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春秋时期 > 春秋争霸中的冲天霸主——楚庄王
2017-07-30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楚国是春秋时期的一个大国,但在诸侯争霸的过程中,楚国却先后被齐桓公和晋文公击败。这种情况一直到楚庄王继位后,才有所改变。然而,作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虽然是楚国历史上最有作为的君主,但在继位之初,他却是一个不问政事、沉湎于酒色的昏君。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楚庄王猛然觉醒?他又是如何在老牌霸主晋国的阴影下,成就一番霸业的呢?

进谏者有诚也勿扰

被中原诸侯视为蛮夷的秦国,经过秦穆公的一番治理,成为了西方的霸主,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所以,“蛮夷”也照样可以威风八面,照样可以很了不起。

在春秋时代,了不起的蛮夷不止秦国一家,还有南方的楚国。

早在齐桓公时,楚国就已经比较强大了。后来,楚成王还跟齐桓公过了一招,虽然吃了点亏,但是没伤着元气。

到了晋文公称霸时,楚国又想北上,和晋国发生了城濮之战,又失败了。楚国两次失败的原因不是因为实力差,而是因为对手太强大——齐桓公和晋文公可都是响当当的春秋霸主。

城濮之战后六年,打了一辈子仗的楚成王,开始考虑起接班人的问题。没想到他儿子心太急,发动了一场宫廷政变,把他弄死了,然后自己继了位,这就是楚穆王。

楚穆王对过去争霸的失败很不甘心。他上台后加紧操练兵马,发誓要与晋国一较高下。他首先把附近的几个小国兼并,又把中原的陈、郑两国拉拢到自己的阵营。正当楚穆王要大干一场的时候,却突然死了。

楚穆王死后,他的儿子楚庄王上台。楚庄王上任之后,什么事儿都不干,楚国大小事务都由国相包揽。楚庄王一天到晚就是搂着美女喝酒、听音乐,日子快活似神仙。

楚国在给穆王办葬礼时,其他诸侯动作不断,特别是晋国。这期间,晋国重新会盟了诸侯,订立了新的盟约,并把被楚国拉拢过去的陈、郑两国又收回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

这下楚国的大臣们就急了,他们纷纷劝谏楚庄王:“咱们先王费了那么大劲儿弄到手的基业,让晋国这么轻易抢走,这怎么行呢!”楚庄王听后,竟然无动于衷,该吃吃,该喝喝,跟没事儿人一样。

楚庄王继位三年,整天就是打猎、喝酒。为了防止臣子骚扰自己,他干脆在宫门口挂了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进谏者,杀无赦”。

历朝历代干出这种事儿的君王,还真没几个。后来清末时,洪秀全建立太平天国后,在自家门口挂了一个布帘,上书“大小众臣工,到此止行踪,有诏方准进,否则云雪中”,这才算和楚庄王有了一拼。

楚国北上争霸
图 战车

神鸟也要扮低调

虽说楚庄王挂了这么个大牌子,可还真有为了国家冒死进谏的。这个人叫伍举,他有个很出名的孙子叫作伍子胥。

伍举闯入王宫时,楚庄王正左手抱着郑国美女,右手搂着越国美女,一边饮酒,一边听音乐呢。他见伍举进来了,就懒洋洋地问道:“你来干吗?”

伍举一看大王这态度,觉得要是一上来就硬碰硬,撂狠话,庄王非宰了他不可。说话要有技巧,特别是跟领导说话。怎样说才能让领导在有厌烦情绪的情况下接受建议,还真是个技术活儿。

伍举还是很有策略的。他先不动声色地说:“有人给我出了个谜语,我想了半天也猜不出来,所以来求助英明神武的大王。”

楚庄王一听这话,觉得有点意思,心想可能是自己正闷得发慌,臣子特意过来让他猜谜语解闷儿的。于是庄王对伍举说:“行,你说说看吧。”

伍举一看有戏,就接着说:“这个谜语是这样说的,楚京有大鸟,栖在朝堂上,历时三年整,不鸣亦不翔。令人好难解,到底为哪桩?”

伍举表面上是在说,咱们楚国有只大鸟,怎么看都应该是只非同一般的神鸟,可这只神鸟三年不飞也不叫,这是为哪般呢。

实际上,伍举这话是在说楚庄王。伍举把楚庄王比喻成了不飞不叫的神鸟——三年吃喝玩乐,可不是不飞不叫吗?

这就有点意思了,楚庄王总不能说,爱卿你看走眼了,我不是什么七彩神鸟,我只是只麻雀吧。

楚庄王也是个明白人,一听就知道是在说自己。他哈哈大笑道:“这只鸟三年不飞,是在养精蓄锐呢。等着瞧吧,要么不飞,一飞就得冲天;要么不叫,一叫就要惊人。”

一飞冲天
图 一飞冲天的白鹭

伍举一听这话,以为自己点醒了楚庄王,于是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楚庄王这只大鸟依然如故,既不飞,也不鸣,照样打猎喝酒,欣赏歌舞,伍举实在很郁闷。就在伍举郁闷时,另外一个大夫实在坐不住了,也去劝谏楚庄王。

这个大夫更有意思,他一跨进宫殿的门,就开始大哭。楚庄王很纳闷,问道:“爱卿,你这是孩子没考上大学呢,还是老婆跟别人跑了,为何哭得如此伤心呢?”

大夫边哭边回答:“我的老婆孩子都好着呢。我哭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快要死了,二是因为楚国快要完蛋了。”

楚庄王一听特吃惊:“去年咱们单位组织体检时,你还好好的,怎么会快死了呢?楚国坐拥江山五千里,怎么会快完蛋呢?”

这个大夫答道:“其实我是想劝谏你。你不是挂了一块牌子吗?谁劝谏弄死谁,所以我快死了。可我不来劝谏你,你整天观赏歌舞,跟后宫嫔妃厮混,再这么下去,咱们楚国不就完蛋了吗!”

楚庄王一听特生气:“你这是玩儿我呢!找死!”

大夫说:“我今天就是来找死的!我这么做是为国尽忠,死了我也是忠臣,名垂千古。你不听我劝,继续这么干,铁定是亡国之君。等你死了以后,看你老子怎么收拾你。”说完,这个大夫眼睛一闭,脖子一伸,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阵势。

楚庄王这下听明白了,又想起了自己之前对伍举的承诺。为了不被老爹打屁股,他决定还是做点事儿吧。

其实,楚庄王本来就不是昏君,也不是暴君。他要是真像商纣王那样残暴,管你大臣哭成啥样,直接砍了再说。

其实,楚庄王是在装孙子。因为他老爹死得早,他刚继位时年纪小,国内政局又很复杂。当时的实力派人物有很多,掌权的几个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有一次几个大夫的势力在都城火并,他还被当作人质给劫持了。

当时真正掌握楚国实权的是国相。他要吼一吼,楚国就得抖三抖。楚庄王名为大王,却没有实际的权力,随时都有可能被废掉。

所以,楚庄王只能借助酒色麻痹国相,掩护自己,同时又观察哪些人可以为他所用,在暗中积蓄自己的力量,逐渐稳定楚国混乱的社会局面。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哈士奇啊

楚国的政治局面刚刚安稳,就又发生了大饥荒。楚国周围很多小国、部落都趁机发动叛乱,邻近的戎族也趁机入侵。这样一来,楚国的局面就变得非常严峻了。

这时,楚国有个大臣给楚庄王出主意说:“惹不起咱躲得起,反正楚国地方大,咱们干脆把都城迁远点儿。”

另一个大臣反对道:“咱们要是一直躲着,你迁到哪儿,人家就会追到哪儿。最后咱们只能去海里当美人鱼了。”

楚庄王也不含糊,他大怒道:“蚂蚁一样的东西都敢惹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哈士奇啊!”他立即下令楚军全副武装,准备出击。

楚军一发动,蛮夷部落就乖乖地回老家了。但是,小国的军队不好打。两军一接触,楚军先锋部队就吃了败仗。

当时的楚军将领眼珠一转,决定继续装孙子。他告诉手下的士兵只许败,不许胜,一口气连败了七场。

对方的军队一看楚军这么好对付,就一股脑地发起了全面冲锋。没想到,等他们冲到半道上,竟被楚军杀了个回马枪,最后大败而归。

楚庄王在危急关头,不慌不忙,牛刀小试,向外界展示了一把自己的实力。从此,他在国际上的声望和在国内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这让楚国的贵族若敖氏非常不满。

若敖氏是当时最有势力的家族,楚国国相一般都是他们家的。当时若敖氏的掌门人是斗越椒。据说斗越椒的基因很有问题,他刚出生时,几乎没个人样,也不出人声,活脱脱就是一头小野兽。

当时的族长一看他长得这么惨,觉得这小子长大后一定是个祸害,于是就想把他干掉。但斗越椒的亲生父亲舍不得,斗越椒才活了下来,后来成了楚国的国相。

斗越椒当然不愿意楚庄王坐大,所以他开始在暗地里使手段,要跟楚庄王死磕。

当时晋国的国君是晋灵公。这个人是真正的昏君,弄得国内矛盾激化,老百姓怨声载道。

原先依附于晋国的中小诸侯们,知道跟着晋灵公混肯定没前途,所以纷纷开始找新的老大。

当时的大国就晋、齐、秦、楚这几个,齐国已是明日黄花了,秦国太远,所以这些诸侯们就投在了楚国的门下。

晋国眼看自己的盟国灭的灭,跑的跑,自己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小,忍不了了。于是,公元前607年,晋国就联合宋、卫、陈三国,想找找楚国的麻烦。

当然了,他们是不敢直接打楚国的,就先拿楚国的跟班郑国开刀。对此,楚国也忍不了了,也果断出军了。

公元前606年,晋国发生了政变,晋灵公被干掉了。楚庄王知道机会难得,于是趁着晋国无暇他顾,立即派兵北上,远征戎族。

收拾完戎族后,楚庄王就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心想:“楚国大军离洛阳这么近,来一趟也不容易,要不再试试天下共主周天子的斤两吧。”

于是,楚庄王把军队开过了洛河,在洛邑郊外检阅三军,向深宫中的周王室炫耀武力。

周天子这下慌了,现在的他是没钱、没兵,只要楚王一声令下,他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于是,他赶紧派了个大夫去探听虚实。

楚庄王一看“没用天子”的使者来了,也不把他放在眼里,随口就问:“大禹王传下的那九个大鼎的尺寸是多少?”

周天子的使者一听这话就紧张了,心想:“楚庄王问这个干什么,他是想偷啊还是想抢啊?他这可是在觊觎神器,想取而代之啊!”

问鼎中原
图 问鼎中原

使者迅速理清思路后,说了一句:“在德不在鼎也,这九鼎夏、商、周三代相传,都是有德者居之。现在我们周朝虽然已经半死不活了,但老天爷还没放弃我们,所以,关于九鼎的事情,您还是不要过问了。”

这一番话绵里藏针,楚庄王自讨没趣,只能悻悻地讲:“九鼎也没啥了不起的,我们楚国的长戟,折下几支合起来,也能够铸成九鼎。”

楚庄王心中也明白,现在还不是和周王室公开作对的时候,于是带着自己的强兵悍将回国了。

楚庄王刚一回国,楚国的国相斗越椒竟然叛乱了。这个老小子一直隐忍不发,暗中活动了好几年,这次趁着楚庄王亲自率兵外出打仗的机会,带着自己的家族武装和拉拢来的其他势力,公开造反,占据了楚国的国都。

楚庄王的士兵是刚刚打完仗回国的,虽然是胜利之师,但也累得不行了。于是,楚庄王想跟斗越椒谈判。斗越椒觉得自己以逸待劳,一定能取胜,连搭理都不搭理庄王。

楚庄王也不着急。他先假装退兵,把军队埋伏于漳水东岸,然后又派一队士兵在河岸活动,引诱斗越椒渡河,而他自己带领少数士兵躲在桥下边。斗越椒果然跑到河对岸去,结果被断了后路,最终被楚庄王的手下射死了。

老对手开打,新霸主诞生

看着楚国外攘夷狄,内平叛乱,行情一路走高,作为老霸主的晋国又受不了了。

在城濮大战之后,楚国对晋国的实力多少有点忌惮。这些年,楚国虽然小动作不断,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挑战这位压了自己几十年的老霸主。

就在这时,晋国的附庸陈国发生了内乱。楚庄王抓住时机,先拿陈国开刀。他把陈国改为了楚国的一个县,然后又发恩赐,让陈国复国,这样就把陈国拉拢到自己这边来了。

搞定了陈国后,楚国尝到了甜头,就想进一步搞定郑国。

如果要论当时最倒霉的国家,非郑国莫属。因为它地处中原腹地,既是几个大国之间的缓冲地带,又是霸主们都要争夺的地方。而郑国又是典型的墙头草,哪边强就往哪边倒,结果无论倒向哪边,都会被另一边打。

面对虎视眈眈的楚国,郑国知道自己支持不了多久,就想向楚国求和。

在求和之前,郑国先占卜了一下吉凶。第一次占卜的结果是大凶,也就是说不应该求和。但不求和又能怎么办,难道要被楚国大军夷平吗?于是,郑国人又进行了第二次占卜,巫师占卜完对大家说:“所有人都要到太庙号啕大哭,这样祖宗才会保佑我们。”

于是,全城人一起大声号哭,连守城的士兵也在哭。城外的楚庄王被这哭声搞晕了,他心想:“郑国出什么事儿了?看这阵势应该是国君死了。”他转念一想,趁着别人办丧事出兵攻打不太仗义,现在要以德服人,于是下令退兵观望。

城外的楚军莫名其妙地撤退了,郑国人高兴疯了——祖宗还真显灵了!

楚军一退,郑国人赶紧加固城防。他们一修城墙,就坏事儿了,楚庄王以为郑国人是用假哭骗自己,于是再次出兵,又把郑都围了个水泄不通。

郑国抵抗了三个月,实在打不动了。郑襄公知道在劫难逃,就光着膀子牵了一只羊,迎接楚军,表示愿意奉楚国为盟主。

楚军围攻郑国时,晋军派来的援军还没走到黄河边上,就听说郑楚两国结盟了。郑国都和楚国结盟了,再去救援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但是,晋军也不想白跑一趟,就过了黄河。

这时候,楚国要是拉上刚结盟的郑国一起对付晋军,胜算是相当大的。楚庄王虽然风头正盛,但也不愿与晋军决战,就想撤——估计是当年城濮之战给楚国留下的阴影太深了。

这时候,一个大夫站出来对楚庄王说:“晋军一来您就跑,什么意思啊?现在的晋国没什么好怕的,咱们揍他一顿不在话下。”

这话说出来就有点成心挤兑楚庄王的意思了。楚庄王虽然很想撤兵,但是人家一来自己扭头就跑,说出去也实在不好听,所以只好调转车头,向北进发。

当晋军推进到郑国附近时,郑国又暴露出了两面派的本色,派了个大夫去向晋军表忠心。这个大夫对晋军将领说:“我们和楚国结盟只是权宜之计,现在你们大军已到,咱们就联手把楚军胖揍一顿!”

其实,楚国和晋国谁都不想完全撕破脸皮,于是双方决定先谈判。但是,在谈判期间,双方发生了点小摩擦。楚军抓住时机进攻晋军。晋军由于准备不充分,加上内部不和,很快就失败了。这就是晋楚之间的邲之战。邲之战后,楚国就确立了自己在中原的霸主地位。

楚庄王统治楚国二十三年,所以楚国在春秋中后期强盛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