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西晋历史 > 司马炎为何不能废‘’弱智‘’太子
2018-06-25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司马炎统一天下之后,向司马家族的宗亲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优雅的统治国家?
      大家经过讨论认为,曹丕当年跟曹植争夺太子之位,导致后来魏朝皇帝都防备着宗室,所以魏朝的王爷手里没有实权,才让咱们司马家有机可乘,这个教训是一定要吸取的。所以咱们司马家呢,自然就是要依靠宗室、发动宗室,用司马家的这些人把这锦绣河山管起来,这样外人就没机会乘虚而入啦!
      大家觉得这个主意太棒了。
      不过这里还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治国理政的方针政策问题。司马家族上位的过程比较不光彩——这也是曹操跟司马懿不同的地方,曹操当年虽然是“奉天子以令诸侯”,但是人家接到汉天子的时候,汉朝基本上只剩下个空架子了,曹操是自己东征西讨一点点打下来的地盘,所以曹丕登基时,大家基本上也还是比较心悦诚服的。可你司马家是怎么上的位呢?靠的是阴险狡诈、宫廷政变、巧取豪夺啊!你这让天下人怎么看?所以司马家的人自己也觉得比较尴尬,最后商量了一下,觉得咱们晋朝啊,“忠”这事是肯定不能提了,提了容易被人打脸,那怎么办呢?也有招,咱们以“孝”治国吧!
      帝内忌而外宽,猜忌多权变。……及平公孙文懿,大行杀戮。诛曹爽之际,支党皆夷及三族,男女无少长,姑姊妹女子之适人者皆杀之,既而竟迁魏鼎云。
      明帝时,王导侍坐。帝问前世所以得天下,导乃陈帝创业之始,用文帝末高贵乡公事。明帝以面覆床曰:“若如公言,晋祚复安得长远!”迹其猜忍,盖有符于狼顾也。——晋书·宣帝纪
       不过以孝治国还是依法治国,其实都无所谓。当时连年战乱,人死了一茬又一茬,蜀汉投降的时候才二十八万户,东吴好一点,被灭的时候也不过五十二万户,这俩加在一起都没有现在徐州市的人口多。因此晋朝统一天下以后开始休养生息,人口啊生产力啊什么,马上刷刷的就回来了。
      此时天下的形势不是小好,是一片大好。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司马族人封王四处镇守天下,世家大族拥护朝廷,可以说大晋正处于走向伟大复兴的道路之上。然而司马炎却不是很开心。
      他不开心的原因很简单:他的太子是个傻子。日后著名的“何不食肉糜”就是出自这位太子之口。
      (司马衷)尝在华林园,闻虾蟆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晋书·惠帝纪
      其实用傻子来形容他的太子可能有点不太恰当,现代的精神病学将智力缺陷人群划分为“白痴”、“痴愚”和“愚鲁”三种,而学者们认为司马炎的太子司马衷只能被划分到“愚鲁”这个等级里。司马炎当年立太子的时候司马衷只有9岁,可能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只是发育的稍稍有点慢,也没太在意这事。然而随着司马衷年纪越来越大,司马炎终于也醒悟过来了——朕这太子,是不是缺心眼啊?
      时帝素知太子暗弱,恐后乱国——晋书·荀勖传
      帝常疑太子不慧,且朝臣和峤等多以为言,故欲试之。——晋书·惠贾皇后传
      正常来讲,知道自己立的太子缺心眼也好办,司马炎有子女30多个,虽然夭折了一些,不过想找个智力发育正常来的接班还是很容易的。可问题在于司马炎立太子的时候蜀吴未灭,这位皇帝一直忙着平定天下,等终于反应过来想换个太子的时候司马衷已经成婚有了太子妃,悲催的司马炎发现自己现在竟然没法轻易下手换太子了!
      这位太子妃姓贾,名南风。长相感人,性格粗犷,还大司马衷两岁。智力发育有缺陷的司马衷经常被自己的太子妃压得抬不起头来。而这位贾南风能被选为太子妃的原因也很简单:她有一个叫贾充的爸爸。
      贾充是司马家的死忠,是当年司马氏反魏集团的核心骨干成员之一,亲自指挥了剿灭大魏皇帝曹髦“叛乱”的战斗(就是大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然后带头冲锋的那位)。不过这事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以至于是个人都敢当着贾充的面开一波嘲讽。司马炎显然知道帮着自己家上位的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然而你说杀了吧,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人家背上骂名都是为了你们司马家。重用吧,也不是那么回事,总不能让天下人一直戳着司马家的脊梁骨吧?所以司马炎思前想后,决定把贾充为代表的这些“乱臣贼子”外放,弄到地方上去。然后自己亲近一些忠正之士——这名声不就回来了么?
      结果正好当时河西鲜卑族作乱,司马炎马上表态:贾充你能力出众、才智卓绝,要不就去西边挂帅出征吧!
      贾充当然不干,不仅贾充不干,当年一票帮着司马家族谋朝篡位的大臣们都不干——合着我们是卫生纸么?用的时候拿起来,用完了就丢厕所里冲掉?这丢到西边出征还回的来么?所以大家群策群力,最后想出来的办法就是让贾充的姑娘嫁给司马衷,这样贾充就可以以姻亲的身份留在中央了。
      司马炎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喂了一口苍蝇一样恶心,然而他却没法拒绝这个方案。这不仅仅是因为一票贾充同党天天撺掇、连自己的皇后也被收买了不停吹枕边风的缘故,司马炎顾忌的,是一个更重要的人物。
      那就是齐王,司马攸。
      司马攸是司马昭的次子,后来因为司马师没儿子,就过继给了司马师。司马懿特别器重自己这个孙子,觉得他又能干人又好,司马昭一度曾想传位给司马攸,后来因为大臣们反对而作罢。
      齐献王攸,字大猷,少而岐嶷。及长,清和平允,亲贤好施,爱经籍,能属文,善尺牍,为世所楷。才望出武帝之右,宣帝每器之。——晋书·卷三十八·列传第八
      初,攸特为文帝所宠爱,每见攸,辄抚床呼其小字曰“此桃符座也”,几为太子者数矣。及帝寝疾,虑攸不安,为武帝叙汉淮南王、魏陈思故事而泣。——晋书·卷三十八·列传第八
      这就有点尴尬了,有点像当年曹丕与曹植之事的翻版。然而咱们司马家刚刚吸取了曹魏的教训,决定要用自家人把天下管起来,那肯定就不能耗子动刀窝里反对不对?而司马攸又是文韬武略俱全的英才,于是大家都知道,咱们大晋的这位齐王啊,那是真厉害,比皇帝也差不到哪去。
      武帝践阼,封齐王,时朝廷草创,而攸总统军事,抚宁内外,莫不景附焉。
      而最要命的地方就在于,贾充是司马攸的老丈人!你说你现在真的把脸皮撕破了,贾充跟他身后的势力一起倒向司马攸,到时候齐王要兵权有兵权,要人望有人望,我这个皇帝还怎么干?
      于是无奈之下,司马炎只好答应了这个要求。从此,贾充他们的位置彻底稳固了下来。这也使得司马炎在彻底发现司马衷的异常之后拿自己这个儿子毫无办法的主要原因——废了太子,就废了太子妃,废了太子妃,就相当于动了贾充这些人的位置,而动了贾充这些人的位置,他们就会倒向齐王一边,从而撼动皇位!而只要太子还在,这些人反而会拧成一股绳,成为拱卫自己皇位的力量。
      怎么办?凉拌吧,两害相权取其轻,更何况司马衷在“愚鲁”的智力缺陷群体中还算是比较好的那一种,偶尔也会表现出接近于正常人的一面。因此司马炎最后没奈何的认了命——朕给你留下这片江山,再留下顾命大臣,你做个守成之君总没什么问题吧?
      司马炎忘了一件事。
      那就是司马衷或许能在大臣们的辅佐下做个守成之君,然而他的那个剽悍的太子妃贾南风,可能安分守己的做一个皇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