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春秋时期 > 优孟衣冠
2017-11-21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优孟原是楚国的老歌舞艺人。他身高八尺,富有辩才,时常用说笑的方式劝诫楚王。
      楚庄王喜欢养马,他有一匹最喜爱的马,那马住在豪华的房子里,身上披着美丽的锦缎,晚上睡在非常考究的床上,吃的是富有营养的枣肉。由于这马生活在有人伺候、条件优裕的环境中,又不出去运动,因此得肥胖病死去了。这一下可真让庄王伤心极了。他要为这匹马举行隆重的葬礼。他选用最高级的棺木,用安葬大夫的标准来葬马,还命令全体大臣向死马表示哀悼。大臣们实在难以接受楚庄王这些过分的决定,他们纷纷劝阻庄王不要这么做。可是楚庄王完全听不进去。
      优孟是个很有智慧的人,听说这件事后,他直接闯进宫去,见到楚庄王便大哭起来。楚庄王吃惊地问:“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呀?”优孟回答说:“大王心爱的马死了,实在让人伤心,要知道那可是大王所钟爱的马呀,怎么能只用大夫的葬礼来办理马的丧事呢?这实在太轻视它的地位了。应该用国君的葬礼才对啊。”
      楚庄王问道:“那你认为应该如何安排呢?”
      优孟回答说:“应该用美玉做马的棺材,再调动大批军队,发动全城百姓,为马建造高贵华丽的坟墓。到安葬的那天,要让齐国、赵国的使臣在前面开路,让韩国、魏国的使臣护送它的棺木。然后,还要追封死去的马为万户侯,为它建造祠庙,让马的灵魂长年地接受封地百姓的供奉。这样,天下人才会知道原来大王是真正爱马胜过一切的。”
      楚庄王顿时明白过来,非常惭愧地说:“我这样做实在太荒唐了啊!那应该怎么办呢?”
      优孟说:“请大王允许按照埋葬畜生的办法来葬埋它吧。在地上搭个土灶,用大铜锅当棺材,用生姜、红枣来调味,用香料来解除腥味,用稻米作祭品,用柴火做衣服,把它安葬在人的肚肠中。”楚庄王同意了他的建议,于是就派人将死马交给主管饮食的官员,让他们把马煮了给大家吃。
      楚国宰相孙叔敖知道优孟是位贤人,一直和他交往,两人关系很好。孙叔敖患了重病,临终前,叮嘱他的儿子说:“我死后,你一定很贫困。实在无法生活了,你就去拜见优孟,就说‘我是孙叔敖的儿子。’”
      过了几年,孙叔敖的儿子果然生活贫困,靠打柴卖柴为生。一次在路上遇到优孟,他就对优孟说:“我是孙叔敖的儿子。父亲临终前,嘱咐我困难时就来找您。”优孟说:“你回家吧,什么地方也不要去。”
     优孟回到家里,就立即缝制了孙叔敖的衣服帽子穿戴起来,模仿孙叔敖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过了一年多,模仿得很像孙叔敖了,连楚庄王和左右近臣都分辨不出来。有一次,楚庄王设宴,优孟就装扮成孙叔敖的模样上前为庄王敬酒祝福。庄王大吃一惊,以为孙叔敖又复活了,想要让他做宰相。
      优孟说:“请大王允许我回去和妻子商量此事,三天后再来就任宰相。”庄王答应了他。
      三天后,优孟又来拜见庄王。庄王问:“你妻子怎么说的?”优孟说:“我的妻子说千万别做楚国的宰相,不值得做。像孙叔敖那样的做宰相,忠正廉洁地治理楚国,帮助楚王成就了霸业。现在他死了,他的儿子竟然贫困到每天靠打柴维持生活。如果要像孙叔敖那样做宰相,还不如自杀。”接着他又唱道:“住在山野耕田辛苦,难以获得食物。出外做官,自身贪污卑鄙的,积蓄了财富,却没有廉耻之心。虽然自己死后家中富足,但又害怕自己做了违法犯罪的事,不仅自己被杀,还连累家庭也遭诛灭。贪官哪能做呢?想要做个清官,遵纪守法,忠于职守,到死都不做非法的事情。唉,清官又哪能做呢?像宰相孙叔敖,一生坚持廉洁的操守,现在妻儿老小却贫困到靠打柴为生。清官实在不值得做啊!”
      在优孟的嘲讽下,庄王很内疚,他当即召见孙叔敖的儿子,把寝丘四百户的土地封给他,用来祭祀孙叔敖。孙叔敖的儿子拥有了封地,传了十代都没有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