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秦朝历史 > 秦末大泽乡起义后如日中天的陈胜为何最终败亡
2019-06-04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秦朝末年,天下大乱,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之后,短短数月之内势力便急剧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不久陈胜就自立为王,建立了“张楚”政权。称王之后,陈胜兵分五路,攻略关东各处,并挺进关中。一时间,秦朝在东方的势力几乎土崩瓦解,如日中天的陈胜即将成为天下新的君主。
      然而此后中原的发展历程,却并未让陈胜成功登顶尊位,反而最终夺得众叛亲离、身败名裂的地步,这又是为何呢?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了解一下记载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两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与“苟富贵,无相忘”这两句话均出自发迹之前的陈胜之口,可以窥见其当时的心境和野望,然而当其势力发展壮大之后,却又迅速衰落的原因,恰恰和这两句话密切相关。

贸然称王,疏远六国旧贵

      先秦时期的社会秩序源于上古部落,由部落首领和祭祀阶层演化而来的贵族成为各个诸侯国的统治者。因此纵观整个夏商周时代,以血统为准绳的“世卿世禄”制度是选拔官职的主流方式,更不要提及完全被贵族垄断的君王之位了。早期起义之时,陈胜打出了扶苏和项燕两尊旗号,迅速聚拢了一大批反秦义士。扶苏和项燕虽然分属秦楚不同阵营,貌似违和,却吸引了包括六国旧贵族在内的大批反对秦二世胡亥和赵高的势力,极大的促进了陈胜事业的发展。
      然而当陈胜起义军在攻下陈县,取得了一定根据地之后,便开始称王并建立了张楚政权,以图扩大义军的影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陈胜认为不分血统,作为平民的自己也能称王,只是现实情况却十分打脸。原来,秦国一统天下之后,虽然对山东六国故地进行了制度改革,书同文、车同轨、度量衡同制。但却依旧保留了大量六国旧贵主持当地底层百姓的事务,这是秦朝出于制度考量而做出的妥协。可灭国之仇终究是存在的,当大泽乡的火种燃起之后,六国旧贵同样纷纷发动起自己的力量,推动了各地反秦事业的发展。然而当陈胜称王并建立张楚政权之后,这些旧贵族从心底是不服气和蔑视的。在自身势力尚未巩固之时,过早的称王,疏远了陈胜与六国旧贵之间的关系。从此,六国旧贵不再全力支持陈胜的反秦事业,反而从陈胜麾下分化拉拢出一部分势力,割据一方,建立起自己的反秦地盘。

贪图享乐,造成部将离心

      “苟富贵,无相忘”,这是陈胜发迹之前与一同做雇农的“燕雀”们所说的话语,听起来颇有同甘共苦的气魄和励志主义精神。然而这只是攻克陈县之前的陈胜,作为秦朝在东方极具战略地位的陈县在被攻克之后,不仅关东其余各地呈现在陈胜大军的兵锋之下,关中秦地同样面临威胁。为了打开全国局面,陈胜分兵五路出击,分掠各处。一路以吴广为假王,督诸将西击荥阳;二路以周文为将,西征关中,直逼秦都咸阳。这两路乃陈胜核心主力,同时也是担负灭秦重任的两路大军。另有三路大军,武臣为将,张耳、陈余辅助,北上攻略赵地;以邓宗为将,南征九江;以周市为将,攻略赵地。五路大军齐出,当时的张楚政权大有鲸吞天下之势,然而此刻的陈胜却将自身排除在了这场全国性战略布局之外,开始蜗居陈县宫殿中过着珍馐美食,丝竹管弦的享乐生活。
      不同于后来项羽、刘邦等人在创业之初亲力亲为的行事风格,得到陈县的陈胜非常酷似后世太平天国运动中,攻占了天京之后的天王洪秀全。贪图享乐,终究会导致自身威望的下降,造成部将离心。陈胜的腐化也影响到了外出征伐的军队。对于那些带兵打仗的将领来说,既然“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既然“苟富贵,无相忘”,那为何自己不能自立为王呢。而对于那些征伐的士卒来说,缺乏陈胜那样号召力巨大的创始领袖,不论是攻打荥阳的吴广军还是西征关中的周文军,都难以鼓舞士气。帝国将士出征,战斗力最强的莫过于御驾亲征,陈胜虽不是皇帝,但在张楚军队中的影响力无人可挡,此时却龟缩后方享乐,对军队战力的伤害可想而知。

弱干强枝,部下纷纷自立

      陈县对于张楚政权意义重大,而攻下陈、蕲二县的陈胜义军首席名将葛婴的下场却并不好。原来,在陈胜占据陈县建立张楚政权之时,葛婴正奉命南征九江,途中偶遇楚国王室后裔襄强,于是决定拥立其为楚王,以作为号召楚地百姓的旗帜。后来葛婴听说陈胜已经称王,于是有杀掉了襄强并返回陈县请罪,遭陈胜猜忌谋反而被诛杀。作为身边起义军元老级人物和颇具军事才能的葛婴被杀之后,陈胜日益倚重周文、吴广等人。然而吴广攻打的荥阳,守卫秦将是秦朝丞相李斯之子、三川郡守李由,故而守卫极其顽强,吴广围攻四月而无法克之,其指挥能力遭到被其督辖的诸将怀疑。最终部将田臧决定率众诛杀吴广,夺取军权。吴广死后,田臧留下部下李归继续围困荥阳,而自己率领主力迎战章邯,结果章邯一路攻城克地,田臧、李归皆战死。
      吴广被杀之后,陈胜为稳住田臧,授予他令尹之印,任命为上将。如此举措虽为面临章邯来袭之时的权宜之计,却也导致内部人心进一步涣散。就在田臧这路张楚大军被击溃之前,周文已经兵败被杀。本来周文受陈胜颁给的将军印,奉命讨伐关中,沿途一路收罗义军,军队已达数十万之众。奈何秦朝赦免骊山刑徒,并委以少府章邯重任。章邯虽是临危受命,但麾下刑徒新军常年收到准军事化管制,建立功勋的意愿强烈,远非周文麾下军队可以堪比拟。周文人数虽多,却多为乌合之众,在以勇猛著称的章邯军队冲锋之下,溃不成军。吴广、周文、葛婴等人的败亡,导致陈胜起义军早期元老损伤殆尽。最终,武臣在张耳与陈余的唆使下,自立为赵王;武臣部将韩广攻略燕地,而后自立为燕王;周市在魏地平定之后,拥立前魏国宁陵君魏咎为魏王。除此之外,前齐国宗室田儋不愿受制于陈胜,在狄县自立为齐王。此后,反秦义军内部权力争斗加剧。

薄情寡恩,导致众叛亲离

      新冒出的四个王中,赵王、燕王本为陈胜部将,魏王得陈胜部将拥立,而齐王因见陈胜称王而自立为王。他们或多或少均受到陈胜称王的刺激,才选择自立的。此后吴广、周文败亡之后,陈胜手中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发迹之前的陈胜向同为雇农的朋友说过“苟富贵,无相忘”,之后这些乡亲也真的前去陈县投奔了他,却因这些乡亲嚼舌头,诉说自己的陈旧往事而将他们全部诛杀。
      陈胜对待旧友不留情面,对待功臣葛婴无端猜疑,甚至对待自己的家人同样放荡傲然。一次陈胜的岳父前来看他,但他竟嫌妻子娘家穷困,竟以外臣礼数接见岳父,言行举止傲慢无礼之极(陈胜以众宾待之,长揖不拜),惹得岳父大怒,直言道:“怙乱僭号,而傲长者,不能久矣!”最终不辞而别。如此嘴脸,俨然酷似一个得志小人,早已将当初富贵莫相忘的誓言置于脑后了。
      综上所述,陈胜起义得势之后,个人意志腐化速度极快。过早的称王导致得不到六国旧贵的辅佐,没有贤才良将为其巩固地盘。建立张楚政权之后,贪图享乐却刻薄寡恩,称王智慧便屠戮功臣,令部下心寒,最终引发麾下部将相继自立。最终当周文、吴广兵团被章邯摧毁之后,陈胜在逃亡途中,遭自己的车夫杀死。
      陈胜起义虽然失败了,但作为反抗暴政的先锋,他的勇气和志向依旧是值得追溯和赞扬的。正因如此,作为秦国司马氏将门之后的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才会在《史记》中将陈涉列入王侯将相才有资格进入的“世家”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