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春秋时期 > 春秋争霸中的急智霸主——齐桓公
2017-07-29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公元前685年,齐国爆发内乱,出现了没有君主的动荡之局。齐襄公的两个弟弟——公子纠和公子小白,就此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君主争夺战。公子纠的谋士管仲为了阻止小白即位,果断采取了行动。没承想,他的行动反而帮助公子小白当上了齐国的君主,成为了后来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那么,管仲究竟采取了什么行动?公子小白又是如何将计就计,当上齐国国君的呢?

亲兄妹竟能擦出大火花

春秋时期第一位霸主是郑庄公,但他的霸业持续时间太短,规模也不大,充其量就是一个小霸。庄公小霸的出现,拉开了春秋时期诸侯争霸的序幕——真正的正剧这时候才开始上演。

庄公死后,郑国很快就衰落了。那些真正的春秋霸主们,开始一个个登上了历史舞台。第一个上台的就是齐桓公。

齐国是东方的一个大国,第一任国君是姜子牙。在东周初期,齐国也曾是郑国的小弟,但这个小弟很快就凭借自己特殊的优势,上位当上了大哥。

齐国第一个优势,是它的地理位置优越。齐国东靠大海,那个时代可没有海军这一说,这相当于它的东面没有了后顾之忧。齐国南边的泰山山脉,恰好成为了拱卫国土的屏障。别的国家想打齐国,得翻过一千多米的泰山山脉,这得有多大的决心和毅力啊!

第二个优势,是齐国的经济条件特别好。它地处农业发达地区,东靠大海这一条件,使齐国拥有了一项垄断资源——盐。齐国的制盐业在春秋诸国当中最为发达,齐鲁大地自古就富裕,一直到今天还是如此。.

第三个优势,是齐国的政治条件比较特殊。从姜子牙开始,齐国就有着号令东方诸侯的独特地位,这给了齐国壮大的机会。之后齐国历代国君,又通过和周朝王室的世代联姻,建立了他们跟周天子家族特殊的血缘关系。所以,长期以来,齐国都被看作东方诸侯的翘楚。

当然了,春秋早期,齐国也只能给郑国当小弟。在郑庄公多次重大军事行动中,齐国都是跟班兼打手。一来是因为郑国实力强大,靠近周天子,近水楼台先得月。二来是因为齐国位置偏东,要想西进中原争霸,就得先搞定一个世代强邻——鲁国。

作为当年周公后裔的鲁国,在春秋早期,同样具备极强的军事实力。齐鲁两国在山东地区长期争雄,形成了当地的战略平衡,谁都把谁拍不下去。

到齐僖公的时候,齐国和纪国结下了深仇大恨。僖公撂下狠话:“纪国和我不共戴天,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可是这哥们儿挂得早,老天爷没给他报仇的机会。齐僖公临终时,把自己的接班人姜诸儿叫到床前,一再叮嘱他:“孩儿啊,你继位之后一定要灭掉纪国,否则就不是我儿子!”

齐僖公说完这话就咽气了。他的儿子姜诸儿继位,成了新一代齐公,这就是齐襄公。

齐襄公完全是个浪荡公子,行为荒唐到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他有个妹妹叫文姜,长得貌美如花。文姜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许配给了郑国一位名叫忽的公子。

郑公子和齐公主门当户对,眼看就要上演一场美丽的童话故事,可就在这个时候,公子忽突然觉得自己配不上美丽的文姜公主,就把这门婚事给辞了。

要说郑国公子配不上齐国公主,简直是开玩笑。后来齐国被北边的游牧民族侵略时,还是这位郑国公子出兵救援的。其实,真实的原因不是公子忽觉得配不上文姜,而是觉得文姜配不上自己。这话说起来就有点意思了。

原来,郑国公子忽是不想戴绿帽子,也就是说,文姜在还没出嫁前,就已经和别人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

齐国公主在齐国搞外遇,怎么会传到郑国公子的耳朵里去呢?因为文姜找的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他就是齐国的国君姜诸儿,也就是文姜的亲哥哥!

这事儿现在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那个年代也不是个例。可是不管怎么说,亲兄妹之间这么干,实在难容于道德,郑国公子就更受不了了。

郑国公子不要文姜了,文姜也没往心里去。她心想:“我家大业大,又是连哥哥都把持不住的绝色美人,还怕没人要?”后来,她顺利地嫁给了鲁国的鲁桓公。

头顶绿帽子赴黄泉

齐襄公当上国君的第四年年初,他给自己的妹夫鲁桓公发了一封邀请函,邀请他到齐国来喝酒。

邀请函一到,文姜立刻向老公表达自己的思乡之情,强烈要求回家看看,但却遭到了鲁国大臣的反对。

鲁国大臣倒不是反对国君去齐国喝酒,但两个国家领导人开会,文姜一个小媳妇儿跟着瞎凑什么热闹。鲁国大臣告诫文姜说:“你嫁到鲁国来,就是我们鲁国的人了,你要是不安分守己,小心天打雷劈。”

可是鲁桓公对妻子百依百顺,就没把大臣们的劝告放在心上,带着文姜来到了齐国。时隔十五年后,这俩兄妹再次相见,仍是干柴烈火,旧情迅速复燃。俩人也不顾忌鲁桓公还在齐国,就私通在了一起,并且成为了公开的秘密。

既然是公开的秘密,鲁桓公肯定也知道。但是,由于齐襄公是齐国国君,而自己现在又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鲁桓公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顶天大的绿帽子扣在了自己头上。

虽然不能撕破脸,但鲁桓公也想从嘴上出口恶气。他恶狠狠地对自己老婆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兄妹俩的丑事儿,回去之后,有你好看的!”

文姜一回头,就把这话告诉了齐襄公。齐襄公想了想,说道:“看来这个妹夫不能留了。”

鲁桓公在齐国待得难受,一心想早点回去,于是,齐襄公设宴送行。席间,他安排齐国大臣出席,一人一杯车轮战,轮番给鲁桓公敬酒。

鲁桓公一来不好推辞,再加上心中不爽,索性就喝了个不省人事。这时,齐襄公早就安排好的杀手出场了。杀手抱着鲁桓公上车,热心地要送他回馆驿安歇。结果走到半道上,车中就传出一声惨叫。再掀开车帘一看,鲁桓公两肋白骨已经突出,血流满车,当场毙命。

在齐国的鲁国大臣迫于襄公淫威,也都不敢言语,只好说鲁桓公突发恶疾,不治而亡。

鲁桓公白白丢了性命,客死他乡这件事儿,在鲁国上下引起了震动。鲁国人对齐襄公与文姜私通一事早有所闻。这次国君客死他乡,不得不让人想到这是齐国的阴谋。

鲁国想要向齐国问责,但又不敢把文姜的丑事儿公开说出来,也不敢说是齐国故意害死了鲁君,所以只好怪罪齐国安保工作没做好,竟让这么严重的恐怖袭击发生在国都里。齐襄公自知理亏,只好把杀手当作替罪羊处死了。

齐襄公为了跟妹妹淫乱,直接杀了诸侯,这是件惊世骇俗的大事儿。但是,他干的“大事儿”还远远不止这一件。

齐襄公有个堂兄弟,名叫公孙无知。齐襄公和他打小关系就很差,经常打架,可是齐襄公的爹齐僖公很喜欢无知。因为无知的爹死得早,所以齐僖公为了照顾他,把他的俸禄、服装、礼仪全面升级,规格同当时还是太宰的齐襄公一样,弄得齐襄公心中非常不爽。

齐襄公一即位,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找无知算账。他把无知的工资、奖金全扣光,把他的级别从原来的正厅级降为了小科长。

公子无知被弄得晕头转向,他跑去问齐襄公:“我一没招你,二没惹你,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齐襄公说:“哼哼,凭什么?就凭你小时候跟我打过架,我还老打不过你,我就这么干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无知气得说不出话来,但也只能将这颗仇恨的种子埋在心里,让它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生根发芽。

齐襄公当时对内、对外还算是做出了一点成就。郑庄公一去世,中原诸侯基本上就是齐说了算。齐国经常纠集一些小国四处欺负人,把卫国、郑国、鲁国全都给摆平了。

到了齐襄公十二年的时候,齐国的国内条件发生了变化,公孙无知终于等到了报仇的机会。

齐桓公

夺位马拉松赛

这一年,齐襄公派了两员大将守卫边疆,服役期为一年。服役期满后,这两员大将本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但齐襄公却耍赖,命令他们再守一年。

守边的将士们一听国君说话不算数,要让自己再苦熬一年,就不干了。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这帮人二话不说,就拿起武器造反了。

这伙人可是职业军人,平时的工作用具就是兵器。更不得了的是,这帮叛军居然跟公孙无知联合了起来。

这时候,齐国的王宫里发生了刺杀事件,齐襄公被莫名其妙地干掉了。公孙无知成为了新的国君。可问题又来了,齐襄公是得罪了不少人,可公孙无知也不是没有仇家。没多久,无知就死在了一个仇人的手中,齐国的国君再次出现了空白。

当时有两个人有资格继承君位,一个是公子纠,一个是公子小白。这两个人都各自有一个顶级的谋士。公子纠的谋士是管仲。管仲的结拜大哥鲍叔牙是小白的谋士。

本来鲍叔牙挺不乐意辅佐公子小白的,因为小白年纪最小,什么好事儿都轮不上他,所以自己跟着他也没啥希望。

管仲宽慰鲍叔牙说:“哥,你别灰心丧气,咱哥俩一人辅佐一个,两边都押宝。只要有一个中奖了,两边都有好处。”

果然,齐襄公继位后,管、鲍俩人都看出来这人不怎么样,齐国一定会出乱子,所以就分别带着公子纠和公子小白,逃出了齐国。

公子纠逃到了鲁国。鲁国国君一看公子纠来了,高兴得不得了。他心想:“这可是只潜力股啊,万一他日后继位为齐公,还不得好好感谢我。我没准儿还能通过他来控制齐国。”于是,公子纠在鲁国享受到了国宾级的待遇。

小白就有点惨了。他本来是想去卫国的,可卫国这时正闹内乱,没功夫管他,所以小白只好自己找门路,一直逃到了莒国才安定下来,一待就是整整八年。

莒国就在今天的山东省东南部,是一个小国,远不如齐国、鲁国富足。再加上小白是寄人篱下,所以他这八年的生活十分困窘。

但莒国也有个好处,就是离齐国的都城很近。所以只要齐国有点风吹草动,小白就能迅速赶回去。

公子无知死于非命后,公子纠和公子小白成为了有资格继位的两个人选。

当时的齐国大臣们多数都看好公子纠,只有两个人想帮小白:一个是鲍叔牙,另一个是一位地位很高的上卿。

这位卿大夫是周天子亲自任命的,他的威望、地位仅在齐君之下。如果说齐国国君是正部级,那么这位卿大夫就是副部级。在储君的选择上,有这样一个人帮忙说话,效果当然不一般。

问题是,一般正部长只有一个,但副部长至少有两个。另一位副部长是倾向于公子纠的,因为毕竟长幼有序嘛。这俩人同是副部长,但支持小白的那位明显理亏。所以,齐国的大臣们最终决定先到鲁国去,商量送公子纠回国继位的事儿。

可是这一商量,就从春天商量到了夏天,还没商量出个结果。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很有可能是鲁国在和齐国谈条件,一个漫天要价,一个就地还钱。

其实,鲁国这么做,实在是傻得可以——你不赶紧把公子纠放回去接班,被别人抢班夺权了,还能有你的好处吗?

所以,齐国管事的大臣等不了了,就派人给公子小白送了信,告诉他说你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你可以回来当老大。

鲁国听说这个消息后,立刻让精兵护送公子纠回齐国继位。但是,现在的形势发生了变化,相当于俩公子谁先到齐都,谁就能当上齐国的君主。于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赛跑开始了,跑第一的有糖吃,跑第二的则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公子小白并没有急于回国,因为天气太热,士兵们烦躁不安,非常疲倦。公子小白只是按一般的速度前行,他不担心哥哥公子纠会先回到国都,因为他所在的地方离国都更近。

公子纠在鲁国的护送下,带着大队人马准备返回齐都,但是,小白要回齐都的消息大家也都知道了。这下,管仲坐不住了。

拼的不是速度,是演技

为了阻止公子小白,管仲亲率一队士兵前去截杀。

当时,公子小白坐在闷热的马车里,明晃晃的阳光直射大地,士兵们都快被晒得中暑了,个个都有气无力。

于是,小白下令停止行军,到路边的丛林里休息。小白自己也被晒蔫了,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突然间,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群壮汉出现了。

公子小白猛然惊醒,定睛一看,原来是管仲和他的勇士们。管仲对小白说:“多日不见,公子别来无恙啊。请问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小白一看管仲表情不善,就客客气气地回答道:“我回去参加襄公的葬礼。”

管仲紧绷着脸说:“公子纠是你的哥哥,襄公的葬礼应该由他来主持,不需要你费心。”管仲这话的潜台词就是,你想接班,门儿都没有。

这时候,鲍叔牙站到了管仲身边,对他说道:“也不见得吧,我们也有机会,先到先得嘛。”管仲一看谈不拢,就只好先告辞了。

就在双方渐行渐远之际,管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然杀回,弯弓搭箭,一箭就射向了公子小白。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公子小白无论如何也避不开。夹裹着热风淋漓而至的雕翎羽箭正中目标,小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喷出了好大一口鲜血,往后一倒,一动不动了。

管仲一看小白已经被自己干掉了,就赶紧回去通报公子纠。鲍叔牙一看自己精心辅佐的公子被管仲一箭射死了,大惊失色,吓得呆住了。

就在这时候,公子小白一下子从车里坐了起来。他虽然脸色苍白,神情紧张,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但随着管仲一行人的马蹄声消失在寂静的午后,他的情绪也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原来,管仲射中的只是公子小白腰带上的带钩。公子小白急中生智,咬破了自己的舌头,把血吐了出来。他这一招不但瞒过了管仲,还瞒过了包括鲍叔牙在内的所有随从。

公子纠听说小白被管仲射死后,也很高兴,他放话说:“既然如此,咱就甭着急了,慢慢走吧。”公子纠一行就放慢了速度。反正他常年流亡在外,正好趁这个时候,饱览山水秀色,打打猎什么的。

而公子小白那边,则决定快速行动,抢到公子纠之前到达齐都。当他们穿过幽暗的丛林,到达齐都城外的时候,公子纠和管仲还在半道上呢。

齐国大臣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公子回国继位,已经不讲什么长幼有序了,谁先回来都行。所以小白一入齐都,就成了名正言顺的齐国统治者。

虽然小白这名字不怎么样,但他后来却做出了一番被后世传颂的大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