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独立历史 > 纳税而无代表权的北美殖民地居民
2017-08-19

永利赌场网址平台

        新英格兰商人们感到吃惊的,不是那些新的关税,而是英国政府为有效地执行这项法令所采取的步骤。这完全是一个新的发展。因为几十年来,﹒新英格兰人惯于从法属和荷属西印度群岛免税进口他们所需的大部份的蜜糖来酿制甜酒。现在,他们认为,那怕是付出低额的税款,后患也是无穷的。
 
        说来也很凑巧,食糖法的序文给了移民一个利用宪法原则表示不满的机会。议会为了管制贸易,对殖民地的货物实行征税,这在理论上早为一般人所接受,虽然在实际上往往不是这样。但是,一七六四年的税收法所提到的「为了改善帝国税收」议会有权征税,这倒是一件新鲜事情,很有争辩的余地。
北美印花税
图 印花税政策引发骚动
        在这场最后逼使美洲殖民地与英国分裂的大争论里,宪法问题是导火线。当时,马萨诸塞的激烈演说家詹姆士﹒奥蒂斯曾写道:「英国议会一个法案,使人们在六个月内所想的事情,比他们过去一生中所想的事情都多。」商人、议会和市镇会议都对这个法案提出抗议。殖民地的律师如塞缪尔﹒亚当斯等在序文里发现了「纳税而无代表权」的第一个暗示。这句话后来变成了口头禅,争取了一大批人参加了美洲爱国者反对英国的斗争。
 
        同年晚些时候,为了「防止此后殖民地所发的纸币成为合法货币」,英国议会通过了货币法。因为殖民地是一个贸易逆差地区,经常缺少硬通货,这一个法案给殖民地的经济增加了严重的负担。从殖民地的立场看,同样需要反对的是一七六五年通过的驻军法,这个法案要求殖民地向皇家军队提供营房和给养。
 
        移民们虽然坚决反对上述几项法案,但是,促使他们有组织进行反抗的起因却是新殖民制度实施办法中的最后一项,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印花税法」。该法案规定所有报纸、海报、小册子、执照、租约和其它法律文件都须加贴印花税票。所征税款(由美洲当地人任收税员)完全拨归殖民地「防务、保护与安全」之用。乍看起来,印花税额不大,分配也均匀,所以议会几乎没有辩论就通过了。
 
       可是,十三个殖民地的人民对这个法案的反对如此强烈,使各地温和人士大为惊讶。这个法案波及各个阶层,激怒了殖民地东西南北各地里面最有势力、最善于发表看法的一些人,如记者、律师、教士、商人及企业主等。不久,大商人的提货单上也要加贴印花,为了反对这一规定,他们便联合起来,成立了拒绝进口商品联合会。
 
        一七六五年夏季,殖民地和英国之间的贸易大见减退。知名人士组织了「自由之子社」。政治上的对立很快爆发成为叛乱。忿怒的群众在波士顿街道上游行示威。从马萨诸塞到南卡罗来纳,人们一致废弃该法案,并且强迫倒霉的税吏辞职,还把许多可恶的印花税票全烧毁了。
 
        弗吉尼亚议会在帕特里克﹒亨利的推动下,通过了一些决议案,指斥抽税而无代表权,对殖民地的自由是一种威胁。几天以后,马萨诸塞议会邀请各殖民地派遣代表出席纽约会议,讨论印花税法所构成的威胁。这个会议在一七六五年十月间召开,是第一次由美洲人倡议召开的各殖民地之间的会议。来自九个殖民地的二十七位代表,利用这个机会,动员殖民地的舆论力量,反对英国议会干涉美洲事务。经过详细辩论以后,会议通过了一组决议案,说明「除由各殖民地议会自行决定者以外,从来不曾有、亦不可能有任何合宪法的课税。」并称,印花税法具有「破坏殖民地人民的权利与自由的明显倾向」。
北美人民抵制印花税政策
图 北美人民抵制印花税政策
        于是,争论就围绕着代表权的问题进行。从殖民地的观点看,除非他们真正选出代表参加英国下议院,否则他们绝不认为自己在议会里拥有代表权。但是,这种主张毕竟和英国正统的 「实质上的代表权」的原则相冲突。这一原则的意思就是代表权应该是阶级和利益集团的代表权而不应该是地区的代表权。
 
        大部份英国官员认为,议会是帝国机关,既代表英国,也代表殖民地,有权管理英国,也有权管理殖民地;议会可以替英国的伯克郡立法,也可以替马萨诸塞立法。
 
        美洲移民领袖则认为,所谓「帝国」议会是不存在的;他们仅和王室有法律上的关系。同意在海外建立殖民地的是国王,让殖民地成立政府的也是国王。他们同意国王是英国的国王,也是马萨诸塞的国王,但是,他们同时坚持认为,英国议会无权替马萨诸塞立法,正如马萨诸塞议会无权替英国立法一样。
 
         英国议会不愿意接受殖民地的观点。但是,英国商人考虑到美洲抵制运动的影响,全力主张废法。一七六六年,议会让步了,废止了印花税法,修正了食糖法。各殖民地都兴高采烈。商人们停止了反对进口的活动,「自由之子社」的浪潮也平息了,贸易恢复常态,和平似乎在握。
 
        但是,这只是一个间歇。一七六七年,英国又制订了一些政策,把过去的纠纷又重新挑动起来。英国财政大臣查尔斯﹒汤森奉命制定一项新的财政计划。他打算通过增加对美洲贸易的征税来减少英国人在税务上的负担,因此,他加强了海关管理,同时提议对从英国运往殖民地的纸张、玻璃、铅条和茶叶征税。
 
        这些税收的目的在于增加财政收入,以便将一部份税款拿来供养殖民地的总督、法官、税务人员和驻在美洲的英国军队。汤森所提议的另外一个法案是授权殖民地的法庭签发空白拘票。这样一来,就使殖民地所痛恨的普通搜查令具有了特定的合法权威。
 
        汤森税则制定后所引起的骚动,虽然不像颁布印花税法那样激烈,但也算厉害的了。商人们又签订了抵制进口协议。男人们穿着用美洲土产衣料制成的衣服,妇女们用别的东西代替茶叶。学生使用殖民地自己制造的纸张,房舍不再上油漆。在波士顿,商界对外来的干涉一向最敏感,当新条例执行的时候,终于引起了暴乱。海关人员收税时,受到居民的围攻和殴打。因此,英国派遣了两团军队来保护这些海关人员。
  
        英国军队在波士顿的出现,随时都可能引起骚动。居民们忍耐了十八个月后,终于一七七O年三月五日与军队发生了冲突。人民原来只用雪球投掷英国士兵,后来变成联群结队地向英军袭击。有人下令开枪,三个波士顿人在雪地上被打死了。于是,殖民地的鼓动者得到了一个可贵的机会,他们借此煽动反英情绪。这个事件被称为「波士顿惨案」,它生动地反映了英国的无情与暴虐。
 
        英国议会面对着这种反抗运动,在1770年作出一个策略上的让步。除了茶税以外,所有汤森税则完全废止了。保留茶税,正如英国乔治三世所说的,是因为要保持起码一种税收来表示英国的权利。对大部份的殖民地人民来说,议会的行动,事实上已经把所有的不平全都矫正了。他们的反英运动也大致告终。抵制英茶的运动还在继续着,但是并不十分彻底。
 
        总的说来,局势看来对帝国有利。经济一天比一天繁荣,大部份殖民地领袖也愿意听任事情自然发展下去。当比较大胆的政策无法推行时,惰性和漠不关心的态度似乎在取而代之。很有势力的殖民地温和分子对于这段和平时期颇表欢迎。