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春秋时期 > 豫让行刺
2017-11-21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豫让,春秋时期晋国人。他曾经侍奉过晋国的权臣范氏和中行氏,都没有被重用,于是他又投靠晋国的另一位权臣智瑶。智瑶很赏识他,给他很高的礼遇。后来智瑶被赵襄子所杀。
      逃亡到山中的豫让听到智瑶被杀的消息,十分伤心,后又听说赵襄子居然用智瑶的头骨做酒器饮酒作乐,更加气愤,哀声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智瑶如此优待我,我一定要为他报仇,为他而死,即使死了也有脸面去见他!”
      豫让想到了一条妙计,他化装成因罪服劳役的人,混进赵襄子的府邸,假装给厕所刷墙,却已经暗藏匕首伺机刺杀赵襄子。
      有一天,赵襄子上厕所的时候,豫让正想下手,不料赵襄子察觉出豫让形迹可疑,便叫人把他抓起来审问,搜出了他身上的匕首。豫让见身份暴露,便大声道:“你这个背叛故主的小人,我是智瑶的家臣,我要为智瑶报仇!”赵襄子的手下要杀了他,赵襄子摆手道:“我很佩服他的精神,豫让不是智瑶的家人,却敢来为他报仇,也算是个仁义之人啊。以后我小心一点,离他远点儿就是了。”就把豫让给放了。
      被释放以后,豫让并不领情,还是没有放弃为智瑶报仇的念头。他将自己身上涂上漆,导致浑身长了毒疮;又吞吃火炭,把嗓子烫哑了,形貌大变,连他的妻子也认不出来。他又去刺杀赵襄子。
      豫让藏在赵襄子每天经过的桥下,有一天,赵襄子和他的随从们乘车出行,路过此地。豫让正要动手,赵襄子的马发觉桥下有人,惊得前蹄腾空,险些将赵襄子摔下来。豫让见形迹又暴露了,便跳了出来。赵襄子道:“绝对是豫让!”
      赵襄子的卫士将豫让团团围住。赵襄子质问豫让道:“你先前不是还侍奉过范氏、中行氏吗?他们两人都是智瑶杀掉的,你不去为他们报仇,反而还给智瑶做事。如今智瑶死了,你又为了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报仇呢?”
      豫让道:“范氏、中行氏都把我当普通人看待,我也就像普通人那样对待他们;而智瑶却拿我当人才看待,我也就像一个人才那样来报答他!”
      赵襄子闻言叹道:“豫让啊!我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这回我可不放过你了!”说完示意卫士们动手杀他。
      豫让道:“上一次你放了我,天下人都知道了你的贤名。今天你杀了我,我无话可说。但是,在死前我请求你答应我一个要求:你把你穿的衣服让我刺几下,就当是已经报了仇,这样我就虽死无憾了!”
      于是赵襄子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给豫让,豫让拔出剑来,一剑将衣服斩为两截,高声叫道:“我死后可以有面目去见智瑶了!”说罢,用剑自杀。
      豫让行刺赵襄子,舍死忘生,备尝艰辛,虽未成功,却用生命报答了智瑶的知遇之恩。他为知己献身的精神令人感佩。他为智瑶报仇,是因为智瑶重视他,尊重他,给了他尊严,所以,他要用生命捍卫智瑶的尊严。他是一个未能成功的刺客,但这个失败的过程却成就了他的人格。江淹《别赋》有言:“乃有剑客惭恩,少年报士,韩国赵厕,吴宫燕市,割慈忍爱,离邦去里,沥泣共诀,抆血相视。”赵厕即指豫让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