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春秋时期 > 春秋争霸中的求贤霸主——秦穆公
2017-07-30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春秋初期,秦国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国。通过一代代君主的励精图治,秦国逐渐发展壮大起来。这其中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就是秦穆公。他在位时,秦国不仅实力大增,国土面积也急剧扩张。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秦穆公对人才的发掘和任用。为了求贤,他甚至还会运用计谋。那么,秦穆公究竟是怎样访贤、任贤的?秦国在这些贤才的治理下,又是如何逐渐崛起的呢?

不受待见的秦人也有争霸的野心

晋国的公子重耳在外流亡了好几十年,花甲之年才回到晋国当了国君。没想到,老夫聊发少年狂,一番整顿改革后,晋国竟然变成了一方霸主。

其实,这也说明晋国底子好。要是宋国、卫国、曹国这种小国,就算多来几个明君也是白搭。晋文公死后,晋国仍然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持着强势。不过,这期间还有一些别的国家对霸主的位子动起了心思,秦国就是其中之一。

秦人原是商族人,居薄姑。周初,他们被迁至西陲保边疆。公元前770年,秦襄公因为护送平王东迁有功,被封为诸侯。

周平王东迁后,觉得镐京附近的国土没有夺回来的希望了,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把这块地赐给了秦——你自己打去吧。没想到,秦地人民民风彪悍,居然在秦文公时,将北方的游牧民族赶了出去,夺回了这块土地,有了立国的资本。

当时秦人所居的甘肃一带是蛮族杂居的地方。那里的环境也比较艰苦。在这样的条件下,秦人顽强地在当地扎根,陆陆续续平定了当地的蛮族,形成了一方势力。

秦国的子民和蛮族之间,除了有战争,还有和平的往来,甚至通婚。因此秦的民族成分当中,也有蛮族的血液,等于是多民族融合的产物。所以和周朝其他诸侯相比,秦君的身份就显得低微了。他们和楚国一样,被中原诸侯视为蛮夷,不怎么招待见。

秦国虽然是草根出身,可是一个国家、一个家庭不可能世世代代都富贵或者贫贱。到了秦襄公时代,因为他护送周平王有功,所以得到了周天子授予的征讨西北蛮族的权力。凭借着这个权力,秦国开始了对外扩张。

秦穆公在位时,秦国已经有了一定的家底。经过东征西讨,他们已经攻占了关中平原的大部分地区。等他们想进一步向东方扩展时,强大的晋国阻挡了秦国继续东进的路线。

秦穆公即位后,发现若仅凭借自己这点力量,是很难凿开晋国这座大山的。于是,他定下了西进的策略。

公元前659年,即位时间不长的秦穆公亲自带兵横渡黄河,攻击戎人,吞并了很多领土,还为秦国补充了大量人口。

从这一系列的举动不难看出,秦穆公具有扩张的雄心和争霸的目标。但是,有雄心也好,有目标也罢,秦穆公总觉得自己身边没有贤人辅佐,为此很是苦恼。

有一天,秦穆公召见了伯乐。伯乐是秦国人,在秦国是养马出身,是个比较善于相马的人。二人见面之后,秦穆公问他:“您老人家现在年龄也大了,万一哪天突然没了,你的子侄辈中,有没有人能继承你的衣钵?”

伯乐说:“真可惜,在我的子孙当中,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我。但是,我有一个老哥们儿,他相马的本领也很高强,主公您不妨一试。”

穆公一听,就把那人给叫来了,想试一试他的本事。过了三天,这个人兴冲冲地跑来报告,说自己找到了一匹一流的好马。穆公一听特高兴,就问起了那匹马的特征。这个人回答说,那是一匹黄色的母马。

秦穆公让他把这马牵来,想亲自验验看。等马一到,秦穆公就气乐了——这哪是黄色的母马啊,分明是一匹黑色的公马。

秦穆公就问伯乐:“你说他擅长相马,可他连马的颜色、公母都分不清,我怎么能相信他推荐的是匹好马呢?”

伯乐慢悠悠地回答道:“主公有所不知,这位相马的人很厉害,他一眼就能看中马内在的灵性。而马的颜色、外貌、雌雄,都不会影响它的品性,所以您就把这些忽略掉吧。如果您不信,可以骑上这匹马试一试。”

于是,秦穆公跨上那匹高头大马。他一鞭子抽下去,胯下之马就四蹄狂奔,那感觉就跟坐过山车一样,果然是匹天下无双的好马。后来,秦穆公也从这件事儿上得到了启发,明白了要不拘一格招揽人才。

秦霸西戎
图 秦霸西戎

秦穆公的左膀右臂

公元前655年,秦穆公派人到晋国求婚,要迎娶晋国的公主。在晋国公主的陪嫁中,有一个叫百里奚的奴隶,是个人才。这人可能是不甘心当奴隶,就在前往秦国的路上跑了。

这时候,有人就对穆公说:“百里奚是个难得的人才,您想要干出一番大事业,一定得有他的辅佐。”于是秦穆公赶紧下令找百里奚。

百里奚一气儿跑到了楚国,被当作奸细抓起来了。楚国士兵看他年纪也挺大的,就算当间谍,应该也刺探不出啥来,于是让他在楚国放牛。

秦穆公的手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打听到了百里奚的下落。秦穆公赶紧让人备了份厚礼,想送给楚国,让楚国把百里奚送回来。

这时候,又有人提醒秦穆公说:“现在楚国不知道百里奚的才能,所以才让他放牛。咱们要是送份厚礼,不就等于告诉楚王百里奚是个人才吗?那楚王还能让他走吗?所以,咱们千万不能送厚礼。”

于是秦国使者就去见楚王,对他说:“我们国家有一个叫百里奚的奴隶,犯了法之后潜逃到贵国来了。现在我们愿意用五张羊皮把他赎回去。”楚王一听是个犯了法的人,也就没多想,收了羊皮,就把百里奚放了。

秦国使者把百里奚带回秦国后,秦穆公一看,这百里奚都已经七十多岁了,就很失望。他心想:“这么大年纪了,不会老糊涂了吧。”

面对秦穆公的质疑,百里奚回答道:“若要我这把老骨头跟着您打打杀杀,确实不行。但如果是跟大王您一同商讨国家大事,我可不算老,我比姜子牙还小十岁呢。”

秦穆公一听,肃然起敬,他问百里奚:“我想让秦国的国力超过其他国家,你有什么办法吗?”百里奚说:“秦国虽地处边陲,但地势险要,军力强悍,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只要机会利用得当,称霸中原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这番话可是说到了穆公的心坎儿上。他立即下令,想封百里奚为上卿,但百里奚却不干,他说:“这个世上比我能干的人多如牛毛,有一个叫蹇叔的,他就比我强,您还是让他当上卿吧。”

百里奚说的话肯定错不了。于是秦穆公马上派使者去蹇叔隐居的地方,将他请出了山。

秦穆公见到蹇叔后,开门见山地问道:“我怎么做才能使秦国强大呢?”

蹇叔回答说:“秦国之所以不能立于强国之中,主要是威德不够。想让国家强盛,就必须要制定规矩,让一切都井然有序。既不能起贪心,也不能急躁。

“有些国家是德而不威,比如宋襄公,他实力不过硬,所以其他国家就要削他。有些则是威而不德,最典型的就是商纣王了,他让老百姓不堪其苦,这就是找削的节奏。

“秦与西戎相接,百姓长时间同戎族杂居,多数不懂规矩。因此,您首先要让百姓懂得法律的威严,要让他们明白,有些事儿能做,有些事儿不能做,这样才能建立富国图霸的基础。不然今天张三把李四打了,明天李四把王五剁了,社会永远不消停,国家还怎么富强?但同时,您又不能像商纣王一样滥用刑罚,以免失去百姓对您的信任。”

蹇叔这一番话,说白了,就是告诉秦穆公要德、法共治。后来,百里奚和蹇叔被封为了左庶长和右庶长,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国相,共同辅佐秦穆公。

后来,百里奚又向秦穆公推荐了蹇叔的儿子西乞术和白乙丙。百里奚的儿子孟明视也投奔了秦国,被秦穆公拜为将军。

百里奚和蹇叔辅佐秦穆公,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社会改革,把秦国由一个半游牧、半农耕的野蛮国家,逐渐发展成一个文明国家。

偷袭不成反被擒

晋、楚城濮之战两年以后,当时的霸主晋文公约上秦穆公,一起去揍郑国。这件事情的起因也很简单:当年晋文公逃难时,郑国国君对他很不礼貌,而且郑国还经常充当楚国的走狗,所以晋文公看他很不爽。秦穆公之所以也掺和进来,也是想趁机捞点儿好处。

秦晋联军很快就包围了郑国的都城,但却久攻不下。郑国的大臣烛之武趁夜出城,来拜见秦穆公。

他对秦穆公说:“你们两国围我们郑国,郑国迟早会完蛋。但是,如果郑国完蛋对你有利,我们死在你手上也就罢了。问题是,郑国和秦国不挨着。你灭了我,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得到好处的只有晋国。你损耗自己的实力,为别的国家打地盘,这是何苦呢?”

秦穆公听完这番话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就跟郑国人签订了盟约,还留下了三员将领帮着郑国守卫疆土,连招呼都没跟晋文公打,就撤军了。

从此以后,秦晋之间的关系就出现了裂痕。到了秦穆公三十二年,晋文公和郑国的国君先后离开了人世。驻守在郑国的秦国大将就派人送密信回国,告诉秦穆公他已拿到了郑国都城北门的钥匙,如果此时派军队来偷袭,打下郑国轻而易举。

秦穆公多年以来,一直处心积虑地想拿下郑国,从而进军中原,不让晋国一家独大。秦穆公这边正做着美梦呢,却有人站出来反对,这个人就是蹇叔。

蹇叔说:“让大军跑一千多里搞偷袭,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儿。咱们与郑国相距遥远,您若指望保密工作能做得天衣无缝,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我军长途跋涉,到那儿也精疲力竭了,搞不好还会被别人胖揍一顿。”

但秦穆公根本听不进去,因为占领郑国、打开中原的道路对他而言,诱惑力实在太大。他命令百里奚的儿子和蹇叔的儿子,也就是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这三位,率领军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蹇叔觉得自己儿子这一去八成是回不来了,所以在为儿子送行时,大声痛哭,惹得秦穆公非常不高兴。

蹇叔是对的,秦国的军队一直到第二年春天才到达郑国附近。这时候的郑国人还不知道秦国军队已经来了。可当秦军刚进入郑国境内时,迎头就遇见了一个人,躲都没地方躲。

这个人叫弦高,是一个牛贩子。他这天刚好赶了一群牛,要前往周国倒卖。弦高正赶着牛往前走呢,突然看见不远处尘土飞扬,一支浩浩荡荡的军队正在前进。

秦国军队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八成是来偷袭的。但这时候想再回去通知守军已经来不及了,弦高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弦高一面让人回去报信,一面又装作没事儿似的带着四张牛皮,赶着十二头牛,继续往前走。与秦军正面相遇时,弦高欣喜若狂地跑上前去,自称是郑国使者,要见秦军的主帅。孟明视等三人大吃一惊,心想:“这郑国使臣怎么来了?难道我们的行踪暴露了?”

弦高见到孟明视后,镇定自若地行礼,说道:“我们国家听说秦军前来问罪,所以派我前来迎接。这不,我还带了十二头肥牛来犒劳大伙,您涮着吃吧。”

孟明视一听,心里就凉了半截,只好随机应变,笑嘻嘻地跟弦高讲:“老高你误会了,我们是迷路了才走到这里的,跟贵国没有关系。”

就在弦高跟秦军周旋的时候,他的好哥们儿已经回到郑国通风报信了。郑国人紧急动员,并且赶走了驻扎在郑国的秦国将领。

孟明视一看计谋泄漏,内应也被轰出来了,心想这一趟算是白跑了。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同时也为了表示自己不是来偷袭郑国的,他就率领秦军捎带手把滑国给灭了——好歹出来一趟,得带些战利品回去。

可是,滑国的国君跟晋国的国君是同一个祖宗生的,而当时晋文公还没有下葬,晋襄公一看秦国敢这么干,当时就火了。他心想:“秦国竟敢趁着我老爹刚死的机会,把我兄弟灭了,这还了得!”于是晋襄公马上下令,要在崤山阻击秦军。

孟明视可不知道晋国军队在崤山等着他呢,大摇大摆地就进来了,结果被偷袭了。秦军几乎全军覆没,三位秦国将领全部被俘获。好在当时晋国的太后是当年秦国的公主,她出面向襄公求情,晋襄公才把这三位将军放回了秦国。

左手糖衣炮弹,右手金戈铁马

这次兵败后,秦穆公好好地检讨了一番,但是他还不死心。后来,秦国经过一番修整,又多次向东面出兵,和晋国开战,双方互有胜负。眼瞅着仍然无法打通东进的道路,东出争霸是无望了,秦穆公只好改变战略,转而向西发展。

当时秦国的西方生活着很多戎狄部落。这些少数民族生产落后,经常骚扰秦的边地,抢夺粮食、牲畜、子女,给秦人造成了很大的苦难。所以秦穆公要向西发展,就采取了比较谨慎的策略,先强后弱,挨个儿征服。

当时西戎部落当中较强的是绵诸、义渠和大荔这三部。绵诸的头领也称王,他们的地盘与秦国疆土接壤。

有一次,绵诸王听说秦穆公很有本事,就派了个有能力的大臣出使秦国。秦穆公听说这个使者有些能耐,名气也不小,就隆重地接待了他,还向他展示了秦国的壮丽和富裕。

不仅如此,秦穆公还同时给绵诸王送去了动听美妙的秦国音乐和舞蹈,使这个渴饮刀头血,困卧马中鞍的绵诸王,大享眼耳之福。

如此一来,原本彪悍的绵诸王就中了秦国的糖衣炮弹,终日饮酒享乐,不理政事。等到绵诸国政事一塌糊涂之际,秦穆公才让使者回国。

这位大臣一回国,一看绵诸王这副德行,就劝谏他不要沉湎于酒色。绵诸王不理他,继续该干吗干吗。这大臣知道继续待在这儿也没有用了,心一横就投奔了秦国。

此人由于从小在西戎长大,对西戎的风土人情了如指掌。秦穆公得到他的帮助后,顺利地制定了对西戎的作战计划,充分利用了各部落之间的矛盾,各个击破。

公元前623年,秦军西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绵诸。绵诸王当时喝高了,在半梦半醒之中被活捉了。随后,秦军一路西行。那些戎狄小国哪里是秦军虎狼之师的对手,只好纷纷归附。

从此以后,秦国辟地千里,国界南到秦岭,西到甘肃,北到宁夏,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秦霸西戎”。

秦国搞定了西方后,周襄王派遣众臣送金鼓给秦穆公,向秦穆公表示祝贺。因为秦国此番征战,也等于是扩大了华夏民族的地盘。

虽然秦穆公没有取得齐桓、晋文那样公认的霸主地位,但他称雄西部,为日后秦国做大做强,统一天下,埋下了伏笔。于是,也有史家认为,他也是春秋五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