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东汉历史 > 卖官与征税加速东汉帝国走向崩溃
2018-03-06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东汉后期,朝廷的财政状况因羌族多次叛乱而全面恶化。汉安帝永初年间,朝廷为了扑灭陇右的羌乱就花费240多亿钱。灵帝时期朝廷为了扑灭东羌叛乱,又花费44亿钱,最终国库空空如也,中央财政基本崩溃。
羌汉战争
图 羌汉战争
     为了解决财政问题,朝廷祭出卖官鬻爵的办法:
      原先有一定职位的官吏只要缴纳相应数额的钱粮,可以得到关内侯、五大夫、虎贲羽林郎的官爵。地位更低的人,比如商人、屠户、工匠,只要出钱就能成为基层小吏,或是去军队做低级武官。
      过去虽也卖官,但规模小,卖官的收入也只是“佐国之急用”。这一次却是东汉政府首次不依靠税收,而完全依赖卖官这一非正常手段过经济难关。这次虽然度过了财政危机,但朝廷的吏治和财政制度遭到不可逆转的巨大破坏。
      那些花钱买官的人到了职位上自然是上下其手捞个够本,最终由整个社会共同承担苦果。东汉就像一位不喝水就会马上渴死的病人,不得不喝下掺有卖官鬻爵这种慢性毒药的美酒,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而且这是一种会让人上瘾的毒药,一旦下一次政府遇到财政危机,第一时间还会想起卖官鬻爵这一招。
铜臭
      汉灵帝刘宏是东汉倒数第二位皇帝,他在位期间,一方面朝廷为扑灭各地叛乱花费甚多,一方面他自己却大兴土木,醉生梦死。他在朝廷财政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修建西园,巧立名目搜刮钱财和美女。
      据说汉灵帝在西园建了一个裸游馆,规模极为庞大,光馆阁就有一千来间,为的就是在这里享受极致的感官快乐。他和美女在裸游馆的裸浴和饮酒作乐,一喝就是一夜,还感叹说:“假如一万年都如此,就是天上的神仙了。”
流香渠
      西域进献了茵墀香(西域特产香料),灵帝命人煮成汤让宫女沐浴,把沐浴完的漂着脂粉的水倒在河渠里,人称“流香渠”。
      汉灵帝还在裸游馆边上修建了一座鸡鸣堂,里面放养许多只鸡。每当他夜饮纵欲,酩酊大醉至天亮还未醒时。宦官们便争相学鸡叫,以假乱真来唤醒灵帝。
汉灵帝刘宏
汉灵帝刘宏
图 汉灵帝刘宏
      这种穷奢极欲的享受自然花钱不菲。178年,汉灵帝由于缺钱花,开始了中华历史上最为疯狂的大规模卖官鬻爵行动,他对于”卖官“一事极有心得:
      关内侯、虎贲、羽林郎这类官职按照老规矩敞开贩卖,甚至三公九卿这样的高官能买,九卿定价500万钱,三公(东汉三公为太尉、司徒、司空)定价1000万钱!
      汉灵帝卖官还推行了竞标法,那些特别抢手的官位要由买官者投标竞价,出价最高的人就可中标上任。比如三公职位非常抢手,曹操的父亲曹嵩就花1亿钱这个十倍价格才把“太尉”搞到手。
      嵩灵帝时货赂中官及输西园钱一亿万,故位至太尉。——《后汉书·宦者列传》
      朝中有位冀州名士叫崔烈,他也通过关系,花了500万钱买了个司徒(崔烈出身高贵又本身就是高官,所以折扣多)。册封之日,汉灵帝看着崔烈春风得意的样子,和亲信嘀咕说500万钱的价格卖亏了,应该不打折收1000万钱原价,旁边的宦官劝谏道:“500万钱价格卖了也不亏,陛下您要有点品牌意识,连崔烈这样的冀州名士都来买官,以后官位一定会更加畅销,您就当他为咱们做了。”后来崔烈问儿子崔钧:“吾居三公,于议者何如?”崔钧据实相告:“论者嫌其铜臭。”(这是“铜臭”一词的来历。)
      在发现很多人想买官却一次拿不出巨额款项后,灵帝还开创性地提出了“先当官再付款”的按揭支付方式,不过到时候买官的人需要付双倍价钱,至于买官者为什么当了官就有钱付款,就不是灵帝关心的事情了。
      以前的皇帝虽然也卖过官,但朝廷大部分官员还是正常晋升的,这样政权的统治才不至于受太大负面影响。汉灵帝卖官则不分青红皂白,所有的人想当官统统要交钱,哪怕是官员的正常任命、调职和升官也必须交钱,不过可以打折优惠。
     当时有一位名叫司马直的大臣官声很好,朝廷升他为钜鹿郡太守。西园负责卖官收钱的宦官因为知道司马直清廉,便特意减掉300万钱的升官价格,司马直因为从不盘剥百姓,依然交不上这笔钱,便在孟津服毒自杀,死谏汉灵帝。
      因为东汉皇室财政和朝廷财政没有分开,汉灵帝为了防止朝廷用掉自己卖官得到财富,专门修建了“万金堂”,这些卖官的钱就堆放在这里只准用于他的个人享乐。
黄巾起义
图 黄巾起义
      185年,汉灵帝宫殿失火。为了重修宫殿,他下令全国每亩地要多收10钱作为作为重修费用。要知道就在前一年(184年),东汉爆发了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现在他还这么干,无疑逼迫更多无法忍受盘剥的百姓走上了反叛的道路,给黄巾起义加了一把火。
      东汉在汉灵帝的统治下彻底陷入了“民变——征税平叛——再次民变”的恶性循环中,高速奔向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