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战国时期 > 田氏代齐—— 一场赌博与艺术相结合的篡权
2017-08-04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战国初期,作为春秋五霸之首的齐国,不但没有了昔日的威风,连君主之位都被人篡夺了。这一事件也和“三家分晋”一起成为了战国时代来临的主要标志。那么,齐国的篡位者究竟是什么来历?他是如何篡夺君主之位的?被篡位后的齐国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落难贵族投奔春秋一哥
晋国的韩、赵、魏三家得到周天子的正式册封后,干脆把国君废掉,灭了晋国。这种事儿不但在晋国发生了,在另一个春秋时期的强国——齐国也发生了。
齐国是姜子牙后代的领地,是东海之滨的大国。齐桓公姜小白是春秋五霸之首,但他一死,齐国的霸业就拱手送人了。虽然后来也出了个齐景公,算是个中兴之主,但终究也没有把齐国拉回到齐桓公时代的水平。
最后,姜太公的子孙连祖宗的基业都保不住了,姜姓的齐国竟变成了田姓的齐国。
自从周平王东迁以后,周王室的威严一落千丈。渐渐地,谁都不把天子当回事儿了。周天子自己水平也有限,只能坐拥江河日下的江山,管不住诸侯不说,有时候还得低声下气地求他们为自己办事儿,跟西周初年分封诸侯的周武王根本没法儿比。
姜子牙画像
图  一代兵祖姜子牙
诸侯中不尊敬周天子的大有人在,还有抢天子东西的、指着鼻子骂天子的,甚至连打天子的都有。但是,这些看上去风光无限的诸侯们,也或多或少地面临着与周天子同样的命运,甚至还不如周天子。
晋国就是一个例子,齐国也遭遇了相似的命运。不过齐国多少比晋国强点儿——晋国是彻底没了,国土也被一分为三;齐国还好,一直坚持到了秦始皇统一天下。
齐国虽然没有亡国,但掌门人却换姓了。姜太公的子孙被拉下了国君的宝座,坐上去的人变成了姓田的。
这个田氏家族,实际上是个外来户。他们原本姓陈,是春秋时期陈国国君的后人。你说你姓陈的,好好在陈国待着当贵族就行了呗,跑到齐国来干啥?原因很简单——避祸。
那个时代,上到周王室,下到各诸侯国,因为继承人的问题闹出来的乱子数都数不清。君臣相斗,父子相残,这种记载车载斗量。
各诸侯国一年一小乱,三年一大乱,无年不乱,年年都乱。一乱,王孙贵族就要跑路,去别的国家避祸。连齐桓公姜小白、晋文公姬重耳这些大佬们,都曾经颠沛流离过。陈国内乱后,陈国的公子陈完就避祸到了齐国,投靠了当时的春秋一哥——齐桓公。
陈完不是一个普通的贵族,他是贵族中的精品,因为他爹是陈厉公。齐桓公觉得让这样一个贵族精品在齐国当个平头老百姓,实在不太合适,就打算给他个封邑,将他提拔成高级贵族。
这个身份陈完可不敢接受。他很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外来户,又是初来乍到,要是立马就成了齐国的高级贵族,让那些根深蒂固的老贵族情何以堪啊。最后,齐桓公就让他当了齐国的建设部部长。
那时候的部长级别没有现在的这么高,不过好歹也算个中等偏上的官职。在这个职位上,陈完夹起尾巴做人,工作兢兢业业,待人彬彬有礼,很快就在齐国站稳了脚跟。
后来,陈完为了保障自己在齐国的地位,就同齐国的一个宗族联姻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陈完改姓田氏,老陈家变成了老田家。
军事政变
图 军事政变
散户也能变成大股东
在那时,建设部部长这个官职虽然听起来挺威风的,手上也有些实权,但也只能算个临时工,是齐国的高级打工仔。
后来,田家的子孙默默奋斗,从散户变成了小股东,又从小股东变成了大股东。到了陈完第五世孙的时候,老田家的掌门人就被正式封为正卿,相当于当上了齐国的副总理。
陈完这个有出息的五世孙叫田桓子。田桓子继承爵位时,正是齐国历史上最混乱的一段时期,好几任国君都被杀。田桓子联合名臣晏婴,推翻了其他士大夫的势力,扶持齐景公登基。田氏由此成为了齐国贵族当中的两大勋臣之一,地位仅次于晏婴。
齐景公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而且也有重现桓公霸业的雄心,但他比较奢侈。到了晚年,齐景公特别喜欢修建漂亮的宫室,聚狗马逗乐。要维持如此奢侈的生活就得要钱、要劳力。于是齐景公对人民征收了很重的赋税和徭役。他家的仓库里布匹和粮食堆积如山,都腐烂生虫了,宫殿修了一座又一座。齐景公自己感觉颇爽,但普通老百姓却活不下去了,大大小小的反抗斗争接连不断地爆发。
老百姓造反是因为吃了上顿没下顿,所以派兵镇压根本没用,一场完了又来一场,总不能把所有人都杀了吧?这时候,田氏的掌门人、田桓子的儿子田乞开始了经济改革。
田乞把齐国的粮食单位由四进制改为五进制。这是什么意思呢?他向人民借贷时,用的是新制,一个单位五斗;而百姓还贷时用的是旧制,一个单位四斗。计算借贷的数量时,只看单位,不论重量。也就是说,百姓借粮食五斗,还贷时只用还四斗就可以了。对老百姓来说,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儿!
战国初期形势图
战国初期形势图
这样一来,齐景公对百姓的强征暴敛,就与田氏施恩于百姓的正面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自然而然地,田氏得到了齐国人民的拥护和爱戴。
老百姓心向田氏,田氏家族日益强大。齐景公九年,晏婴出使晋国,还私下里对晋国的大夫说:“齐国的政权迟早要被田氏搞走,他们虽然没有大的功德,但是能借公室之力施私恩,有恩德于民,是民心所向呀。”
到了景公晚年的时候,有一次晏婴陪齐景公在宫里坐着。齐景公一看自己修建的豪华宫殿,就想起了身后事,感叹道:“我死了之后,谁会入主这里呢?”
晏婴接过话茬:“恐怕是田氏吧。田氏虽然没有丰功伟绩,但他们多机灵呀,知道对民众施恩。您是征税多,他们家是施舍多,所以老百姓都向着他们老田家。您的后代要稍稍懈怠,没准儿姜姓的齐国就要姓田了。”
齐景公一听就慌了,赶紧问道:“那这事儿该咋整呢,要不然干脆把老田家给灭了?”
晏婴说:“暴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呀,您要把他逼急了,他可就狗急跳墙了。更何况,老田家啥罪名都没有,咱们要动他,名不正言不顺。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所有的一切都符合礼法规范。农民去种地,士兵去站岗,该干吗的就去干吗,谁都不要多管闲事儿,也不要瞎折腾。贵族们也一样,你的封邑有多大,你就管多大的地方。出了你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你就管不着了。”
从表面上看,晏婴这番话是想恢复国家的正常秩序,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要限制田氏的权力范围。这样一来,田氏就不可能窃取国家的利益了。
齐景公很赞同晏婴的主张,但是到了这会儿,他也是有心无力了。虽然他采取了一些限制田氏家族发展的措施,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实际上,齐景公的个人追求,是希望在有生之年实现桓公当年的霸业,所以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上头了,没工夫为后世精打细算。
后来,景公让齐国的两个老牌贵族分别担任左、右相国,辅佐他最喜欢的美姬生的孩子做太子。
田家代有牛人出
不久之后,齐景公去世了。太子在两位相国的辅佐下继承了王位。这时候,田乞不高兴了,因为他想立的是公子阳生。
这个时候,阳生为了避祸逃到了鲁国。田乞则假装拥护两位相国,实则暗地里挑拨他们与其他大夫的关系,掀起了一场武装夺权的斗争。
田乞对两位相国说:“好些人对你们的相国地位不满,正在暗地里筹划怎么推翻你俩。”
转过头,田乞又对大夫们讲:“那二位野心可不小,他们打算独霸齐国的朝政,把咱们这些碍事儿的都干掉。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与其等他们动手,不如咱们先发制人。”
两头挑事儿的结果,就是两头都相信田乞说的是真的。
于是,其他大夫就联合田氏发动武装政变,直接杀入王宫,不但搞定了两位相国,连刚继位没多久的新国君也成了政治难民,慌忙跑路了。
第一步计划成功后,田乞派人到鲁国接回了阳生。阳生回来后,先藏在田乞家,然后田乞邀请大夫们到他家里聚会。
酒宴期间,田乞把阳生藏在一个口袋里,放在中央的座位上。喝酒喝到一半的时候,田乞突然打开口袋,放出阳生,说这才是齐国的国君。大夫们争争吵吵一阵子后,一致承认阳生是齐国的国君。阳生就是齐悼公。
悼公一继位,田乞就被任命为相国,开始独揽齐国大权。
悼公是完全倚重于田乞的,他的吃喝拉撒睡都归田乞管。田乞虽然手握大权,但齐国的旧贵族势力仍然很强大,容不得半点轻视。
随着田乞当上相国,田氏的权威日益扩大。齐悼公做了四年傀儡,最后被一个看他不顺眼的老贵族给干掉了。然后,大家伙又聚在一起开了个会,共同推举了一位宗室当国君,这就是齐简公。这时候,田乞已经不在人世了,继承田家大业的是他的儿子田常。
因为在新君继位的过程中,田氏受到了排挤,所以比起前任的悼公,简公时田氏的权力要小得多。虽然田常被齐简公任命为右相,仍然掌握大权,但是担任左相的官员与他非常不和。
这时候,田氏代齐的传言已经在社会上散布开了。齐简公不想祖宗基业毁在自己手里,就想把田氏彻底解决掉。
与此同时,多年来田氏独揽大权,也引起了许多旧贵族的不满。齐简公就跟这些旧贵族联合,形成了反田统一战线。与田常不和的左相有一个同族,名叫子我。这人经常跟别人讲,要把田氏子孙全部杀光,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面对这样的局面,田常是淡定不了的。齐简公继位的第四年,田常一方面延续祖父收买人心的政策,在封地内实行仁政,招揽大批百姓投靠;另一方面,他整合田氏宗族的力量,加强了宗族内部的团结,很快形成了一套强有力的政治班底。在田常之前的田氏历代宗主,都是通过联合旧贵族来扩大势力的,到田常的时候,就可以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了。
一咬牙就篡位成功了
公元前481年,田常动手了。第一个被拿来开刀的就是那个宣称要杀光田氏子孙的子我。这个人平时住在齐简公的宫殿里,田常连招呼都不打,就带着打手乘车入宫,要去杀他。
这时候齐简公正在宫里与宠妃喝酒作乐。他一听说田常带人到宫里杀人来了,顿时火冒三丈,大骂道:“你田常也太瞧不起人了吧,竟然跑到宫里来杀人放火!”
于是,齐简公迅速调动武装力量,准备镇压田常。田常一时半会儿打不进宫门,只好暂时撤退。回去后,他又多组织了一些家臣、军队,第二次杀向王宫,要找回场子。
当时忠于齐简公的大臣和军队不在少数,如果齐简公当机立断,联合反田统一战线的力量,进行决战,田常估计就交代在那里了。可惜齐简公的反应一开始很果断,可到了临近行动时,却变得犹豫不决了。
齐简公这边正忙着犹豫呢,田常已经一咬牙,一狠心,决定背水一战了。在火并的过程中,他身先士卒,率领部众将左相的军队击溃了。
左相被击溃后,齐简公被吓破了胆儿,扔下随从就跑了。在逃跑的路上,他被田常的部下捉住,最终死于非命。
随后,田常来了一次大清洗,把凡是跟自己不对付的势力通通解决掉。这下,田氏一族是真的大权独揽了。
齐简公被杀掉之后,田常拥立他的弟弟当傀儡,这就是齐平公。田常自己以国相的身份继续掌握大权,成为了齐国真正的当家人,就相当于东汉时的曹操。
这一时期,田常的内外政策是对内深化改革,发展生产,对外寻找盟友,稳固自己的地位。
此时,晋国已经是韩、赵、魏三家的天下了,所以田常就找上了这三家,建立友好关系,相互承认对方的地位。就这样,几位犯上作乱的大夫结成了利益。
为了争取韩、赵、魏的支持,田常还主动把之前齐国占领晋国的土地归还给了他们。而面对咄咄逼人的楚国,田常则采取了隐忍政策。
田常去世后,田氏掌握政权的局面持续了六十九年。这六十九年中,都没有其他贵族敢对抗田氏的权威。田氏越来越像国君,而原来的国君姜氏则越来越像臣子。
田常的儿子立了齐宣公,孙子立了齐康公。田氏宗族中的各类人物也陆续接替齐国旧贵族的地位,以新贵族的身份把持国政。田氏彻底废掉姜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到了公元前392年,傀儡国君齐康公被田常的孙子田和迁移到了海边居住。田和与魏国国君魏文侯关系很好,所以他让魏文侯给周天子上奏,要求按照三家分晋的例子,册封他为齐国国君。
周天子自身难保,哪敢不答应?公元前386年,周天子正式册封田和为齐国国君。自此,立国七百年的姜氏齐国算是灭亡了,不过齐国的名号总算是保留了下来。
三家分晋虽然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但那是三家权臣势力均衡的产物。田氏代齐就更厉害了,是一家权臣独揽大权,最终使一个国家从里到外改朝换代了。这标志着西周建立的宗法秩序彻底崩溃。田氏代齐也被看作权臣篡位的开端。
田和能走出这最关键的一步,是因为他有一个重要的盟友——魏文侯。魏文侯是三家分晋之后魏国的国君,在他的领导下,魏国很快就强大起来,成为了战国初年的头一霸。可魏国只是三晋之一,实力远不如原来的晋国,那么,它是如何称霸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