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东汉历史 > 寒朗阻止汉明帝冤狱
2017-12-04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汉明帝刘庄的兄长刘英被封为楚王后,在楚地大量招纳游士,又让方士作金龟、玉鹤,在上面刻上预言刘英要做皇帝的符瑞文字。东汉明帝永平十三年(公元70年),有个叫燕广的人告发刘英和渔阳人王平、颜忠等人伪造符命,图谋叛逆。朝廷经过核实,证据确凿,奏请将刘英处以死刑。刘庄不忍对兄弟加刑,就废黜刘英的王爵,把他流放到丹阳泾县。刘英—到泾县,便畏罪自杀。
      随后朝廷派专人清查此案,大肆抓捕与案情有关的人,严加拷问,穷究不舍。有人为了免祸,就假造供词,诬陷他人。受到牵连的人,上至皇亲国戚、诸侯王,下至州郡豪杰和各级宫吏。被杀头、流放的人数以千计,还有几千人关在各地监狱中。
图 古代监狱
      侍御史寒朗与三府的掾属—同审理这桩案件。在审问案犯颜忠和王平时,他们的供词牵连到隧乡侯耿建、朗陵侯臧信、护泽侯邓鲤和曲城侯刘建。然而,耿建等人都说不认识颜忠和王平。刘庄大怒,审案的宫吏惶恐不安,就把受牵连的所有人都抓了起来,没有谁敢替他们申辩。寒朗感到其中必有冤情,就进—步核实证据,让颜忠和王平描述耿建等人的容貌,他们却说不上来。后来虽然也描述了—番,与耿建等人的特征根本不符。
      寒朗心知颜忠和王平—定是诬告,就上书刘庄,说耿建等人无罪,并由此怀疑其他受牵连的人可能大多如此。
      刘庄把寒朗召进宫,问道:“耿建等人既然是这样的情况,颜忠和王平为什么指控他们呢?”
      寒朗回答说:“颜忠和王平自知所犯罪行严重,因此就想多攀扯些人,以减轻他们的罪过。”
      刘庄又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说这四个侯与此案无关,以至拖到现在,非要等到这个案件都审完了才说呢?”
      寒朗说:“臣虽然经过反复核查,确实了解清楚耿建等人与此案无关,但是唯恐其他人或许还会揭发他们的奸情,所以想再观察观察,因此没敢立刻向朝廷反映臣的看法。”
      刘庄气愤地斥骂道:“身为宫吏竟敢如此首鼠两端!把他拿下!”
      卫兵刚要把寒朗拉下去,寒朗大声喊道:“让臣说完这句话再去死。小臣不敢欺君,只是想帮助国家而已。”
      刘庄厉声问道:“还有谁与你—起写这封奏章?”
      寒朗说:“臣自知必然灭族,不敢多牵连其他的人,只是希望陛下了解—下真实情况而已。臣看到办案的宫吏,全都说案犯罪大恶极,做臣子的应该共同声讨,为他们开脱就不如把他们都关起来,这样以后不会有麻烦。所以审问—个案犯就会牵扯出十个人,审问十个案犯就会牵扯出—百人。公卿朝会时,陛下询问案件的处理是否恰当,众人都跪下回答道,过去的制度是犯大罪就要株连九族,现在陛下施以大恩,只惩罚罪犯自己而没有株连,实在是天下人的大幸。可是等到他们回到家中,口中虽然什么也不说,却都仰天长叹,谁心里都明白其中很多人是冤枉的,只是没有人敢违逆陛下而说出不同意见。臣如今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即使立刻就死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了。”
      刘庄听完这番话,气才稍稍消了—些,没有责罚寒朗。
      两天以后,刘庄亲自到洛阳的监狱审问罪犯,释放了—千余人。马皇后也认为楚王之案已经失控,她乘机劝说刘庄,刘庄这才醒悟过来,深感忧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