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三国历史 > 司马师带病出征毌丘俭和文钦
2018-01-03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魏国扬州刺史文钦骁勇善战,又是大将军曹爽的同乡,所以很受曹爽器重。曹爽被诛后,他总害怕自己受牵连。他常常虚报俘虏人数,邀功请赏。大将军司马师总是对他加以约束,因此,他对司马师恨得咬牙切齿。
      镇东将军毌丘俭一向和太常夏侯玄、中书令李璺关系密切,夏侯玄和李璺被杀以后,毌丘俭心里也惴惴不安。
      司马师废黜魏齐王曹芳,改立魏高贵乡公曹髦以后,毌丘俭的儿子、治书侍御史毌丘甸对毌丘俭说:“大人肩负国家重任,如果国家灭亡了,大人却安然地自守一方,恐怕会受天下人的责难。”
      毌丘俭早对司马氏专权心怀不满,听了儿子的话,更坚定了他的决心。魏高贵乡公正元二年(公元255年)正月,他联合文钦,假称接受了太后的诏书,向各州郡发出檄文,共同征讨司马师。
      又上书要求贬斥司马师,让他弟弟司马昭代替他。毌丘俭派使者邀请镇南将军诸葛诞共同讨伐司马师,诸葛诞把使者杀了。毌丘俭和文钦从寿春出发,率领五六万大军渡过淮河,向西到了项县。册丘俭坚守城池,让文钦在外面流动作战。司马师闻讯,连忙向河南尹王肃询问对策。
      王肃说:“淮南将士的父母妻子都留在内地.只要迅速派兵去保护他们的家属,他们肯定会军心涣散,土崩瓦解。”
      司马师连连点头。当时,司马师刚刚割掉眼睛上的肿瘤,创口很大,疼痛难忍。很多大臣都认为他不应该亲自率兵出征,只有王肃和尚书傅嘏、中书侍郎钟会等人认为司马师必须亲征。
      司马师思前想后,一跺脚站起来,咬紧牙关说:“还是我亲自讨伐叛军。”
      他让司马昭兼任中领军,留守洛阳,他自己率大军出发。路上,他向光禄勋郑袤请教退敌的办法。郑袤说:“毌丘俭目光短浅,文钦有勇无谋,大将军应该深沟高垒,挫掉他们的锐气。”
      司马师对这个计策赞不绝口。他马上屯兵汝阳,派荆州刺史王基占领南顿,同时通知诸葛诞率领豫州的军队进攻寿春,征东将军胡遵率领青州和徐州的军队截断毌丘俭的退路。有了这三路兵马,毌丘俭和文钦进退两难。军队将士的家属都在北方,他们都惦记着家里,毫无斗志,不断有人偷偷逃跑或向司马师投降。
      这时,兖州刺史邓艾也率领一万多兵马,日夜兼程地赶到乐嘉,准备接应司马师。文钦领兵袭击乐嘉。不想司马师已从汝阳秘密进军到乐嘉与邓艾会合。文钦大吃一惊,不知如何是好。
      他的儿子文鸯虽然只有18岁,却很镇定。他对父亲说:“敌人刚到,还没安定下来,我们连夜偷营劫寨,准能获胜。”
      于是,父子俩兵分两路,杀奔司马师的营地。文鸯首先赶到,他指挥军队在城门外拼命擂鼓呐喊,猛烈攻城。城里的士兵听到震天的喊杀声,不知道究竟来了多少兵马,顿时惶恐不安。司马师因为眼睛疼得厉害,正躺在床上。他让军队坚守营寨,不必惊慌。
      然而,他心里也十分紧张。由于急火攻心,他那只病眼直向外突出,疼得他眼冒金星,浑身直淌冷汗。他怕别人知道,军心会更加涣散,就紧紧咬住被子,强忍着不叫出来。被子都让他咬破了。总算他走运,文钦率领的一路兵马迷了路,误了约定的时间。
      天亮以后,文鸯见城中兵力强盛,而自己的士兵击鼓喊杀了一夜,士气已经低落,只好撤军。司马师派左长史司马班率八千人马追击文鸯,文鸯面无惧色,单枪匹马冲进敌阵,杀伤一百多人后,又突出重围。这样来回冲杀六七次,追赶的骑兵见文鸯有万夫不当之勇,吓得胆战心惊,都不敢往前追赶。
      毌丘俭在项县听说文钦打了败仗,连忙丢下城池,慌慌张张地连夜逃走。文钦退到项县时,城中的守军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他孤立无援,难以立足。想回寿春,可寿春已经被诸葛诞占领。文钦父子万般无奈,只得投奔东吴。毌丘俭向北逃到了慎县,他的部下都离他而走。
      他只好藏在水边的草丛中,被一个叫张属的百姓杀死。毌丘俭和文钦的叛乱总算平息下去,司马师的病情却一天比一天重。他实在坚持不住,只好让中郎将参军事贾充监管军事,自己回许昌去了。卫将军司马昭从洛阳赶到许昌看望司马师,司马师便把兵权交给他。
      没过几天,司马师就咽了气。曹髦马上给尚书傅嘏下诏,说东南刚刚安定,让卫将军司马昭暂时留守许昌,以防万一,只让傅嘏率领军队回来。中书侍郎钟会暗中和傅嘏商量,让傅嘏上书说明情况,然后就和司马昭一起出发,屯兵洛河以南。
      曹髦本想借机削去司马氏的兵权,见到这种情形,只好又下诏任命司马昭为大将军、录尚书事。从此,司马昭接替他的哥哥,把持朝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