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唐朝历史 > 李克用在李朱之争中是如何由盛转衰的?
2018-03-26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李克用为了遏制朱温的扩张步伐,派出了一支人马准备去山东救援朱宣和朱瑾。
      李克用派出的是他的义子李存信,我们知道,李克用手下将士的战斗力远超大唐其余部队,因此这支人马到了山东之后果然把朱温打了个落花流水。
      朱温对这事表示情绪稳定,因为他已经想好了对策,那就是收买魏博节度使——罗弘信。
      为了看得更明白一些,我们还是先上一张唐末的藩镇形势图好了。
唐末藩镇形势
图 唐末藩镇形势
      李克用的地盘在山西,他如果想到山东,那么就必须经过魏博。如果魏博的节度使发难的话,那么李克用派到山东的部队瞬间就会被两面夹击。
      魏博节度使罗弘信原本是个骑墙党,打算两边都不得罪。然而李存信御下无方,击退了朱温之后竟然在魏州一带大肆劫掠了一番,这下算是惹火了罗弘信,加上朱温一个劲地在旁边添油加醋,没事就给罗弘信写个局势分析什么的:据可信之内部小道消息,李存信下一步就要掉过头来灭了你了!望罗兄早做打算,和我一同抗击晋军!罗弘信越看越有道理,越分析越觉得朱温这话可信,得了,我还是和朱温一起收拾李存信吧。
      李存信这时正信心满满的准备下一波攻势,不料罗弘信从背后扑上来一波暴击就带走了一大半的人马。消息传回太原,李克用大怒,立即点齐兵马从背后给罗弘信来了一波暴击。打进魏博的李克用指示手下一定要狠狠的抢,往死里抢!你罗弘信不是因为我干儿子抢你点东西就发兵打他么?老子这次要抢遍你整个魏博!
      罗弘信转身找到朱温:我这可是听了你的话才出的兵啊,现在这样你能不管?朱温表示我当然不能不管啊,这样,我这边困住朱宣他们,让我手下大将葛从周他们和你一起回家抗击李克用。罗弘信琢磨了一下,觉得李克用铁骑天下闻名,这点人马可能不太够啊。朱温哈哈一笑,说哥们,我早替你想好对策了,咱们就在洹水边上和他打,河边土地松软,骑兵发挥不出优势。另外我这还有个法子,河边草多,咱们多挖陷马坑,把李克用他们忽悠过来,到时候骑兵没了马,咱们一波就把他们带走了。
 
这法子有效没?
 
       事实证明,这办法太好使了,李克用在洹水边上一场大战损失惨重,长子李落落因为陷马坑伤了马腿,被对方活捉,连李克用本人也差点挂掉。李落落被捉之后马上就被送到了罗弘信手里,罗弘信简直爽到不行,随手就把李落落给杀了。
      《旧五代史·唐书二·武皇纪下》:武皇与汴军战于洹水之上,铁林指挥使落落被擒。落落,武皇之长子也。既战,马踣于坎,武皇驰骑以救之,其马亦踣,汴之追兵将及,武皇背射一发而毙,乃退。
      如果罗弘信看过日本的热血漫画,想必是绝对干不出来这种事的。一般说来,漫画里主人公重要的同伴被干掉之后都会暴走反杀,李克用显然遵从了这一定律,得知儿子死讯的李克用战斗力猛增10086,一口气平推掉了魏博十几座城池,罗弘信被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恨爹妈少生了两只脚。朱温本来在山东正打的风生水起,然而此时却发现自己没法再继续下去了,要是罗弘信他们真的被灭了,李克用可就分分钟从背后包抄过来了啊!没奈何的朱温只得放下山东战场,亲自率军驰援魏博,在观音门边上堪堪抵挡住李克用的攻势,战局进入了僵持阶段。
      这时候双方都已经有点精疲力尽了,而李克用的情况尤其不好,因为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留守幽州的刘仁恭变节了。
      刘仁恭是个唐末将领中的奇葩,他武艺平常,头脑一般,唯一拿的出手的是一项奇门本领:挖地道攻城。因此人送外号“刘窟头”。李克用手下大多都是骑兵,攻城比较费劲,刘仁恭投靠李克用之后立刻得到重用。李克用打下来幽州之后,刘仁恭被保举为卢龙节度使,留守幽州。
      然而刘仁恭却另有打算,当李克用派来的使者到达幽州之后,刘窟头表示最近契丹人在幽州附近图谋不轨,自己压力很大,不能为晋王分忧。
      李克用得知这一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刘仁恭算个什么东西?说好听点你是我保举的节度使,说不好听的,你就是我李克用养的一条狗,难道还要跟主人造反么?不信邪的李克用再次派人前往刘仁恭处征兵,然而这次刘仁恭干脆连借口都懒得找了,直接告诉李克用:要兵是没有了,要钱也没有,以后晋王您要想从我这调集兵马粮草,免谈!
      此时朱温与李克用之间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朱温趁着李克用无力继续发动攻势的时候抓紧时间搞定了朱氏兄弟。于是李克用掉转枪口,决定要教一教刘仁恭做人。
      李克用带着五万人马发兵幽州,大家都以为这将是一次极其轻松愉悦的战斗——以李克用的战斗力,打你个刘窟头还不是跟玩一样?事情的发展也和大家估计的差不多,李克用带着人马一路打到蔚州(今河北省蔚县),几乎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李克用十分开心——拿酒来!我要痛饮庆祝!喝完这顿咱们就一鼓作气,把蔚州拿下来!
      王爷,今天大雾,不利进军,要不咱还是算了吧?
      怂货!刘仁恭什么东西,还用怕他么?先喝,喝完了就灭了他!
      正当李克用喝的high的时候,前方探子紧急来报,幽州方面派了一支人马,由一个叫单可及的家伙领着打过来了!李克用一摔酒杯,刘仁恭呢?就派这么个玩意来糊弄我?杀出去!
      于是大醉之中的李克用领着一队骑兵就杀出去,不得不说,飞虎子宝刀不老,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幽州军望风披靡。然而不要忘了,骑兵冲过去了,步兵们可还在后面啊,在追赶自家骑兵的过程中,李克用的步兵中了埋伏,损失惨重。而这位李王爷杀着杀着,也觉得事情不大对头了——怎么我身边自己人都没了,只剩下敌人了啊?只好又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跑回了自己的营盘,然而这时所见的,却只有伤兵满目了。
      《新五代史·唐本纪第四》:四年,刘仁恭叛晋,克用以兵五万击仁恭,战于安塞,克用大败。
      这场战斗是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后,元气大伤的李克用开始走上了下坡路。而与此同时,朱温却顺利的消化掉了自己吞下去的地盘,双方的实力对比发生了明显的改变。朱温的崛起,再也无人能挡。
上接:李克用被假密信驱使追杀田令孜
下接:朱温以梁代唐以及飞虎子的三矢遗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