齐、赵等边缘国家各自称霸一方的局面。
      为了开疆拓土,赵国首先将国中之国的中山国灭掉,让赵国领土从此连成一片。随后赵武灵王又先后击败东胡并威慑北方的燕国不敢妄动。最终赵国将目光对准了西北边疆的匈奴,开启了北伐匈奴的战争。此时的匈奴内部山头林立,并没有后来那般强大,但在蛮夷之中依旧不容小觑。然而赵国北伐最为担心的还是国力强盛的秦国会从后方趁火打劫,与匈奴夹击赵军。然而秦国的举措让赵国心安不已,秦军在赵国和匈奴交战之时,派遣十万骑兵列阵秦与匈奴边境,给予匈奴极大的战略压力。那么作为争霸重要对手的秦国,为何会在此时派兵相助呢?

秦赵同源,诸夏一体

      秦赵两国王族,均为商末大将飞廉的后裔。西周时,飞廉的子孙造父因善于制造马车,因此获得周缪王的封赏,成为赵城的封臣。从此造父的子孙就以赵为氏,并逐步成为晋国重要的卿族之一,参与了三家分晋的行动,建立了赵国。至于秦国的先祖,虽然同为飞廉后裔,但并非造父这一支。不过造父发家之后,一直庇护着整个家族,自然也包括了秦人的先祖。此后一个叫做非子的族人跑到犬丘一带养马,并逐步发展处一套成熟的驯养技术,名声很快传播到周孝王那里,最终在西垂之地站稳脚跟。犬戎入侵镐京后,秦人护驾平王东迁有功,正式进入诸侯序列。
      春秋时期,诸侯争霸往往会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以此表现出诸夏一体,一致对外的态势,宣示自身称霸的正当性。进入战国时期后,周室继续衰微,但最后一位名义上的周天子,周赧王尚在世间。诸夏一体依旧是中原列国中的主流思想。正因为如此,当赵武灵王亲赴秦国与秦昭襄王和主政的宣太后商议时,秦王明确表示秦赵同源,绝不让犬戎入镐京之事重演,而宣太后更明确表态不与外族匈奴同谋华夏。

戎狄是诸夏共同的敌人

      常言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但是对于秦国来看,赵国是政治军事层面的敌人,匈奴却是全方位的死敌。秦人在西戎边陲之地崛起,常年与草原部族搏杀交往,非常清楚草原部落的习性。所以中原列国在秦国看来更多属于内部纷争,而草原势力却始终对秦国构成直接威胁。
      当时的赵国燕国面临东胡的威胁,匈奴是秦赵两国的边患,而秦国西边还需要独自抗衡羌人诸部和月氏的威胁。当时的月氏实力还在匈奴之上,因此秦国在处理这些边患时,同样需要得到赵国政治上的保证。在面对戎狄叩边时,秦赵相互依靠显然对双方都更加有利。

秦昭襄王初期的秦国国策

      秦昭襄王时期,赵国已经崛起,而传统大国魏国和楚国早在其父王秦惠王时期就已经走向了下坡路。然而楚国疆域辽阔,依旧雄踞南方,所以按照秦昭襄王的意图,是想联手遥远的东方大国齐国,共同应对硕大的楚国和新兴的赵国。然而在五国灭齐事件尚未发生之时,齐国有着自己的打算。齐国一方面撺掇山东各国合纵伐秦,一方面窥视富庶的宋国。这就导致赵国并不能成为秦国的主要针对目标。
      另外,秦昭襄王上台,本身就与赵武灵王密不可分。秦武王举鼎身亡之后,秦国围绕王位继承陷入内乱,赵武灵王力保嬴稷与芈八子回国上位。这才有了日后的秦昭襄王和宣太后。在秦昭襄王初期,赵武灵王依旧掌握赵国实权的情况下,秦赵关系并不像后来长平之战时那般恶劣。

驱虎吞狼,坐收渔利

      对于秦国来说,即便与赵国拥有诸多渊源,只要想要吞并六国,依旧需要将赵国放到敌对的位置上去。只是匈奴作为农耕文明的共同敌人,更加需要秦国慎重。因此当赵国主动进攻匈奴之时,秦国不仅不能破坏,反而应当大加鼓励,在二者相互攻伐之时,消耗双方的实力,并且也可以借机休养生息,缓解常年征战的国内疲乏。
      赵国和匈奴作战,不论结果如何,输的一方必然元气大伤,胜的一方同样会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不论结局如何,秦国均可坐收渔利,缓解匈奴和赵国两方面的压力。

秦国陈兵边境具有多种意图

      赵国率领十五万精锐兵力北击匈奴,当时北方草原被赵国击败或与匈奴有仇的娄烦、东胡等游牧部族纷纷派兵协助赵军攻打匈奴,秦国亦陈兵十万在匈奴边境。当时秦国筹备了多种预案,并不仅仅是为赵国摇旗呐喊那般简单。除了壮大赵国声势之外,秦国亦需要防范赵国战胜匈奴之后,携大胜之余威,带赵国精卒和草原附庸军自河套地区南下攻秦。毕竟赵国实力不容小觑,一旦解除草原威胁,是否还会维持同秦国之间的默契,难以琢磨。另一方面则是预防赵军战败,匈奴长驱直入华夏腹地。当时的秦军大将甚至传信给赵王,名言如若赵军不敌,则秦军可与赵联合进击匈奴。
      战争的结果一目了然,赵军一战而击溃匈奴主力,赵国顺势设立云中、九原两郡,拓土开边。此时的秦军在边境防备森严,赵军也并没有进击秦国辖下的九原郡,便回军返国了。而战败的匈奴眼见赵军的锋芒和秦军的虎视眈眈,甚至连聚兵再战的勇气都没有,就已经四散溃逃了。
      此事之后,赵国的实力进一步增强,并在楚国持续沉沦之后,与秦齐两国并列战国三大强国。然而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更多的是军事领域的改革,并未触碰经济层面和政治层面,到了晚年因其昏招连连,最终丧命于诸子内乱之中。而秦国利用此事,达到了与“尊王攘夷”相似的效果,让曾经鄙夷秦国的东方列国改变了看法,一定程度上承认了秦国正统诸侯国的身份。
      春秋战国期间的诸侯争霸,本质上是华夏集团内部的角力,纷争的各种势力放下成见共同御敌的例子还有很多。诸夏一体的价值观是当时中原秩序的核心,亦是列国争霸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