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战国时期 > 被兄弟带绿帽的周襄王
2017-09-05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周襄王派颓叔带着聘礼到狄国去为他迎娶狄主的女儿叔隗,等到叔隗来到洛邑之后,周襄王一见之下十分喜欢,原来这个叔隗不但五官标致、体态均匀,更透着一股在周族女子身上十分少见的野性之美。
        周襄王大为欣喜,果断下令将叔隗立为正室,又向狄国送去大量绢帛美玉作为奖励,自此以后,襄王便每日和叔隗在后宫之中饮酒取乐,歌舞升平,生活好不安逸。
        然而周襄王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安逸生活很快就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一场严重的刀兵冲突。
        事情还是得从叔隗说起,叔隗虽然姿色过人,让人一见就心生爱慕,但也有她的缺点,在德行方面显然是差了很多。
        由于叔隗从小过惯了狄国那无拘无束,放任自由的生活,没事还能和男子聚在一起舞枪弄棒,所以来到洛邑之后,面多王室的繁文缛节和周襄王的古板迂腐,叔隗觉得十分不痛快,为了追求生活上的刺激,叔隗很快便与另一人私通在了一起。
         这个人就是襄王的弟弟太叔带,当年周惠王在位时,太叔带很得惠王及惠后的宠爱,惠王也曾一度打算废掉周襄王,改立太叔带为太子,后来在齐桓公的干预下,太叔带没能得逞,可兄弟俩也因此产生了隔阂。
        等到周襄王上任后,太叔带表面恭顺,却背地里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夺取王位,而叔隗作为周襄王枕边之人,正好可以被他利用,又因为太叔带年轻俊朗,行事放荡不羁,符合叔隗的胃口,因此两人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为了能和叔隗见面,太叔带就经常找各种理由出入后宫,时间一长,就会引起别人的主意,周襄王对此当然也会有所察觉。
太叔带
        由于没有抓住二人通奸的确凿证据,周襄王一时并没有声张,而是在暗中秘密监视太叔带的一举一动。
        这一日,周襄王吃过早饭,告诉叔隗说近来宫中事务清闲,他准备到闱场去狩猎,并且可能会在那里住上几天,让叔隗自己在宫里好好照顾自己。
        叔隗对此自然是求之不得,于是他送走了周襄王之后,立刻派人去向太叔带送信,太叔带看完了信也是欣喜不已,当晚便来到了叔隗的房中。
        再说周襄王本就无心打猎,离开洛邑走不到三十里地就命令随行人员驻扎,到了晚上,襄王谎称自己身体不适,要早些休息,于是除了几个心腹之人留在他身边照顾之外,其余人等也都各自回营了。
        等到众人差不多都睡熟之后,襄王命人为他换上普通侍从的衣服,在几名侍卫的护送下悄悄回到了洛邑,然后利用出门时早已准备好的后宫牌印顺利来到隗氏房中。
        此时隗氏和太叔带正忙于鱼水之欢,周襄王突然冲了进来,二人猝不及防,他们的奸情被逮个正着,太叔带当场吓得面无血色,手忙脚乱的抱着自己的衣服奔出了后宫,周襄王也不追赶,只命手下将隗氏捆绑起来押入大牢,并要求在场的人严格保密。
        到了第二天,周襄王将富辰、原伯、周公忌父等人叫到身边,将昨夜发生之事悄悄告诉他们,并提出自己准备废掉隗氏王后的封号,将她送回狄国,罢免太叔带甘昭公的身份,贬为庶人,赶出洛邑城。众人认为隗氏和太叔带也是罪有应得,所以没有任何异议。
        而太叔带这时正在家里焦急的等候消息,他料定周襄王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一大早就派家人到宫里去打探消息。
        将近中午的时候,家人回来汇报说从宫内传出的消息,太叔带可能要被赶出洛邑,太叔带听完顿时四肢发软,心想自己从小在王宫长大,如果变成百姓,又要离开王室,日后肯定没办法生存。
          想来想去,太叔带决定孤注一掷,利用桃子与颓叔两人在洛邑的势力发动政变,或许还能搏得一线生机。
         之所以太叔带将目标锁定为桃子和颓叔,因为他知道这两人都是见利忘义之辈,太叔带首先来到颓叔家中,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他,颓叔经过一番斟酌对比,觉得这样干的风险太大,于是拒绝了太叔带的要求。
        想不到太叔带早有主意,他不紧不慢的对颓叔说:“大夫可别忘了,大王与隗夫人的婚事当初可是你从中牵线极力促成的,如今隗夫人蒙羞回国,你恐怕也难逃干系,我已经是个百姓,将来狄国若是兴师问罪,就只有拿你是问。”
        颓叔原本并没有想到这一层,经太叔带这么一说,不由得也惊出一身冷汗,太叔带抓住机会继续说:“大王昨日出城,将宫中的军队大部分带出城外,如今留下的算上贴身内卫也不过数百人,我们要是趁现在杀入后宫,还有获胜的希望,可你要是再犹豫错过时机,到时候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
        颓叔听完果然动摇,犹豫了许久之后才终于说到:“既然主公已经将事情都规划好,那臣当然也愿死心塌地的跟着您干。”
        王子带很是满意,接着他们又来到桃子家中,王子带开门见山,把事情向桃子说了一遍,然后将一把长刀和一块璧玉摆在桃子面前,让他自己选择。
        桃子见太叔带来者不善,知道自己如果不答应他肯定活不了,于是毫无犹豫的跪在太叔带面前向他拱手称臣。
        收服了这二人,太叔带的心里逐渐有了底,接着他便与桃子和颓叔商量起具体的行动计划,颓叔建议说:“我们手上没有一兵一卒,难以行事,我看不如利用我在狄国的关系,去向狄主借来三五千人马,然后再行起事,这样岂不是更为稳妥。”
       太叔带和桃子觉得他的提议不错,于是事不宜迟,三人立即起身赶往狄国。等他们到达狄国,已经是第二天黎明,颓叔提出让太叔带先在城外等候消息,他与桃子两人去面见狄主,太叔带点头答应。
       等来到狄主跟前后,颓叔向狄主进谗说:“甘昭公之前听说王后孤身在洛邑,举目无亲,为了照顾她,便时常出入后宫前去探望,谁知周王竟然轻信小人之言,认定甘昭公和王后二人有私,要将他们全部赶出洛邑,王后心有不甘,所以密令我来请明公为她做主。”
        狄主这时并不知道个中情况,听说他疼爱的女儿在洛邑受了委屈,狄主当然不能答应,况且还得顾及狄国的颜面,因此狄主马上问颓叔自己该怎么办。
        颓叔回答说:“甘昭公眼下就在城外等候,明公不如借给我们三五千兵马,等我们回去除掉那个昏君,立甘昭公为天子,这样王后可以不失国母之位,贵国的尊严也能保全,岂不是一举两得?”
        狄主觉得颓叔的话有几分道理,便让人将太叔带请进宫来,等太叔带来到后,狄主见他一表人才,谈吐也有几分修养,顿时对这个甘昭公有些喜欢,于是立马答应了颓叔的提议,提五千兵马交给上将赤子,让他跟随太叔带一起返回洛邑。
        这时候的周襄王还在为太叔带和隗氏的事情生气,全然没意识到太叔带已经采取行动,等到狄军兵临城下时,周襄王这才想起他的军队还在城外三十里驻扎。
情急之下,周襄王只得命令富辰和谭伯将仅有的卫队以及城中所有男子无论老少全部聚集起来,总算凑得千余人,周襄王就把这些临时凑起的散兵游勇交给谭伯,要他出城去阻挡太叔带。
        谭伯临出发之际,富辰来到跟前对他说:“狄军人多势众,又善用诡诈之计,将军此去万不可与他们正面冲突,只要能守住城池、拖他两三天,城外驻军就会意识到危机回来救援,到时候我们便大功告成。”谭伯领命而去。
        谭伯的带着部队自北门而出,走不多远就与颓叔相遇,谭伯一见到颓叔就冷笑一声说道:“你过去不过是个鼓舌摇唇、见风使舵之辈,如今也敢横刀跨马、自比将军,我今日定要取你狗命。”说完谭伯便挺刀上前,与颓叔厮杀起来。
        战不五十回合,颓叔便败下阵来,领着部队掉头就往回跑,谭伯杀得兴起,一见颓叔跑了,早已忘了富辰的建议,立即拍马追了上去。
        两军一前一后向前跑了五十多里,来到一片密林之中,谭伯此时还没注意到周围环境,正要上前捉拿颓叔,突然听得四周几声号角传出,左边王子带和桃子,右边狄将赤子,再加上前面的颓叔,三路大军总计四千人马,将谭伯牢牢的围在当心。
        谭伯这才明白中计,赶紧命令军队向后撤,王子带和赤子哪里能容他逃,各自持刀与谭伯展开厮杀,谭伯尽管形势不利,但面对数倍敌军却也毫无惧色,与王子带等人大战数百回合。然而狄军毕竟人多势众,谭伯逐渐有些力不能支,就在关键时刻,赤子得个空挡,猛刺一刀将谭伯挑于马下,不等谭伯起身,其余众军便一拥而前将谭伯乱刀砍死,谭伯所带兵马除少数逃出了包围圈之外,其余均被狄兵当场斩杀。
        谭伯全军覆没的消息很快传回洛邑,周襄王惊得面无血色,过了许久才强忍着对富辰说:“寡人当初悔不听爱卿之言,如今洛邑眼看着就要被攻破,还望爱卿尽快拿个主意”
        富辰想了想说:“洛邑现在已经无兵可用,大王只能暂时离开,等到了安全之地再召集诸侯勤王方为上策。”
         襄王不解的问:“可是眼下狄人已将城池团团围住,寡人怎能出得去?”富辰回答说:“大王放心,狄人的主力主要集中在北门,我这就回去组织家丁,打着大王的旗号将敌军都吸引到北门去,大王则换上侍从的衣服,趁乱从他们防备最为松懈的西门离开,然后找到城外的军队,让他们护送您前往郑国避难。”
       襄王面带犹豫:“前者寡人率狄人讨伐郑国,现在又因狄人之故到郑国躲避,怕是郑伯不肯收留吧?”
        富辰听了自信的说:“大王放心,郑国自武公开始,就一直担任王室的正卿,深受历代先王信任,也因此博得不少诸侯的敬佩,倘若当今郑伯弃大王于不顾,那不仅违背了他们先祖的遗训,更会让郑国几代国君积累下来的威望毁于一旦,这其中的利弊,相信郑伯能掂量得出。”
        襄王听完点点头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于是周襄王与富辰两人分头行事,富辰第一时间赶回家中,将家里所有男丁全部集合在一起,准备前往北门阻击敌军,富辰的一个家臣问他说:“大王当初不听你的劝告,才招致今日之祸,您为何要以身家性命去保他?”
        富辰回答说:“就因为大王当初不采纳我的建议,我才更该为他死战,否则别人就会认为我怨恨大王。”
       不一会儿,洛邑北门打开,从中杀出一二百人,遇到狄国兵马也不交战,只是一味向前猛冲。
        站在最前面的赤子登车瞭望,只见这支军队中围裹一人,都戴金冠,身披长袍,腰带上左右两边嵌着五颗美玉,观其旗号,大大的写着一个“王”字。
赤子马上认定这必是襄王无疑,于是一边高呼活捉逆首,一边领着兵马冲了上来,后面的颓叔、桃子、太叔带等人听见赤子的叫喊,也不及细看,都跟着赤子往这里杀来。
        富辰领着人马与敌军拼杀了数十个回合,终因寡不敌众被赤子等人生擒,而太叔带这时候才发现上了富辰的当,一脸愤怒的问赤子道:“天子何在?”
       富辰怒目相向,底气十足的回答说:“大王早已到安全的地方,正准备率领诸侯来活捉你们这些逆党,我劝你们还是早日投降,否则到时兵临城下,让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王子带气得怒不可遏,一把抽出腰间宝刀将富辰的头砍了下来,而一旁的颓叔和桃子赶忙建议说:“天子已经逃走,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带着救兵回来,我们得赶快想办法应付。”
        王子带问:“你有什么办法?”颓叔回答说:“当年惠后曾想让先王将王位传给您,朝中很多大臣都知道此事,您应尽快按惠后的遗诏即位,以正身份,这样就可使诸侯失去讨伐的借口。”
      王子带觉得此话在理,于是立即带领众人入城,先将府库、印信及档案典籍等重要物品全部封存,然后逼迫原伯、周公忌父等人伪造惠后的遗诏,帮助他即位。
        周公忌父和原伯宁死不从,王子带一怒之下将他们全部打入死牢,然后在颓叔、桃子等人的拥护下自立为王,并写下诏书昭告天下诸侯。
这就是发生在春秋时期的著名的“子带之乱”的典故。
        就在王子带忙着登基的时候,周襄王也已在城外找到了自己的军队,毛伯建议周襄王说:“既然咱们手上有了军队,就不必去郑国了,趁着甘昭公在洛邑尚未安定,领兵回去杀他个措手不及,定能将他一干逆贼全部活捉。”
        毛伯的这个建议并不是没有道理,可周襄王听完却摇了摇头说:“我当初曾在惠后面前向她保证,无论将来甘昭公犯下什么过错,我都不能亲手将他处死,所以还是让诸侯来替我解决这件事吧。”毛伯听了只得跟随周襄王往郑国进发。
        再说郑文公听说周襄王穷途来投,脸上不免露出得意之色,对叔詹等人说:“大王当初驱狄国之兵伐郑,现在知道谁才是他能依靠的人了。”
         叔詹提醒说:“即便这样,也得让大王的军队进城。”郑文公重重的点了点头说:“说的没错,寡人始终是天子之臣,天子有难不出手相助,我将来有何脸面去见郑国的历代先祖。”
        于是郑文公带着国中所有文武官员前往城外迎接周襄王,并将自己的内室让出来给襄王居住,襄王的一切日常饮食起居也都以最高规格提供,鲁、宋等国得知周襄王在郑国避难,也纷纷派出使者前来慰问。
        在郑国安定下来之后,周襄王下一步要考虑的就是回国复位,而他心里也清楚,郑国毕竟实力比较弱小,难以担当重任,要想勤王,非大国难以胜任。
因此周襄王分别派出左鄢父和简师父二人前往秦、晋两国告难。
        后在晋文公的帮助下,周襄王顺利回国复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