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春秋时期 > 史记·司马穰苴列传
2017-09-07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司马穰苴是田完的苗裔。
  齐景公时,晋国攻伐齐国的东阿、甄城,而燕国侵略齐国黄河以南的领土。
  齐军屡战屡败,齐景公忧虑不安。
  晏婴于是举荐田穰苴说“:穰苴虽是田氏的庶出旁支,但此人文韬能使众人亲附,武略能使敌国畏惧,希望您试试他。”景公召见穰苴,与他谈论军事,非常喜爱他的才干,便让他做将军,率军抵御燕、晋两国的军队。
 
  穰苴说“:微臣素来处于卑贱地位,君上将微臣从普通人中提拔起来,安置于众大夫之上,士卒尚未亲附,百姓不会信服,资望微弱,权柄轻浮,希望得到君上的宠信之臣,国人尊重的人,来做监军,才可以行事。”于是景公答应了他,派庄贾前往监军。
 
  穰苴辞别景公后,与庄贾约定说“:明日正午在军门相会。”穰苴率先奔驰至军中,立起观看日影的木标,设下记时的漏壶,等待庄贾。
  庄贾素来骄贵,认为率领自己的军队,而自己做监军,不很着急。
  亲戚朋友为他送行,留他饮酒。
  时至正午而庄贾未到,穰苴推倒木标,决放漏壶,进入军营,调兵遣将,申明法令。
  法令规定完毕,时至日暮,庄贾这才来到。
  穰苴说:“为何迟到呢?”庄贾道歉说“:不才因大夫亲戚送行,因而耽搁。”穰苴说“:将领受命之日便忘却家室,到达军队接受号令便忘却亲戚,击鼓进军急不容缓便忘却自身。
  现在敌军深侵,国内骚动,士卒在边境暴露,君主睡不安稳,食不香甜,百姓的性命都系在您身上,还谈何相送相留呢!”召来军法官问道“:军法规定约定时间迟到者如何处置?”军法官回答说“:应当斩首。”庄贾惧怕,派人驰马报告齐景公,请求解救。
 
  报信人走后尚未返回,于是便斩杀庄贾向三军巡示,三军将士皆振肃警惧。
  过了好一会儿,景公派遣使者手持符节来赦免庄贾,驰车入军中。
  穰苴说:“将领在军中,国君的命令有的不能接受。”问军法官说“:驰车入三军依军法如何处置?”军法官说“:应当斩首。”使者大惧。
  穰苴说“:国君的使者不能杀掉。”于是斩杀他的车仆,砍断车左边的车付木,杀掉车左边的骖马,巡示三军。
  派遣使者归报齐景公,然后出发。
  士卒安营扎寨,掘井立灶,饮水吃饭,探病治病,穰苴都亲自抚问。
  于是将将军的粮食资用取出供给士卒,自己与士卒一样分粮而食。
  军中体弱者,三日之后重整军队。
  有病者皆请求同行,奋勇争先为他赴战。
  晋国军队听到这种情况,因而撤走;燕国军队听到这种情况,渡河退去。
  于是齐军追击晋军燕军,夺取所失故土,然后还师。
  尚未到达国都,便解除战备,取消号令,盟誓之后进入国都。
  景公与诸大夫到城郊迎接,慰劳军队,完成礼仪,然后返回寝宫。
  接见穰苴之后,尊崇地任命为大司马。
  田氏在齐国日益尊显。
  后来大夫鲍氏、高氏、国氏之辈忌妒穰苴,在景公面前进谗。
  景公贬退穰苴,穰苴发病而死。
  田乞、田豹等人因此怨恨高氏、国氏等。
  此后到田常杀死齐简公,尽灭高氏、国氏家族。
  到了田常的曾孙田和,便自立为齐威王,用兵行威,大效穰苴之法,而诸侯朝拜齐国。
  齐威王指派大夫追论古代的《司马兵法》,而将穰苴的兵法附于其中,因而号称为《司马穰苴兵法》。
  太史公说:我读《司马兵法》,感到宏博而深远,即使三代的征伐,也未能尽展其义。
  至于文中措辞,也稍有褒奖之处。
  至于田穰苴,为区区小国率军打仗,如何比得上《司马兵法》中的进退规矩呢?世人既然盛称《司马兵法》,因此不再论述,但著穰苴之列传于此。

-----------------------------------

     司马穰苴者,田完之苗裔也。齐景公时,晋伐阿、甄,而燕侵河上,齐师败绩。景公患之。晏婴乃荐田穰苴曰:「穰苴虽田氏庶孽,然其人能附众,武能威敌,原君试之。」景公召穰苴,与语兵事,大说之,以为将军,将兵扞燕晋之师。穰苴曰:「臣素卑贱,君擢之闾伍之,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信,人微权轻,原得君之宠臣,国之所尊,以监军,乃可。」於是景公许之,使庄贾往。穰苴既辞,与庄贾约曰:「旦日日会於军门。」穰苴先驰至军,立表下漏待贾。贾素骄贵,以为将己之军而己为监,不甚急;亲戚左右送之,留饮。日而贾不至。穰苴则仆表决漏,入,行军勒兵,申明约束。约束既定,夕时,庄贾乃至。穰苴曰:「何後期为?」贾谢曰:「不佞大夫亲戚送之,故留。」穰苴曰:「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援枹鼓之急则忘其身。今敌国深侵,邦内骚动,士卒暴露於境,君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悬於君,何谓相送乎!」召军正问曰:「军法期而後至者云何?」对曰:「当斩。」庄贾惧,使人驰报景公,请救。既往,未及反,於是遂斩庄贾以徇军。军之士皆振栗。久之,景公遣使者持节赦贾,驰入军。穰苴曰:「将在军,君令有所不受。」问军正曰:「驰军法何?」正曰:「当斩。」使者大惧。穰苴曰:「君之使不可杀之。」乃斩其仆,车之左驸,马之左骖,以徇军。遣使者还报,然後行。士卒次舍井灶饮食问疾医药,身自拊循之。悉取将军之资粮享士卒,身与士卒平分粮食。最比其羸弱者,日而後勒兵。病者皆求行,争奋出为之赴战。晋师闻之,为罢去。燕师闻之,度水而解。於是追击之,遂取所亡封内故境而引兵归。未至国,释兵旅,解约束,誓盟而後入邑。景公与诸大夫郊迎,劳师成礼,然後反归寝。既见穰苴,尊为大司马。田氏日以益尊於齐。
 
    已而大夫鲍氏、高、国之属害之,谮於景公。景公退穰苴,苴发疾而死。田乞、田豹之徒由此怨高、国等。其後及田常杀简公,尽灭高子、国子之族。至常曾孙和,因自立为齐威王,用兵行威,大放穰苴之法,而诸侯朝齐。
 
    齐威王使大夫追论古者司马兵法而附穰苴於其,因号曰司马穰苴兵法。
 
    太史公曰:余读司马兵法,闳廓深远,虽代征伐,未能竟其义,如其也,亦少襃矣。若夫穰苴,区区为小国行师,何暇及司马兵法之揖让乎?世既多司马兵法,以故不论,著穰苴之列传焉。
 
    燕侵河上,齐师败绩。婴荐穰苴,武能威敌。斩贾以徇,军惊惕。我卒既彊,彼寇退壁。法行司马,实赖宗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