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西晋历史 > 晋惠帝司马衷
2017-10-31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晋武帝和他祖父、伯父、父亲都是善于玩弄权术的人,可是他的儿子——太子司马衷偏偏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低能儿。朝廷里里外外都担心,要是晋武帝一死,让这个低能儿继承了皇位,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有些大臣想劝武帝另立太子,但是不敢明说。有一天,在晋武帝举行宴会的时候,大臣卫瓘(音guàn)假装酒醉,倒在晋武帝的御座面前,用手抚摸着座位,嘴里含含糊糊地说:“这个座位太可惜了!”
      晋武帝马上懂得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假装听不懂,说:“你在胡说些什么,准是喝醉了吧。”接着,吩咐侍从把卫瓘扶起来送走。
      打那以后,谁也不敢向晋武帝再提这件事。
     晋武帝毕竟也有点犹豫。他想试试他的儿子到底糊涂到什么程度。有一次,他特地送给太子一卷文书,里面提出几件公事,要太子处理。
      太子的妻子贾妃,是个机灵的女人,见到这卷文书,连忙把宫里老师请来,替太子代做答案。那个老师很有学问,写出一份卷子,引经据典,答得头头是道。
      贾妃看了挺满意,旁边有个略懂文墨的太监却提醒她:“这份卷子好是好,可是皇上明知太子平常不大懂事,现在写出这样一份卷子,反倒叫他怀疑。万一查究起来,就把事情弄糟了。”
      贾妃说:“对,亏得你提醒一下。那么还是你来另写一份吧。写得好,将来还怕没你的好处!”
      那个太监就另外起草了一份粗浅的答卷,让太子依样画葫芦抄写一遍,送给晋武帝。
      晋武帝一看,卷子虽然写得很不高明,但是总算有问必答,可见太子的脑子还是清楚的。俗话说:癞痢头儿子自己的好,能将就也就将就过去了。
     公元290年,晋武帝病重。太子司马衷已经三十多岁。按理说,三十多岁的人已经可以处理政事了。但是晋武帝到底不放心,立个遗诏,要皇后的父亲杨骏和他叔父汝南王司马亮一起辅政。晋武帝临死的时候,只有杨骏在身边。杨骏为了想独揽大权,和杨皇后串通起来,另外伪造一道遗诏,指定杨骏单独辅政。
      晋武帝一死,太子司马衷即位,这就是晋惠帝。
     晋惠帝即位以后,国家政事他一件也管不了,倒是闹出一些笑话来。
      有一次,他带了一批太监,在御花园里玩。那是初夏季节,池塘边的草丛间,响起一片蛤蟆的叫声。
     晋惠帝呆头呆脑地问身边的太监说:“这些小东西叫,是为官家,还是为私人呢?”
     太监面面相觑(音qù),不知该怎样回答。有个比较机灵的太监一本正经地说:“在官地里的为官家,在私地里的为私家。”
     惠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有一年,各地闹饥荒。地方的官员把灾情上报朝廷,说灾区的老百姓饿死的很多。这件事给晋惠帝知道了,就问大臣说:“好端端的人怎么会饿死?”
      大臣回奏说:“当地闹灾荒,没粮食吃。”
      惠帝忽然灵机一动,说:“为什么不叫他们多吃点肉粥呢?”
     大臣们听了,个个目瞪口呆。
    西晋出了这样一个白痴皇帝,周围的一群野心家自然就蠢蠢欲动了。
      司马衷当上皇帝后,皇后贾南风乱政,八王乱起,他无力解决复杂多变的政治危机,西晋王朝很快崩盘。
     永兴元年(公元304年),东海王司马越劫持了司马衷,以皇帝的名义讨伐成都王司马颖。
      在荡阴,司马越被司马颖打得屁滚尿流,在逃命的时候就顾不上司马衷了。
     司马衷坐在辇车上,脸部受伤,身中三箭,百官及侍卫人员都纷纷溃逃。
     司马颖的军士杀上来了,“竹林七贤”之一嵇康的儿子嵇绍挺身而出,誓死保卫天子。
     乱兵不由分说,上来对着嵇绍就是一顿乱砍,鲜血直溅司马衷的衣襟。
     司马衷急得大喊:“这是忠臣,不要杀。”
     司马衷的喊话显得很幼稚,但却充满了真诚。
    那些军士手脚不停,嘴里回答说:“奉皇太弟(司马颖)的命令,只是不伤害陛下一人而已!”
     司马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嵇绍被杀。
     司马衷脱险后,每天都穿着那件沾满了嵇绍鲜血的衣服上朝。
     大臣们建议他换一件新的或脱下来洗干净血迹。
     司马衷不干,哭着说:“这上面是忠臣嵇侍中的血,千万不能洗去啊。”
     满朝文武听了,耸然动容,感怀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