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战国时期 > 史记·魏世家
2017-09-04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魏世家
  魏国的祖先,是毕公姬高的后代。
  毕公姬高与周王室同姓。
  武王伐纣后,姬高被封在毕,于是以毕为姓。
  他的后史记代断绝了封赐,沦为平民,有的住在中原,有的流落夷狄。
  他的后代子孙叫毕万的,服侍晋献公。
  晋献公十六年(前661),赵夙驾戎车,毕万为护卫,讨伐霍、耿、魏三小国,消灭了它们。
  献公把耿地封赏给赵夙,把魏地封赏给毕万,都担任大夫。
  掌管占卜的大夫郭偃说“:毕万的后代必定有大发展。
  万是满数,魏是大的意思。
  拿这里开始封赏给他,是天意要替他开拓基业。
  天子统治亿民,诸侯统治万民。
  现在封地名号有大的意思,加上名字的满数,他必定会拥有万民。”当初,毕万占卜在晋国做事的凶吉,得到《屯》卦变为《比》卦。
  辛廖解释卦兆说“:吉利。
  《屯》卦坚固,《比》卦进入,没有比这更吉利的,他的后代必将繁盛。”毕万受封十一年,晋献公去世,四个儿子争夺君位,晋国内乱。
  而毕万的子孙更加众多,按照他的封邑的名号称为魏姓。
  毕万生魏武子。
  魏武子领着魏家众子服侍晋公子重耳。
  晋献公的二十一年,魏武子跟随重耳出国逃亡。
  十九年后回国,重耳继位为晋文公,令魏武子承袭魏家之后受封,列为大夫,治所在魏邑。
  生了悼子。
  魏悼子迁移治所到霍邑,生了魏绛。
  魏绛服侍晋悼公。
  悼公三年(前570),会盟诸侯。
  悼公的弟弟杨干扰乱了军队行列,魏绛戮杀杨干的仆役以侮辱杨干。
  悼公大怒说“:会合诸侯是为了荣耀,现在竟侮辱我的弟弟!”准备诛杀魏绛。
  有人劝说悼公,悼公才作罢。
  最终委任魏绛当政,派他怀柔戎、翟,戎、翟亲附魏国。
  悼公十一年,说:“自从我任用魏绛,八年之中,九次会合诸侯,与戎族、翟族和好,都是魏绛的功劳啊!”赐给他女乐,魏绛反复推让,然后才接受。
  迁移治所到安邑。
  魏绛去世,谥号为昭子。
  生了魏嬴。
  魏嬴生了魏献子。
  献子服侍晋昭公。
  昭公去世后晋国六位卿势力强大,晋公室地位卑微。
  晋顷公的十二年(前514),韩宣子年老,魏献子掌握国家政权。
  晋国宗室祁氏、羊舌氏互相攻讦,六卿诛杀了他们,全部收回他们的封邑分为十个县,六卿各派他们的儿子做县大夫。
  魏献子与赵简子、中行文子、范献子同时担任晋卿。
  此后十四年孔子担任鲁国相。
  后四年,赵简子因为晋阳的变乱,与韩氏、魏氏共同进攻范氏、中行氏。
  魏献子生了魏侈。
  魏侈与赵鞅一同进攻范氏、中行氏。
  魏侈的孙子叫魏桓子,与韩康子、赵襄子一同攻伐知伯,瓜分了他的领地。
  桓子的孙子叫文侯魏都。
  魏文侯元年(前424),是秦灵公元年。
  与韩武子、赵桓子、周威王同时。
  六年(前419),筑城于少梁。
  十三年,派公子击包围繁地、庞地,迁出那里的人民。
  十六年,攻伐秦国,修筑临晋、元里城。
  十七年(前408),攻伐中山国,派公子击守中山,赵仓唐辅佐他。
  公子击在朝歌遇见魏文侯的老师田子方,就退车让路,下车拜见。
  田子方不回礼。
  公子击于是责问他说“:是富贵的人有资格傲慢无礼呢,还是贫贱的人有资格傲慢无礼呢?”田子方说“:只有贫贱的人傲慢无礼罢了。
  大凡诸侯傲慢则失去他的封国,大夫傲慢就失去他的封邑。
  贫贱的人,要是行事不相投合,说话不被采用,就离开此地前往远方的楚国、越国,就像踢掉草鞋一样,怎么会和富贵者一样呢!”公子击不高兴地走了。
  魏国西攻秦国,到郑邑就撤回了,筑城于洛阴、合阳。
  二十二年(前403),魏、赵、韩列为诸侯国。
  二十四年(前401),秦国进攻魏国,直到阳狐。
  二十五年(前400),公子击生了子..。
  魏文侯跟从子夏学习经学,以客礼接待段干木,经过段干木的乡里,没有不凭轼俯首表示敬意的。
  秦国曾想攻伐魏国,有人说:“魏国国君礼遇贤人,魏国人民称赞他有仁德,上下和睦同心,还不能图谋呀!”魏文侯由此在诸侯中享有美誉。
  魏文侯任西门豹防守邺邑,河内一带号称清平。
  魏文侯对李克说“:先生曾经教导我说‘家贫就思慕良妻,国乱就思慕良相’,现在选择宰相不是魏成子就是翟璜,这二人怎么样?”李克回答说:“我听说过,地位卑贱的人不谋虑地位尊贵的人的事,关系疏远的人不谋虑关系亲密的人的事。
 
  臣在京城之外作地方官吏,不敢承当择立宰相的重任。”文侯说“:先生遇上大事不要谦让。”李克说“:国君您是没有考察呀。
  平居时看他亲近的人,富有时看他交往的人,显达时看他举荐的人,困厄时看他不做的事,贫穷时看他不取的物,凭这五方面足以确定人选了,何必等我李克说啊!”文侯说:“先生回家吧,我的宰相确定了。”李克快步出宫,经过翟璜家门前。
 
  翟璜说“:今天听说国君叫先生去征询择相之事,到底谁任宰相?”李克说“:魏成子任宰相了。”翟璜生气得变了脸色说:“凭眼所见凭耳所闻,我哪里赶不上魏成子?西河的守将吴起,是我举荐的。
  国君内心为邺邑担心,我举荐了西门豹。
  国君想图谋讨伐中山国,我举荐了乐羊。
  中山攻下后,无人守护它,我举荐了先生您。
  国君的儿子没有老师,我举荐了屈侯鲋。
  我哪点比不上魏成子!”李克说“:您把我李克举荐给国君,难道是为了结党营私谋求大官吗?国君问我如果选择宰相‘,不是魏成子就是翟璜,这二人怎么样?’我回答说:‘国君您是没有考察啊。
  平居时看他亲近的人,富有时看他交往的人,显达时看他举荐的人,困厄时看他不做的事,贫穷时看他不取的物,凭这五方面足以确定人选了,何必等我李克说呢!’因此知道魏成子将作宰相了。
  再说您哪能与魏成子相比呢?魏成子有千钟的食禄,十分之九用在外面,十分之一用于家中,因此从东方招来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
  这三个人,国君都尊为老师。
  您所举荐的五个人,国君都当作臣子。
  您哪能与魏成子相比呢?”翟璜深感愧疚局促不安再拜说“:翟璜是没见识的人,回答不得当,愿终生做您的学生。”二十六年(前399),虢山崩坍,堵塞了黄河。
  三十二年(前393),魏国攻伐郑国。
  筑酸枣城,在注城打败秦军。
  三十五年,齐国攻伐占取魏国襄陵。
  三十六年,秦国侵犯魏国阴晋。
  三十八年(前387),攻伐秦国,在武城下被秦军打败,却俘虏了秦将识。
  这一年,文侯去世,公子击继位,这就是武史记侯。
  魏武侯元年(前386),赵敬侯刚即位,赵公子朔作乱,没有获胜,逃奔魏国,与魏军一同袭击邯郸,魏军被打败撤回。
  二年(前385),在安邑、王垣修建城池。
  七年(前380),魏军攻伐齐国,到桑丘。
  九年,翟人在浍水边打败魏军。
  派吴起攻伐齐国,到灵丘。
  齐威王刚即位。
  十一年,魏国与韩国、赵国三家瓜分晋国土地,灭亡了晋国。
  十三年,秦献公迁都栎阳。
  十五年,魏军在北蔺打败赵军。
  十六年,攻伐楚国,夺阳鲁阳。
  武侯去世,儿子..继位,这就是惠王。
  魏惠王元年,当初,武侯去世时,公子魏..与公中缓争着作太子。
  公孙颀从宋国到赵国,从赵国到韩国,告诉韩懿侯说“:魏..与公中缓争着当太子,您也听说这件事了吗?现在魏..得到了王错,占据了上党,本来就有了半个国家。
  趁此机会除掉魏..,战胜魏国就是必然的。
  不可失去机会啊。”韩懿侯很高兴,于是与赵成侯联合军队去攻伐魏国,在浊泽交战,魏军大败,魏惠王被包围。
  赵成侯对韩懿侯说“:除掉魏君,拥立公中缓,割取魏国土地而回,我们就可获利。”韩懿侯说:“不行。
  杀掉魏君,人家一定说我们残暴;割地而回,人家必将说我们贪婪。
  不如把魏国分为两部分,不致比宋国、卫国强大,那么我们就终生不会有魏国的忧患了。”赵成侯不听从。
  韩懿侯不高兴,率领他的精锐部队连夜撤走。
  魏惠王之所以没有被杀死,国家不致分裂,是韩、赵两家意见不合的缘故。
  若听从一家的意见,那么魏国必将被分裂了。
  所以说“国君死了没有太子继位,这个国家就可攻破。”二年(前368),魏军在马陵打败韩军,在怀地打败赵军。
  三年,齐军在观地打败魏军。
  五年,魏惠王与韩懿侯在宅阳会晤。
  魏国修筑武堵城。
  魏军被秦军打败。
  六年,攻伐占领了宋国的仪台。
  九年,在浍水边进攻打败了韩军。
  魏军在少梁与秦军交战,秦军俘虏了魏军将领公孙痤,占领了庞地。
  秦献公去世,儿子孝公继位。
  十年(前360),魏国攻伐占领赵国的皮牢。
  彗星出现。
  十二年,星星白天坠落,有声音。
  十四年(前356),魏惠王与赵成侯在高阝城会晤。
  十五年,鲁、卫、宋、郑四国国君来朝见魏惠王。
  十六年,魏惠王与秦孝公在杜平会晤。
  魏军侵占宋国的黄池,宋国又夺回了它。
  十七年(前353),魏军与秦军在元里交战,秦军占领魏的少梁。
  魏军包围了赵国首都邯郸。
  赵国向齐国求救,齐国派田忌、孙膑援救赵国,在桂陵打败魏军。
  十九年(前351),诸侯联军包围了魏国襄陵。
  魏国修筑长城,在固阳修筑关塞。
  二十年(前350),归还赵都邯郸,与赵国在漳水上结盟。
  二十一年,与秦国在彤池相会。
  赵成侯去世。
  二十八年,齐威王去世。
  中山君任魏国国相。
  三十年(前340),魏军攻伐赵国,赵国向齐国告急。
  齐宣王用孙膑的计谋,攻击魏国救援赵国。
  魏国于是大举出兵,使庞涓任大将,又令太子魏申作大将军。
  魏军经过外黄,外黄徐子对太子魏申说:“我有百战百胜的计谋。”太子说:“可以讲给我听听吗?”徐子说:“本来就是想献给您的。”又说“:太子亲自领兵进攻齐国,即使大获全胜,吞并直到东南莒地,富有不过拥有魏国,显贵不能高于魏王。
 
  如果打不赢齐国,那么子孙万代都不能拥有魏国了。
  这就是我的百战百胜的谋略啊。”太子说:“好,我一定听从您的话退兵回国。”徐子说“:太子虽然想撤兵回国,已不可以了。
  那些鼓励太子作战进攻,想邀功取利的人太多。
  太子虽然想回,恐怕办不到了。”太子便要回师,他的驾车人说:“将军出征不战而回,与打了败仗回来是一样的。”太子终于与齐人交战,在马陵战败,齐国俘虏了魏国太子申,杀死将军庞涓,魏军于是大败。
  三十一年(前339),秦、赵、齐三国联军攻伐魏国。
  秦将商君欺骗魏国将军公子..,袭击魏军,打败了魏军。
  秦国任用商君,向东面扩张土地到达黄河,齐国、赵国多次打败魏国,安邑又接近秦国,于是魏国把国都迁移到大梁,以公子赫为太子。
  三十三年(前337),秦孝公去世,商君逃出秦国投奔魏国,魏国人恼恨他,不收留他。
  三十五年,魏惠王与齐宣王在平阿南边会晤。
  魏惠王在军事上屡遭挫败,于是以极其卑谦的礼节、厚重的礼物来招纳有才德的贤士。
  邹衍、淳子..、孟轲都来到了大梁。
  魏惠王说:“我没有才能,军队屡次被外国挫败,太子被俘,上将战死,国家因而虚弱,以致玷辱了先君宗庙和社稷,我深以为耻。
  老人家们不远千里,屈尊光临我这破败小国的朝廷,将以什么方法帮助我的国家获利呢?”孟轲说:“国君不能像这样谈论利的问题。
  国君想获利那么大夫也想获利,大夫想获利则平民百姓都想获利,上下争着获取利益,国家就危险了。
  作为人君,只要仁义就够了,讲利有什么用呢!”三十六年,魏惠王又与齐王在甄地相会。
  这一年,魏惠王去世,儿子襄王继位。
  魏襄王元年,与诸侯在徐州相会,互相承认为王。
  襄王追尊父亲惠王为王。
  五年,秦国在雕阴打败魏国龙贾军四万五千人,包围了魏国的焦地、曲沃。
  魏国送给秦国河西的土地。
  六年,与秦王在应邑相会。
  秦军夺取了魏国的汾阴、皮氏、焦地。
  魏军攻伐楚国,在陉山打败楚军。
  七年,魏国把上郡全部送给秦国。
  秦军攻取魏国蒲阳。
  八年,秦国将焦地、曲沃归还魏国。
  十二年,楚军在襄陵打败魏军。
  各诸侯国执政大臣与秦国宰相张仪在砫桑相会。
  十三年,张仪来魏国任相。
  魏国有一个女子变成一位男子。
  秦军攻取魏国的曲沃和平周。
  十六年,魏襄王去世,儿子哀王继位。
  张仪又回归秦国。
  魏哀王元年,韩、魏、楚、赵、燕五国联军一同进攻秦国,没有取胜就退兵了。
  二年,齐军在观津城打败魏军。
  五年,秦国派樗里子攻取了魏国曲沃,到岸门赶跑了魏国犀首。
  六年,秦国派人到魏国策立魏公子政为太子。
  魏哀王与秦王在临晋相会。
  七年,魏军进攻齐国,与秦国共同攻伐燕国。
  八年,魏军攻伐卫国,攻取两座相邻并列的城池。
  卫国国君深为忧虑。
  魏国大夫如耳拜见卫君说“:请让我去终止魏史记军的进攻,免去成陵君,好吗?”卫君说:“先生果能这样,我将世世代代拿卫国来侍奉先生。”如耳就去见成陵君说“:以前魏攻伐赵国,切断羊肠坂道,攻克阏与城,约定截断赵国,将赵国一分为二,而赵国所以没灭亡的原因,在于魏国是从约的主宰啊!现在卫国已迫近灭亡,将向西请求臣事秦国。
 
  与其由秦来解救卫国,倒不如由魏来宽释卫国,卫国必将永远对魏国感恩戴德。”成陵君说“:好吧。”如耳又拜见魏哀王说“:我为卫国来拜见大王。
  卫国是周朝王室的分支,虽然是小国,却有很多宝器。
  现在卫国濒于危境却不献出宝器,是因为他们心里认为是进攻卫国还是宽释卫国都不由大王您作主,所以宝器即使献出也一定不献给大王您。
  我私下揣度,首先提出宽释卫国的人必定是接受了卫国的贿赂的人。”如耳出去后,成陵君进宫拿如耳说过的话进谏魏哀王。
  魏哀王听了成陵君的话后,停止了魏军的进攻,罢免了成陵君,终身不再见他。
  九年(前310),魏哀王与秦王在临晋相会。
  秦国张仪、魏章都来归附魏国。
  魏相田需死后,楚国嫉恨张仪、犀首、薛公。
  楚相昭鱼对苏代说:“田需已死,我恐怕在张仪、犀首、薛公中有一人要任魏相。”苏代说“:那么谁任魏相才使您安心呢?”昭鱼说:“我希望魏太子亲自任魏相。”苏代说:“请让我为您北上魏国,一定要让魏太子亲自任相。”昭鱼说“:您打算怎么做呢?”回答说:“您暂且充当魏王,我来游说您。”昭鱼说:“您打算怎样游说呢?”回答说:“我刚从楚国来,楚相昭鱼非常忧虑,说:‘田需死后,我怕在张仪、犀首、薛公中有一人要当魏相。’我说‘:魏王是贤明的君主,一定不会要张仪任相。
 
  张仪任魏相,必定要帮助秦国而背叛魏国。
  犀首任相,必定要帮助韩国而背叛魏国。
  薛公任相,必定要帮助齐国而背叛魏国。
  魏王是贤明的君主,一定不会随便的。’魏王问‘:那么我任谁为相呢?’我说:‘不如由太子亲自任相。
  如果太子亲自任相,那么这三人都认为太子不会长久担任相,都将极力让自己的故国来臣服魏国,为的是想在将来能得到丞相的宝印啊。
  凭着魏晋的强大,再加上三个拥有万乘兵车的国家的辅助,魏国必定安定了。
  所以说不如让太子亲自任相。’”于是苏代北上拜见魏哀王,用这话游说魏哀王。
  魏太子果然担任了魏相。
  十年(前309),张仪去世。
  十一年,魏哀王与秦武王在应邑相会。
  十二年,魏太子朝见秦王。
  秦军来进攻魏国的皮氏,没有攻克,撤兵而去。
  十四年,秦国送回秦武王王后。
  十六年,秦军攻占魏国蒲反、阳晋、封陵。
  十七年,魏哀王与秦王在临晋相会。
  秦国归还魏国蒲反。
  十八年,与秦国一同攻伐楚国。
  二十一年,与齐国、韩国在函谷共同打败秦军。
  二十三年(前296),秦国又归还魏国河外和封陵讲和。
  魏哀王去世,儿子昭王继位。
  魏昭王元年(前295),秦军攻占魏国襄城。
  二年,与秦军交战,魏国失利。
  三年,帮助韩国攻打秦国,秦国将军白起在伊阙打败魏国二十四万大军。
  六年,送给秦国河东土地方圆四百里。
  芒卯凭机诈受魏王重视。
  七年,秦军攻取魏国大小城池六十一座。
  八年,秦昭王称西帝,齐盡王称东帝,一个多月后,又都放弃帝号称王。
  九年,秦军攻取魏国新垣、曲阳城。
  十年(前286),齐国灭掉宋国,宋康王死在魏国温邑。
  十二年,魏国与秦国、赵国、韩国、燕国共同攻伐齐国,在济西打败齐军,齐盡王逃亡。
  燕军单独攻入临淄。
  魏昭王与秦昭王在西周相会。
  十三年(前283),秦军攻取魏国安城。
  秦军抵达大梁,又离开。
  十八年,秦军攻占楚国郢都,楚顷襄王迁都陈邑。
  十九年,魏昭王去世,儿子安矨王继位。
  魏安矨王元年(前276),秦军攻占魏国两城。
  二年,秦军又攻占魏国两座城邑,兵临大梁城下,韩国派兵来援救,魏国割让温邑给秦国求和。
  三年,秦军攻取魏国四座城池,杀死四万人。
  四年,秦军攻破魏国和韩国、赵国,杀死十五万人,赶走魏将芒卯。
  魏将段干子请求割让南阳给秦国求和。
  苏代对魏安矨王说“:想得到封赏的是段干子,想得到土地的是秦国。
  现在大王让想得到土地的人掌握着封赏的权力,让想获得封赏的人控制着魏国的土地,魏国的土地不完全丧失就不会停止。
  再说用土地来侍候秦国,就像抱着柴草去救火,柴草不烧光,火就不熄灭。”魏王说:“是倒是这个道理。
  虽然是这样,事情已开始进行,不能更改了。”回答说“:大王难道不懂那赌博看重枭采的道理?有利就吃掉棋子,无利就停止行棋。
  现在大王说‘事情已开始进行,不能更改’,为什么大王运用智谋不使用枭采呢?”九年(前268),秦国攻占魏国怀邑。
  十年,秦国太子到魏国作人质,死于魏国。
  十一年,秦军攻占魏国妻阝丘。
  秦昭王对身边人说:“现在韩国、魏国与当初相比哪个时期更强大?”回答说“:现在不如当初强大。”秦王说“:现今的如耳、魏齐与以前的孟尝君、芒卯相比谁更贤能?”回答说“:如耳和魏齐不如孟尝君和芒卯。”秦王说:“凭孟尝君、芒卯的贤能,率领强大的韩国、魏国来攻打我秦国,尚不能把我怎样。
 
  现在凭无能的如耳、魏齐率领弱小的韩国、魏国来攻打我秦国,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也就更明显了。”身边人都说“:非常正确。”中旗官冯琴对答说:“大王推度天下形势错啦。
  当晋国在六卿时代,知氏的势力最强,消灭了范氏、中行氏,又率领韩氏、魏氏的兵力到晋阳来包围赵襄子,挖决晋水来淹灌晋阳城,城墙没被淹没的仅三版。
  知伯巡视水势,魏桓子为他驾车,韩康子陪侍左右。
  知伯说‘:我以前不知道水也能灭亡人的国家,现在才知道。’汾水可用来淹灌魏地的安邑,绛水可用来淹灌韩地的平阳。
  魏桓子用手肘去碰韩康子,韩康子用脚去踩魏桓子,手和足在车上暗中相接触,尔后知氏的土地就被瓜分了,知伯身死国亡,被天下人讥笑。
  现在秦国兵力虽强,而不能超过知氏;韩、魏虽然衰弱,但还超过在晋阳城下之时啊。
  这时正是他们用手肘和足暗通消息合纵抗秦的时候,希望大王不要轻视他们。”于是秦昭王才恐惧戒慎。
  齐国、楚国互相约定进攻魏国,魏国派人向秦国求救,路上的官员车辆不断,而秦国救兵不到。
  魏国有个叫唐雎的人,年已九十多岁了,对魏王说“:老臣请求往西去游说秦王,让秦国的救兵在我回来前派出。”魏王对他再拜行礼,于是准备车子而派唐雎出使秦国。
  唐雎到秦史记都,入宫见秦王。
  秦王说:“老人家疲劳困顿远道来到这里,很辛苦了!魏国来人求救几次了,我已知道魏国形势的危急了。”唐雎回答说“:大王已经知道魏国的危急而救兵却不出发,我私下认为是出计定策的臣子无能啊。
  那魏国,是有一万乘兵车的大国,然而向西臣属秦国,自称秦国东方的藩属,接受秦国所赐的冠带,春秋两季按时向秦国进贡祭品,是因为凭秦国的强大值得交盟结好啊。
  现在齐国、楚国的大军已汇合在魏国国都的郊野了,而秦国的救兵不发,不过仗恃着魏国还不危急罢了。
  要是让魏国十分危急,魏国将会割让土地给齐国、楚国盟誓合纵,大王还能救什么呢?一定要等到它十分危急再去救它,这是丢掉一个东方藩属的魏国而增强齐国、楚国两个敌人的势力,那样对大王有什么好处呢?”于是秦昭王立即为他发兵救魏。
 
  魏国又转危为安。
  赵国派人对魏王说:“替我杀掉范痤,我情愿奉献七十里的土地。”魏王说:“好。”魏王派官吏捕捉范痤,包围了他但没有杀掉。
  范痤趁机登上屋顶,骑在屋脊上,对魏王的使者说:“与其将死了的范痤卖给赵国,不如把活着的范痤卖给赵国。
  如果我范痤死了,赵国不给魏王土地,那么魏王将有什么办法?所以不如与赵国先划定割让的土地,然后再杀我。”魏王说“:好吧。”范痤趁机上书信陵君说:“我范痤是原魏国被罢免的宰相,赵国用交割土地来杀我而魏王听从赵国的要求,如果强大的秦国也将沿用赵国的伎俩要求杀您,那么怎么办呢?”信陵君向魏王进言而释放了范痤。
 
  魏王因为秦国出兵救援的缘故,想亲附秦国而攻伐韩国,讨回以前失去的土地。
  魏无忌对魏王说:“秦国与戎翟风俗相同,有虎狼一样的心,贪婪残暴,追逐利益,不讲信用,不懂礼义德行。
  只要有利可图,就不顾亲族兄弟,像禽兽一样,这是天下人都看到了的,并没有过施恩积德的地方。
  所以惠文太后是秦王的母亲,而因忧虑去世;穰侯是秦王的舅父,论功劳没有人比他更大,却最终驱逐了他;高陵、泾阳两个弟弟没有罪过,却一再夺去他们治国的权柄。
  秦王对于亲族都像这样,又何况对有仇恨的国家呢?现在大王与秦王共同攻伐韩国而更加接近秦祸,我对此甚感迷惑。
  大王不懂这个道理就是不明,群臣不将这道理报告大王就是不忠。
  “现在韩国用一女子辅佐一幼弱的国主,内部有大乱,外部与强大的秦、魏军队交战,大王认为韩国不会灭亡吗?韩国灭亡,秦国占有故郑的土地,与魏国大梁相邻,大王认为安稳吗?大王想收回失去的土地,现在依仗与强秦亲近,大王认为有利吗?“秦国不是爱好和平的国家,韩国灭亡后必将另启祸端,另启祸端必将找最容易和最有利的国家,这最容易和最有利的国家必定不会攻伐楚国和赵国了。
 
  这是什么原因呢?越过高山渡过黄河,横过韩国的上党而进攻强大的赵国,这是重蹈秦军被赵奢在阏与打败的覆辙,秦国必定不这样。
  如果经过河内,背向邺城、朝歌,渡过漳河滏水,与赵军决战于邯郸城郊,这是重演知伯的灾祸,秦国又不敢这样做。
  攻伐楚国,经过涉谷,长征三千里而攻冥阝厄之塞,所走路程极远,所攻关隘极难,秦国又不会这样做。
  如果走河外,背向大梁,右临上蔡、召陵,与楚军在故陈国郊外决战,秦国又不敢。
  所以说秦国一定不会攻打楚国和赵国,也不会攻打卫国和齐国了。
  “在韩国灭亡之后,秦军出征之日,就非攻魏国不可了。
  秦国本来就有怀邑、茅邑、邢丘等地,又在土危津筑城以进逼河内,河内的共邑、汲邑一定危险;在亡韩之后拥有故郑国的土地,得到垣雍,溃决荧泽的水来淹灌大梁,大梁必定灭亡。
  大王的使臣出访时,在秦王面前中伤安陵氏,秦国想要攻灭安陵氏已经很久了。
  秦国的叶阳、昆阳与魏国的舞阳相邻近,要是魏国听任使者诽谤安陵氏,又听任安陵氏灭亡,让秦军绕过舞阳的北面,向东进逼许地,南部地区一定危急,魏国能没有祸患吗?“憎恶韩国、不爱安陵氏还可理解,而不以秦国为患和不爱护南部地区就不对了。
 
  往日秦军在晋国河西之地,秦国疆域离魏国大梁有千里之远,有黄河大山阻拦它,有洛京和韩国间隔它。
  自从林乡一战到如今,秦军七次进攻魏国,五次进入魏国圃田,边境城池全被攻占,文台被毁,垂都被焚,树木被砍斫,麋鹿被猎尽,而国都接着被包围。
  秦军又长驱大梁城北,向东直达定陶和卫城郊,向北直捣平监。
  丧于秦国的地方,有华山南北、黄河内外,数十所大县,数百座名城。
  秦军远在河西晋国故地时,离开大梁千里之远,尚能祸害到这种地步,更何况让秦军去灭亡韩国,占有故郑国土地,没有黄河高山阻拦它,没有洛京和韩国间隔它,离开大梁仅百里,祸患必定由此而生了。
  “往日,合纵没有成功,是由于楚国、魏国心怀疑虑而韩国又不肯参加。
  现在韩国遭受兵戈三年,秦国挫败它以逼和。
  韩国明知将灭而不听从秦国,送人质到赵国,并请求为天下诸侯合纵同行,挫折秦军锋芒,楚国、赵国一定会调集军队响应,因为它们都看到秦国的贪欲没有止境,不全部灭亡天下的国家而臣服海内之民,一定不会罢休,因此我愿用合纵策略为大王效力,大王赶快接受楚国、赵国的盟约,挟持韩国的人质来保全韩国,再索取旧日故土,韩国必定归还故土。
 
  这样士兵百姓不劳苦而故土能得到,其功效大大强于同秦国共同攻伐韩国,又没有与强秦紧邻的祸患。
  “保全韩国,安定魏国,利益天下,这也是大王的天赐良机啊。
  开通韩国上党到共邑、宁邑的道路,使他们经过魏国的安城,征收往来商贾的赋税,这是魏国又把韩国的上党当作了抵押。
  现在有了这些税收,足以使国家富裕。
  韩国必定感激魏国、爱戴魏国、尊重魏国、畏惧魏国,韩国必定不敢反叛魏国,这样韩国就像魏国的属县了。
  魏国得到韩国作为属县,大梁、河外必定安全。
  现在不保全韩国,二周、安陵必定危急,楚、赵盟军大败,卫国、齐国害怕,天下向西奔到秦国入朝称臣的日子就不远了。”二十年(前257),秦军包围邯郸,信陵君魏无忌假传君命夺取将军晋鄙的军队去援救赵国,赵国得以保全。
 
  无忌因而留在赵国。
  十六年,秦昭王去世。
  三十年(前247),无忌回到魏国,率领燕、赵、韩、楚、魏五国联军进攻秦国,在河外打败秦军,赶跑了秦将蒙骜。
  魏太子增这时在秦国作人质,秦王恼怒,要关押魏太子增。
  有人为太子增对秦王史记说“:公孙喜本来对魏国宰相说‘请率魏军快速攻击秦国,秦王一发怒,一定关押太子增。
  魏王再一发怒,攻击秦国,秦国必受损伤。’现在大王关押太子增,是让公孙喜的诡计得逞啊。
  所以不如厚遇太子增,与魏国和好,以让齐国、韩国怀疑魏国。”秦王于是停止关押太子增的行动。
  三十一年(前246),秦王嬴政继位。
  三十四年(前243),魏安矨王去世,太子增继位,这就是景盡王。
  信陵君无忌去世。
  魏景盡王元年(前242),秦军攻占魏国二十座城邑,设置为秦国的东郡。
  二年,秦军攻占魏国朝歌。
  卫国迁都于野王。
  三年,秦军攻占魏国汲地。
  五年,秦军攻占魏国垣邑、蒲阳、衍邑。
  十五年,景盡王去世,儿子王假继位。
  魏王假元年(前227),燕国太子丹派荆轲刺秦王,被秦王发觉了。
  三年(前225),秦军引水淹灌大梁,俘虏魏王假,终于灭亡了魏国,以魏地作为秦国的郡县。
  太史公说:我到过大梁故城,故城中人说“:秦军攻破大梁时,引河沟水淹灌大梁,三个月后城被淹毁,魏王请求投降,于是灭亡了魏国。”议论的人都说魏国因为不任用信陵君的缘故,国家削弱以至于灭亡,我认为不是这样。
 
  上天正命秦国统一天下,它的事业还未完成,魏国就是得到阿衡一类贤臣的辅佐,又有什么用呢?

---------------------------

  魏之先,毕公高之後也。毕公高与周同姓。武王之伐纣,而高封於毕,於是为毕姓。其後绝封,为庶人,或在澳门永利赌场,或在夷狄。其苗裔曰毕万,事晋献公。
 
  献公之十六年,赵夙为御,毕万为右,以伐霍、耿、魏,灭之。以耿封赵夙,以魏封毕万,为大夫。卜偃曰:「毕万之後必大矣,万,满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开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命之大,以从满数,其必有众。」初,毕万卜事晋,遇屯之比。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
 
  毕万封十一年,晋献公卒,四子争更立,晋乱。而毕万之世弥大,从其国名为魏氏。生武子。魏武子以魏诸子事晋公子重耳。晋献公之二十一年,武子从重耳出亡。十九年反,重耳立为晋文公,而令魏武子袭魏氏之後封,列为大夫,治於魏。生悼子。
 
  魏悼子徙治霍。生魏绛。
 
  魏绛事晋悼公。悼公三年,会诸侯。悼公弟杨干乱行,魏绛僇辱杨干。悼公怒曰:「合诸侯以为荣,今辱吾弟!」将诛魏绛。或说悼公,悼公止。卒任魏绛政,使和戎、翟,戎、翟亲附。悼公之十一年,曰:「自吾用魏绛,八年之中,九合诸侯,戎、翟和,子之力也。」赐之乐,三让,然後受之。徙治安邑。魏绛卒,谥为昭子。生魏嬴。嬴生魏献子。
 
  献子事晋昭公。昭公卒而六卿彊,公室卑。
 
  晋顷公之十二年,韩宣子老,魏献子为国政。晋宗室祁氏、羊舌氏相恶,六卿诛之,尽取其邑为十县,六卿各令其子为之大夫。献子与赵简子、中行文子、范献子并为晋卿。
 
  其後十四岁而孔子相鲁。後四岁,赵简子以晋阳之乱也,而与韩、魏共攻范、中行氏。魏献子生魏侈。魏侈与赵鞅共攻范、中行氏。
 
  魏侈之孙曰魏桓子,与韩康子、赵襄子共伐灭知伯,分其地。
 
  桓子之孙曰文侯都。魏文侯元年,秦灵公之元年也。与韩武子、赵桓子、周威王同时。
 
  六年,城少梁。十三年,使子击围繁、庞,出其民。十六年,伐秦,筑临晋元里。
 
  十七年,伐中山,使子击守之,赵仓唐傅之。子击逢文侯之师田子方於朝歌,引车避,下谒。田子方不为礼。子击因问曰:「富贵者骄人乎?且贫贱者骄人乎?」子方曰:「亦贫贱者骄人耳。夫诸侯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贫贱者,行不合,言不用,则去之楚、越,若脱鵕然,柰何其同之哉!」子击不怿而去。西攻秦,至郑而还,筑雒阴、合阳。
 
  二十二年,魏、赵、韩列为诸侯。
 
  二十四年,秦伐我,至阳狐。
 
  二十五年,子击生子莹。
 
  文侯受子夏经艺,客段干木,过其闾,未尝不轼也。秦尝欲伐魏,或曰:「魏君贤人是礼,国人称仁,上下和合,未可图也。」文侯由此得誉於诸侯。
 
  任西门豹守鄴,而河内称治。
 
  魏文侯谓李克曰:「先生尝教寡人曰『家贫则思良妻,国乱则思良相』。今所置非成则璜,二子何如?」李克对曰:「臣闻之,卑不谋尊,疏不谋戚。臣在阙门之外,不敢当命。」文侯曰:「先生临事勿让。」李克曰:「君不察故也。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与,达视其所举,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五者足以定之矣,何待克哉!」文侯曰:「先生就舍,寡人之相定矣。」李克趋而出,过翟璜之家。翟璜曰:「今者闻君召先生而卜相,果谁为之?」李克曰:「魏成子为相矣。」翟璜忿然作色曰:「以耳目之所睹记,臣何负於魏成子?西河之守,臣之所进也。君内以鄴为忧,臣进西门豹。君谋欲伐中山,臣进乐羊。中山以拔,无使守之,臣进先生。君之子无傅,臣进屈侯鲋。臣何以负於魏成子!」李克曰:「且子之言克於子之君者,岂将比周以求大官哉?君问而置相『非成则璜,二子何如』?克对曰:『君不察故也。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与,达视其所举,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五者足以定之矣,何待克哉!』是以知魏成子之为相也。且子安得与魏成子比乎?魏成子以食禄千锺,什九在外,什一在内,是以东得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此三人者,君皆师之。子之所进五人者,君皆臣之。子恶得与魏成子比也?」翟璜逡巡再拜曰:「璜,鄙人也,失对,原卒为弟子。」
 
  二十六年,虢山崩,壅河。
 
  三十二年,伐郑。城酸枣。败秦于注。三十五年,齐伐取我襄陵。三十六年,秦侵我阴晋。
 
  三十八年,伐秦,败我武下,得其将识。是岁,文侯卒,子击立,是为武侯。
 
  魏武侯元年,赵敬侯初立,公子朔为乱,不胜,奔魏,与魏袭邯郸,魏败而去。
 
  二年,城安邑、王垣。
 
  七年,伐齐,至桑丘。九年,翟败我于澮。使吴起伐齐,至灵丘。齐威王初立。
 
  十一年,与韩、赵三分晋地,灭其後。
 
  十三年,秦献公县栎阳。十五年,败赵北蔺。
 
  十六年,伐楚,取鲁阳。武侯卒,子罃立,是为惠王。
 
  惠王元年,初,武侯卒也,子罃与公中缓争为太子。公孙颀自宋入赵,自赵入韩,谓韩懿侯曰:「魏罃与公中缓争为太子,君亦闻之乎?今魏喾得王错,挟上党,固半国也。因而除之,破魏必矣,不可失也。」懿侯说,乃与赵成侯合军并兵以伐魏,战于浊泽,魏氏大败,魏君围。赵谓韩曰:「除魏君,立公中缓,割地而退,我且利。」韩曰:「不可。杀魏君,人必曰暴;割地而退,人必曰贪。不如两分之。魏分为两,不彊於宋、卫,则我终无魏之患矣。」赵不听。韩不说,以其少卒夜去。惠王之所以身不死,国不分者,二家谋不和也。若从一家之谋,则魏必分矣。故曰「君终无適子,其国可破也」。
 
  二年,魏败韩于马陵,败赵于怀。三年,齐败我观。五年,与韩会宅阳。城武堵。为秦所败。六年,伐取宋仪台。九年,伐败韩于澮。与秦战少梁,虏我将公孙痤,取庞。秦献公卒,子孝公立。
 
  十年,伐取赵皮牢。彗星见。十二年,星昼坠,有声。
 
  十四年,与赵会鄗。十五年,鲁、卫、宋、郑君来朝。十六年,与秦孝公会杜平。侵宋黄池,宋复取之。
 
  十七年,与秦战元里,秦取我少梁。围赵邯郸。十八年,拔邯郸。赵请救于齐,齐使田忌、孙膑救赵,败魏桂陵。
 
  十九年,诸侯围我襄陵。筑长城,塞固阳。
 
  二十年,归赵邯郸,与盟漳水上。二十一年,与秦会彤。赵成侯卒。二十八年,齐威王卒。中山君相魏。
 
  三十年,魏伐赵,赵告急齐。齐宣王用孙子计,救赵击魏。魏遂大兴师,使庞涓将,而令太子申为上将军。过外黄,外黄徐子谓太子曰:「臣有百战百胜之术。」太子曰:「可得闻乎?」客曰:「固原效之。」曰:「太子自将攻齐,大胜并莒,则富不过有魏,贵不益为王。若战不胜齐,则万世无魏矣。此臣之百战百胜之术也。」太子曰:「诺,请必从公之言而还矣。」客曰:「太子虽欲还,不得矣。彼劝太子战攻,欲啜汁者众。太子虽欲还,恐不得矣。」太子因欲还,其御曰:「将出而还,与北同。」太子果与齐人战,败於马陵。齐虏魏太子申,杀将军涓,军遂大破。
 
  三十一年,秦、赵、齐共伐我,秦将商君诈我将军公子卬而袭夺其军,破之。秦用商君,东地至河,而齐、赵数破我,安邑近秦,於是徙治大梁。以公子赫为太子。
 
  三十三年,秦孝公卒,商君亡秦归魏,魏怒,不入。三十五年,与齐宣王会平阿南。
 
  惠王数被於军旅,卑礼厚币以招贤者。邹衍、淳于髡、孟轲皆至梁。梁惠王曰:「寡人不佞,兵三折於外,太子虏,上将死,国以空虚,以羞先君宗庙社稷,寡人甚丑之,叟不远千里,辱幸至弊邑之廷,将何利吾国?」孟轲曰:「君不可以言利若是。夫君欲利则大夫欲利,大夫欲利则庶人欲利,上下争利,国则危矣。为人君,仁义而已矣,何以利为!」
 
  三十六年,复与齐王会甄。是岁,惠王卒,子襄王立。
 
  襄王元年,与诸侯会徐州,相王也。追尊父惠王为王。
 
  五年,秦败我龙贾军四万五千于雕阴,围我焦、曲沃。予秦河西之地。
 
  六年,与秦会应。秦取我汾阴、皮氏、焦。魏伐楚,败之陉山。七年,魏尽入上郡于秦。秦降我蒲阳。八年,秦归我焦、曲沃。
 
  十二年,楚败我襄陵。诸侯执政与秦相张仪会齧桑。十三年,张仪相魏。魏有女子化为丈夫。秦取我曲沃、平周。
 
  十六年,襄王卒,子哀王立。张仪复归秦。
 
  哀王元年,五国共攻秦,不胜而去。
 
  二年,齐败我观津。五年,秦使樗里子伐取我曲沃,走犀首岸门。六年,秦来立公子政为太子。与秦会临晋。七年,攻齐。与秦伐燕。
 
  八年,伐卫,拔列城二。见卫君曰:「请罢魏兵,免成陵君可乎?」卫君曰:「先生果能,孤请世世以卫事先生。」如耳见成陵君曰:「昔者魏伐赵,断羊肠,拔阏与,约斩赵,赵分而为二,所以不亡者,魏为从主也。今卫已迫亡,将西请事於秦。与其以秦醳卫,不如以魏醳卫,卫之德魏必终无穷。」成陵君曰:「诺。」如耳见魏王曰:「臣有谒於卫。卫故周室之别也,其称小国,多宝器。今国迫於难而宝器不出者,其心以为攻卫醳卫不以王为主,故宝器虽出必不入於王也。臣窃料之,先言醳卫者必受卫者也。」如耳出,成陵君入,以其言见魏王。魏王听其说,罢其兵,免成陵君,终身不见。
 
  九年,与秦王会临晋。张仪、魏章皆归于魏。魏相田需死,楚害张仪、犀首、薛公。楚相昭鱼谓苏代曰:「田需死,吾恐张仪、犀首、薛公有一人相魏者也。」代曰:「然相者欲谁而君便之?」昭鱼曰:「吾欲太子之自相也。」代曰:「请为君北,必相之。」昭鱼曰:「柰何?」对曰:「君其为梁王,代请说君。」昭鱼曰:「柰何?」对曰:「代也从楚来,昭鱼甚忧,曰:『田需死,吾恐张仪、犀首、薛公有一人相魏者也。』代曰:『梁王,长主也,必不相张仪。张仪相,必右秦而左魏。犀首相,必右韩而左魏。薛公相,必右齐而左魏。梁王,长主也,必不便也。』王曰:『然则寡人孰相?』代曰:『莫若太子之自相。太子之自相,是三人者皆以太子为非常相也,皆将务以其国事魏,欲得丞相玺也。以魏之彊,而三万乘之国辅之,魏必安矣。故曰莫若太子之自相也。』」遂北见梁王,以此告之。太子果相魏。
 
  十年,张仪死。十一年,与秦武王会应。十二年,太子朝於秦。秦来伐我皮氏,未拔而解。十四年,秦来归武王后。十六年,秦拔我蒲反、阳晋、封陵。十七年,与秦会临晋。秦予我蒲反。十八年,与秦伐楚。`二十一年,与齐、韩共败秦军函谷。
 
  二十三年,秦复予我河外及封陵为和。哀王卒,子昭王立。
 
  昭王元年,秦拔我襄城。二年,与秦战,我不利。三年,佐韩攻秦,秦将白起败我军伊阙二十四万。六年,予秦河东地方四百里。芒卯以诈重。七年,秦拔我城大小六十一。八年,秦昭王为西帝,齐湣王为东帝,月馀,皆复称王归帝。九年,秦拔我新垣、曲阳之城。
 
  十年,齐灭宋,宋王死我温。十二年,与秦、赵、韩、燕共伐齐,败之济西,湣王出亡。燕独入临菑。与秦王会西周。
 
  十三年,秦拔我安城。兵到大梁,去。十八年,秦拔郢,楚王徙陈。
 
  十九年,昭王卒,子安釐王立。
 
  安釐王元年,秦拔我两城。二年,又拔我二城,军大梁下,韩来救,予秦温以和。三年,秦拔我四城,斩首四万。四年,秦破我及韩、赵,杀十五万人,走我将芒卯。魏将段干子请予秦南阳以和。苏代谓魏王曰:「欲玺者段干子也,欲地者秦也。今王使欲地者制玺,使欲玺者制地,魏氏地不尽则不知已。且夫以地事秦,譬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王曰:「是则然也。虽然,事始已行,不可更矣。」对曰:「王独不见夫博之所以贵枭者,便则食,不便则止矣。今王曰『事始已行,不可更』,是何王之用智不如用枭也?」
 
  九年,秦拔我怀。十年,秦太子外质於魏死。十一年,秦拔我郪丘。
 
  秦昭王谓左右曰:「今时韩、魏与始孰彊?」对曰:「不如始彊。」王曰:「今时如耳、魏齐与孟尝、芒卯孰贤?」对曰:「不如。」王曰:「以孟尝、芒卯之贤,率彊韩、魏以攻秦,犹无柰寡人何也。今以无能之如耳、魏齐而率弱韩、魏以伐秦,其无柰寡人何亦明矣。」左右皆曰:「甚然。」中旗冯琴而对曰:「王之料天下过矣。当晋六卿之时,知氏最彊,灭范、中行,又率韩、魏之兵以围赵襄子於晋阳,决晋水以灌晋阳之城,不湛者三版。知伯行水,魏桓子御,韩康子为参乘。知伯曰:『吾始不知水之可以亡人之国也,乃今知之。』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魏桓子肘韩康子,韩康子履魏桓子,肘足接於车上,而知氏地分,身死国亡,为天下笑。今秦兵虽彊,不能过知氏;韩、魏虽弱,尚贤其在晋阳之下也。此方其用肘足之时也,原王之勿易也!」於是秦王恐。
 
  齐、楚相约而攻魏,魏使人求救於秦,冠盖相望也,而秦救不至。魏人有唐雎者,年九十馀矣,谓魏王曰:「老臣请西说秦王,令兵先臣出。」魏王再拜,遂约车而遣之。唐雎到,入见秦王。秦王曰:「丈人芒然乃远至此,甚苦矣!夫魏之来求救数矣,寡人知魏之急已。」唐雎对曰:「大王已知魏之急而救不发者,臣窃以为用策之臣无任矣。夫魏,一万乘之国也,然所以西面而事秦,称东籓,受冠带,祠春秋者,以秦之彊足以为与也。今齐、楚之兵已合於魏郊矣,而秦救不发,亦将赖其未急也。使之大急,彼且割地而约从,王尚何救焉?必待其急而救之,是失一东籓之魏而彊二敌之齐、楚,则王何利焉?」於是秦昭王遽为发兵救魏。魏氏复定。
 
  赵使人谓魏王曰:「为我杀范痤,吾请献七十里之地。」魏王曰:「诺。」使吏捕之,围而未杀。痤因上屋骑危,谓使者曰:「与其以死痤市,不如以生痤市。有如痤死,赵不予王地,则王将柰何?故不若与先定割地,然後杀痤。」魏王曰:「善。」痤因上书信陵君曰:「痤,故魏之免相也,赵以地杀痤而魏王听之,有如彊秦亦将袭赵之欲,则君且柰何?」信陵君言於王而出之。
 
  魏王以秦救之故,欲亲秦而伐韩,以求故地。无忌谓魏王曰:
 
  秦与戎翟同俗,有虎狼之心,贪戾好利无信,不识礼义德行。苟有利焉,不顾亲戚兄弟,若禽兽耳,此天下之所识也,非有所施厚积德也。故太后母也,而以忧死;穰侯舅也,功莫大焉,而竟逐之;两弟无罪,而再夺之国。此於亲戚若此,而况於仇雠之国乎?今王与秦共伐韩而益近秦患,臣甚惑之。而王不识则不明,群臣莫以闻则不忠。
 
  今韩氏以一女子奉一弱主,内有大乱,外交彊秦魏之兵,王以为不亡乎?韩亡,秦有郑地,与大梁鄴,王以为安乎?王欲得故地,今负彊秦之亲,王以为利乎?
 
  秦非无事之国也,韩亡之後必将更事,更事必就易与利,就易与利必不伐楚与赵矣。是何也?夫越山逾河,绝韩上党而攻彊赵,是复阏与之事,秦必不为也。若道河内,倍鄴、朝歌,绝漳滏水,与赵兵决於邯郸之郊,是知伯之祸也,秦又不敢。伐楚,道涉谷,行三千里。而攻冥?戹之塞,所行甚远,所攻甚难,秦又不为也。若道河外,倍大梁,右上蔡、召陵,与楚兵决於陈郊,秦又不敢。故曰秦必不伐楚与赵矣,又不攻卫与齐矣。
 
  夫韩亡之後,兵出之日,非魏无攻已。秦固有怀、茅、邢丘,城垝津以临河内,河内共、汲。必危;有郑地,得垣雍,决荧泽水灌大梁,大梁必亡。王之使者出过而恶安陵氏於秦,秦之欲诛之久矣。秦叶阳、昆阳与舞阳邻,听使者之恶之,随安陵氏而亡之,绕舞阳之北,以东临许,南国必危,国无害乎?
 
  夫憎韩不爱安陵氏可也,夫不患秦之不爱南国非也。异日者,秦在河西晋,国去梁千里,有河山以阑之,有周韩以间之。从林乡军以至于今,秦七攻魏,五入囿中,边城尽拔,文台堕,垂都焚,林木伐,麋鹿尽,而国继以围。又长驱梁北,东至陶卫之郊,北至平监。所亡於秦者,山南山北,河外河内,大县数十,名都数百。秦乃在河西晋,去梁千里,而祸若是矣,又况於使秦无韩,有郑地,无河山而阑之,无周韩而间之,去大梁百里,祸必由此矣。
 
  异日者,从之不成也,楚、魏疑而韩不可得也。今韩受兵三年,秦桡之以讲,识亡不听,投质於赵,请为天下雁行顿刃,楚、赵必集兵,皆识秦之欲无穷也,非尽亡天下之国而臣海内,必不休矣。是故臣原以从事王,王速受楚赵之约,而挟韩之质以存韩,而求故地,韩必效之。
 
  夫存韩安魏而利天下,此亦王之天时已。通韩上党於共、甯,使道安成,出入赋之,是魏重质韩以其上党也。今有其赋,足以富国。韩必德魏爱魏重魏畏魏,韩必不敢反魏,是韩则魏之县也。魏得韩以为县,卫、大梁、河外必安矣。今不存韩,二周、安陵必危,楚、赵大破,卫、齐甚畏,天下西乡而驰秦入朝而为臣不久矣。
 
  二十年,秦围邯郸,信陵君无忌矫夺将军晋鄙兵以救赵,赵得全。无忌因留赵。二十六年,秦昭王卒。
 
  三十年,无忌归魏,率五国兵攻秦,败之河外,走蒙骜。魏太子增质於秦,秦怒,欲囚魏太子增。或为增谓秦王曰:「公孙喜固谓魏相曰『请以魏疾击秦,秦王怒,必囚增。魏王又怒,击秦,秦必伤』。今王囚增,是喜之计中也。故不若贵增而合魏,以疑之於齐、韩。」秦乃止增。
 
  三十一年,秦王政初立。
 
  三十四年,安釐王卒,太子增立,是为景湣王。信陵君无忌卒。
 
  景湣王元年,秦拔我二十城,以为秦东郡。二年,秦拔我朝歌。卫徙野王。三年,秦拔我汲。五年,秦拔我垣、蒲阳、衍。十五年,景湣王卒,子王假立。
 
  王假元年,燕太子丹使荆轲刺秦王,秦王觉之。
 
  三年,秦灌大梁,虏王假,遂灭魏以为郡县。
 
  太史公曰:吾適故大梁之墟,墟中人曰:「秦之破梁,引河沟而灌大梁,三月城坏,王请降,遂灭魏。」说者皆曰魏以不用信陵君故,国削弱至於亡,余以为不然。天方令秦平海内,其业未成,魏虽得阿衡之佐,曷益乎?
 
  毕公之苗,因国为姓。大名始赏,盈数自正。胤裔繁昌,系载忠正。杨干就戮,智氏奔命。文始建侯,武实彊盛。大梁东徙,长安北侦。卯既无功,卬亦外聘。王假削弱,虏於秦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