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东汉历史 > 杨震拒金被奉“关西孔子”
2017-12-08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杨震,字伯起,华阴人(今渭南华阴)。由于他勤奋好学,通晓各种儒家经典,因此被儒生们称为“关西孔子”。
      杨震淡泊名利,教了20多年书,却从来不接受朝廷的征召。人们都认为他岁数大了,再想入朝为官恐怕是很难的事。可谁知杨震反而更加坚定了做官的决心。邓骘知道后,就聘他为幕宾。当时杨震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接连升任做了荆州的刺史、东莱的太守,后来又被调任为涿郡的太守,升任为司徒、太尉。
      杨震为官公正廉洁,生活俭朴。他做官多年,没有给自己置办任何产业,也从来不给自己建造豪华的府邸。他的子孙在他的影响下,也常常只是吃些蔬菜粗粮,出门也只是步行而不乘坐车马,生活十分简朴。有人劝他为自己的子孙考虑,置办一些产业,可杨震坚决不肯,还说:“让后世的人们知道我的子孙是清白官吏的后代,这样的美誉要远远超过丰厚的产业。”
      杨震洁身自好,从不接受不义之财。当他去东莱任职的时候,路过昌邑县(今山东省巨野东南),以前经他举荐的荆州茂才王密当时担任昌邑的县令。为了答谢杨震对自己的举荐之恩,王密夜晚悄悄地揣着十斤黄金到驿馆拜见杨震。杨震生气地说:“亏你还认为我们是老朋友,我了解你,可是你却不了解我。”王密四下张望了一下,说:“没关系,这件事是不会有人知道的。”杨震义正词严地说:“天知,地知,我知,你知,你怎么能说没有人知道!”说完,生气地将金子扔到地上。王密非常惭愧。
杨震拒礼
      杨震不但洁身自好,而且还力图肃清官场腐败的恶习。
      当时,江京因当年曾前往清河国驻京官邸迎接安帝入宫即位,所以被封为都乡侯并兼任大长秋;李闰被封为雍乡侯,二人全都提升为中常侍。江京与黄门令刘安、中常侍樊丰、钩盾令陈达,以及汉安帝的乳母王圣和王圣的女儿伯荣在相互勾结,生活奢侈腐败。
      汉安帝永元元年(公元120年),杨震升职担任司徒后,不畏强权,仗义执言,上书抨击他们的无耻行为。
      安帝的奶娘王圣因对安帝有养育之恩,便依仗安帝的恩典,为所欲为。王圣的女儿伯荣利用着自己能够出入皇宫的特权,从事串通贿赂的勾当,影响极坏。杨震直言不讳地向安帝提出要将其奶娘王圣赶出宫外,切断伯荣和宫廷的联系,并主张治理国家应当任用贤能的人才,铲除奸恶的小人。安帝将杨震的奏章交给王圣等人传看,使得王圣那一帮人大为恼怒,对他心怀怨恨。
      朝阳侯刘护的堂兄与伯荣通奸,后娶她为妻。靠着这种裙带关系,他的官位升到了侍中,并继承刘护的爵位。杨震上书说:“臣看到陛下颁布的诏书,命令已故朝阳侯刘护的远房堂兄继承刘护的爵位。按照常规来说:父亲去世后,爵位由儿子继承;兄长去世后,爵位由弟弟继承,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防止篡位。现在刘护的亲弟弟刘威还在人世,刘护的爵位本应由刘威继承,可他的堂兄毫无功德却凭借自己娶了皇上奶娘的女儿而官运亨通,又是升官又是封爵。大家都在议论纷纷。陛下应该以史为鉴,遵从帝王的制度啊!”
      安帝听后很不高兴,没有同意他的要求。
      汉安帝延光二年(公元123年),安帝任命杨震为太尉。大鸿胪耿宝受中常侍李闰之托,亲自去见杨震,向他推荐李闰的哥哥,说:“我今天来是传达李常侍的意思。如今,李常侍在受皇上宠信,他想让他的哥哥当官,还请太尉……”
      话还没说完,杨震就说:“不必多言,皇上想要征召官员,会让尚书发出征召的敕令,我没有这个权力。”耿宝吃了个闭门羹,十分恼恨地离去了。执金吾阎显向杨震推荐自己亲近的人时也被杨震拒绝了。司空刘授听说后,便立即征召被杨震拒绝的这两个人作为自己的下属官吏。从那以后,这些人更加怨恨杨震。
      当时安帝下诏派遣使者为王圣大修宅第,而中常侍樊丰及侍中周广、谢恽等人趁机勾结,祸乱朝廷。杨震深感忧虑,多次向安帝上书予以抨击。但安帝不肯听取他的意见。
      樊丰、周广、谢恽等人见杨震接连进谏却没有被采纳,因而更加无所顾忌,甚至私自伪造诏书,从大司农那里征调了不计其数的钱粮、木材,为自己修建豪宅。杨震再次上书劝谏安帝将这些骄傲奢侈之臣治罪,但依然没有被采纳。
      恰好在这个时候,河间男子赵腾上书分析批评朝廷得失,安帝发怒,将赵腾逮捕,被扣上欺君之罪。杨震上书营救赵腾,安帝不听。赵腾终于被处死,尸体在京城街市上示众。
      等到安帝外出巡视,樊丰等人因皇上在外而竞相大修宅第。太尉部掾高舒把大匠令史叫过来,经过询问核查,得到了樊丰等人伪造发下的诏书。杨震将樊丰等人的全部罪行详细地写在奏书上,准备等安帝回京后呈上,樊丰等人大为惶恐。
      为了保全自己,樊丰等人等安帝一回京城洛阳,便一同诋毁杨震,说他是邓氏家族的旧人(杨震最初是由外戚大将军邓骘征召为官的),而且跟赵腾是一伙儿的,对朝廷有怨恨之心。
      安帝听后非常气愤,二话不说立即派人收回杨震的太尉印信。樊丰等人仍不死心,又指使大鸿胪耿宝上奏说:“杨震竟然不服罪而心怀怨恨。”安帝又下令将杨震遣送回原郡。
关西孔子
      临行前,杨震满怀慷慨地对他的儿子、学生们说:“死,本来就是正直臣子的平常遭遇。我蒙受皇恩身居高位却既不能惩罚狡诈的奸臣,又不能禁止淫妇作乱,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我死以后,你们千万不要祭祀我,也不要将我归葬祖坟!你们只要拿口劣等棺材,用单被包裹,仅够盖住身体就可以了。”于是服毒自杀。
      樊丰等人又派地方官吏在陕县截留杨震的丧车,使棺木暴露在大路边上,并责罚杨震的儿子们为驿站传递文书。
      一代忠臣竟遭到这样的下场,人们都深感痛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