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唐朝历史 > 揭秘九世纪东亚大三角:唐朝、回鹘、吐蕃
2019-04-15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古代中原王朝一旦建立大一统国家,必定会迫使漠北草原整合成为一股庞大的政权以抗衡,这是因为中原统一王朝占据了对草原部落的贸易垄断权,逼迫处于劣势的游牧部族必须联合起来才能获取生存下去的机会。由于存在这层逻辑,秦、隋崛起之时,也是匈奴和突厥昌盛之日。然而强横一时的唐朝在先后击败东突厥、西突厥和后突厥之后,却面临漠北草原霸主回鹘和雪域高原霸主吐蕃的双重压力。
      雪域高原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海拔高度,始终难以凝聚成合力,却在唐朝崛起强大,并随着唐朝的灭亡再度沉沦,走向覆灭。回鹘身为草原霸主,但在唐朝经历安史之乱后却继续同唐盟好。大唐、回鹘、吐蕃,在九世纪的东方究竟运转着怎样的地缘逻辑呢?

安史之乱后,唐朝不复鼎盛

      唐朝是中华帝国的鼎盛时期,然而人们通常所述的盛唐恐怕并不包含经历了天宝危机之后的中唐和晚唐时代。发生在唐玄宗后期天宝年间的安史之乱,沉重的挫伤了唐朝的国力,人口耗损严重,中原腹地尤其是河南河北地界糜烂。唐肃宗以及唐代宗时期,甚至两度引回鹘草原骑兵相助,攻打被叛军占据的洛阳。
      安史之乱平定之后,唐朝中枢迅速改革,一方面积极剪除地方藩镇和官僚体系内军人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则通过经济改革加强中央财政力量。宦官充作监军使插手军方事务的做法虽然埋下了日后宦官干政的隐患,却也在安史之乱后迅速威慑住了各地节度使。均田制和两税法的颁布引发了晚唐时期饱受重赋的农民不满,却促进了中唐时期中央势力的扩大,让朝廷能够将拱卫中央的神策军实现扩员。
      然而元气大伤的唐朝此后再难整合全国,地方上的节度使形成了事实上的割据。唐朝中央虽不断增加自身优势,但始终难以有效压制地方藩镇。

漠北霸主回鹘,改变草原生存模式

      在安史之乱中,回鹘改变了以往草原政权南下掠夺农耕文明的生存模式,转而通过以合法雇佣军的方式进入中原,协助中原皇帝平叛,并获取丰厚的报酬。唐肃宗、唐代宗两次借兵回鹘,均以洛阳全城财富人口作为报酬与其达成协议。唐朝的衰落导致回鹘仅需极小的成本就可以获得丰厚的财富,同中原王朝因此维持了以和平为主基调的交往,双方通商始终顺畅。
      不过促使回鹘改变以往生存模式并非草原自身文化的蜕变,而是源于一群来自中亚粟特人的介入。粟特人又称昭武九姓,是定居在中亚河中一带的东伊朗族群,农耕定居为主,但更擅长经商。这一族群不仅帮助回鹘从唐朝的内部对垒中榨取保护费,还给回鹘带来了文字。这就导致回鹘虽然表面上是一个草原帝国,但却无需像早前的草原霸主一样通过征伐获取财富。中原的贸易据点和中亚由粟特人经营的商道源源不断的为回鹘输血,同时也让回鹘逐步文明开化。

游牧的回鹘有颗定居的心

      拥有巨大财富,并且能够通过自身文字学习和传播知识的回鹘到了后期琢磨的主要事情便是如何守护自身的财富,而非如何更高效的掠夺他人。那么如何守护自己的财富,并给予自己一个学习知识的环境呢?回鹘人的方案是修筑城池。通过宏伟的城墙以维护自身让其他草原部落眼红的财富,于是回鹘成为古代漠北草原游牧帝国之中,仅有的一个修筑城池的帝国。
      城池是农耕文明必须的防御工事,但农耕文明拥有足够的粮食以维护稠密的人口,这就导致兵源和财源的稳固。回鹘地处草原,没有合适的土壤耕战粮食,只能依赖商路的财富补给,因此回鹘的城池不仅相距甚远,而且大多靠近商路汇集之处。如此分布虽有利于商贸往来却未必能合理拱卫整个帝国。另外游牧者兵民一体的组织特征在被定居城池的生活方式大破之后,回鹘的高机动性就丧失了,其骑兵作战能力迅速下降,最终被原先臣服其下的黠戛斯击败,灭国。

安史之乱促进吐蕃崛起

      唐朝时,佛教的传入给了雪域高原上的统治者以压制贵族的抓手。贫瘠的土地无法运行高效的官僚体系,因此宗教称为连结各方的最佳方案。可是即便如此,维系一个疆域如此辽阔的吐蕃帝国,对帝国财政的压力还是十分吃力的。为了争夺商路财源,吐蕃曾同唐朝反复在河西走廊一带拉锯争夺,但却逐步占据了下风。可是安史之乱打断了这一进程,让吐蕃趁机占据了以农耕为主的西域和重要商道河西走廊。
      然而吐蕃的强大只是表面的假象,雪域高原内部的复杂社会组织结构需要大量的财力前期整合。吐蕃赞普不得不养活越来越多的僧官以维护自己的统治,这也导致整个帝国对西域的依赖愈发严重了。

回鹘灭亡,吐蕃遭殃

      回鹘覆灭之后,众多族人纷纷携带大量财富四散逃逸。其中少数族群西迁,而大部分回鹘贵族和部众选择了南迁。然而唐朝虽然衰落,但凭借完备的官僚体系以及中原耕地的支撑,还是击败和俘获了前往唐朝边境并发生冲突的几十万回鹘人。
      另外一部分南迁的回鹘人则跑到了仇敌吐蕃的麾下寻求庇护,并最终建立甘州回鹘成为吐蕃的附庸国。然而甘州回鹘比邻河西走廊,是雪域高原腹地通往西域的必经之路。因此回鹘灭亡之后,反而遏守住了死对头吐蕃的商路财源。当老赞普遇刺之后,陷入混乱的吐蕃帝国也因为财政危机而逐步瓦解,此时距离回鹘灭亡不足两年。
      从大唐、回鹘、吐蕃和西域粟特人的相互影响中,我们会发现潜藏在历史脉络之下的种种联系,彼此相邻的帝国显然无法完全独立存在,他们彼此依赖、相互构筑,脱离任何一方就无法解释另一方的发展脉络和生存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